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二張:前軍已復廣寧城

第一百一十二張:前軍已復廣寧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嘩啦啦……

一場大雨傾盆落下,整個天空彷彿破漏了一個大洞一樣,雨水傾盆澆下,整個大地變成澤國。

明明是中午時分,這片天地卻是昏暗而陰沉,濃密的烏雲遮擋了視線,彷彿這時依然到了深夜。

狂風大作之下,樹林里發出沙沙作響的聲音。天空之中雷鳴炸開,偶爾點亮了暮色里的景象。

在這樣的狂風暴雨之下,彷彿沒有什麼生靈可以在這裡自由活動。

雄霸山林的黑熊躲入了洞穴,翱翔天空的獵鷹躲在了巢穴之中,就是少有出入的猛虎,也在這樣糟糕的天氣之中趴在洞口,萎靡不振。

這彷彿應該是不該有生靈活動的,縱然有,也該在距離此間不遠的城市裡。那裡有高聳的城牆,堅固的城門,修繕一新的屋舍,有在濕冷天氣里在室內燃起來的熊熊篝火。

更有美味的獵物在燒烤架上可以旋轉著,一邊放點孜然,一邊放點鹽,隨後散發出濃郁的肉香。

那才是正常人類應該活動的世界。

而此刻,天空之中的電閃雷鳴忽然出現的越來越頻繁。

彷彿一盞時不時點亮又熄滅的燈。

電閃雷鳴,頻繁的彷彿都要連成了一線,卻也終於將密林深處里,那泥濘道路上的人群照亮。

沒錯,在這樣極端惡劣的天氣里,依舊有人類在活動。

而且,他們並非是輕裝簡行。

這些人披掛甲胄,掛著行囊,緊握著韁繩,挎著彎刀與油紙布密封得完好的三眼銃。

這是一支全副武裝的軍隊。

戰馬踐踏下,泥水飛濺,將這些將士們原本整肅的軍容變得污濁萬分。每個人的臉上,彷彿在泥塘里滾了一圈一樣,臟污不堪。

轟隆轟隆……

不斷轟鳴的雷聲里,鐵騎飛奔,眼前的惡劣氣候也一樣沒有阻擋他們前進的動力。

而為首一人,身上赫然帶著銀盔,肩扛一顆金星。

此人,赫然就是大明皇家陸軍禁衛軍獨立騎兵團團長劉振。

劉振的身上同樣是一身污泥,彷彿是個老乞兒一樣。唯有那一身殺氣騰騰的氣勢讓人見了,絕不會懷疑這個剛烈的漢子能夠在戰陣之中殺他個七進七出。

他們在泥濘的官道之中衝出了密林。

艱難的山道里,本就行進不變的騎兵剛剛出擊就已減員不少,但劉振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便清點著人馬,在森林外的草地上略一集結。

軍官們各自輕點人數,隨後逐級上報。士兵們趁著難得喘息的時間從懷中掏出了了乾糧。

這不僅是一個整頓隊列的空隙,也是他們難得可以補充體力的時候。

大家狼吞虎咽的將乾糧吃完,猛灌著清水。

很快,劉振得到了最終的人數。

「一共一千六百三十七人……」劉振喃喃著重複這個數字,心底里微微一顫。他們騎兵團,那可是足足有三千人的整編大團啊。

「時不待我了……兄弟們,廢話我不多說了。漠南蒙古之戰咱們沒碰上,遼南收復之戰咱們也沒碰上。這一回,聖上御駕親征,我們終於上場了。機會,只有這一次!能不能一雪前恥,就在今日!」劉振聲若金鐵。

眾人聞言,齊齊應諾。

旋即,一千餘人人如風,馬如龍,縱橫北去,直入陰沉的天色之中。

……

距離密林北方六里處是一座舊城。

舊,是真的舊。至少偶二十年未曾修繕完整修繕過了。城牆雖然依舊堅固,卻有許多明顯是臨時趕期修繕的痕迹。一些城牆破陋之處,甚至只是簡單的用席子裹著一層黃土填補著,看起來簡陋異常。

按說,在這個時代,距離城市這麼近的地方應該是不會有茂密叢林的。

但遼東顯然是一個意外。

因為,這裡的人口實在是太少了。

或者說,是會辛勤勞作的人太少了。對於大部分的滿清貴族而言,他們終其一生的任務不是帶兵打仗,就是做官管衙。作為食利階層,他們是我安全脫產的。

那麼,農工商這些事情顯然就只能讓漢人做,亦或者少部分底層的滿人去做。毫無疑問,伴隨著建州此前的酷烈屠殺,漢人的人口大幅度下降,而會勞作的滿人一樣也從來都是少數。

缺少人口,便意味著他們無法對遼闊的土地進行開發。自然,就有眾多的密林在距離城市附近。

對於森林,八旗的勇士們比看見了耕地還要熱情喜歡。因為,在茂密的深林里他們可以捕獵到足夠多的獵物。

他們當然不會是用獵物來滿足日常所用。

更多的,這是一種社交,一種休閑娛樂的玩法。

今日,暴雨傾盆,想要出去打獵顯然是不成了。

戍守廣寧城的察爾其心情很是鬱悶。

他看著自家屋子門前水滴滴答答的落下,一陣煩悶。但是呢,除了家裡,他卻是不好出去逛了。

因為,整個廣寧城這會兒都路上積水呢。

這場雨太大了。

大到一瞬間就擊垮了二十餘年沒有得到過修繕的下水道系統。沒錯,大明建立廣寧衛的時候是有修過下水道的。

但哪怕是在大明時期,下水道這種東西也是個費時費力的勞碌活兒,最緊要的,更是朝廷少有銀子修繕。到了察爾其手中,那更是不捨得在這上頭耗費力氣。

要說起來,比起這還緊要的事情那實在是太多了。

比如……前陣子盛京發下來的消息,要求各地索糧,修繕城防。

這讓駐守廣寧的察爾其忙得滿頭包。帶著人下個處索糧其實還不算累。得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