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毀城奪糧

第一百一十四章:毀城奪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乞兒,相信我,不然到時候可就不是一條人命的事情了……」背後那個聲音幽幽的說著,話語泛著冷意,卻是動作輕柔,語氣更是帶著誠摯的關切。

聽到熟悉的聲音,黃琦壓抑住心中的激動,低聲到:「恩人?是你嗎,恩人。這些年我處處留意要尋你,想報答你的恩情。可,可卻是怎麼都尋不到。那一年,聖上帶著人破了盛,瀋陽。我在廢墟里尋個屋子,差點被韃子殺了,是你救了我。這些年,我可都記得啊!你這次來尋我,我可都激動地什麼似的,這會兒,你怎麼這般……這般……「

」一點小事,也不用時時刻刻念叨著。你且收聲……「

黃琦背後那人說完,兩人都隱入昏暗的街巷裡。被黃琦稱呼為恩人的男子此刻蒙著面,熟稔而悄無聲息的用街角散落的磚瓦黃土遮蓋住大街上可以看到這裡的視線。又悄悄挪開一塊磚,靜靜的盯著大街上的景象。

街上,腳步聲密集得猶如無數黃豆落在鍋里,密集而沒有規律。

他們衝到了黃琦的宅子面前。隨後,一隊又一隊的滿洲士兵分成小隊,沖向街道上的各處宅邸。

其中,赫然有一隊人馬稍多,朝著黃琦的屋子裡走去。

黃琦瞪大了眼睛,這一回,不用恩人解釋他也明白接下來情況不對。

果不其然,這些滿洲士兵絲毫沒有客氣的意思,衝上門去便是猛地一腳踹開大門,沖入摘內。

見此,黃琦頓時就要衝過去,嘴巴上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來,彷彿是野獸死前的掙扎。

但他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嘴巴被人死死捂住,身上更是被那個恩人壓在地上,一點動彈都掙扎不出:」你這個時候衝上去有什麼用?你既不是什麼以一擋百的勇士,也不是那韃子的太后,能讓他們停住手。這個時候過去,你黃家最後一點血脈也要沒了!「

」可是……可是……娘子還在裡面啊!「黃琦目眥欲裂,嗚咽的說著,漸漸的,掙扎得力度越來越弱,越來越輕。

轟隆的一處處破門之聲想起,有撞錘的,有戰馬扯碎的,更有清兵一個個用肩膀直接撞開的。

一處處破門聲響起以後,是驚叫的怒罵聲,是恐懼的驚呼聲,更多的……是那冷冰冰,血淋林撲哧撲哧刀槍看在人身上發出的沉悶聲,甚至還有人類臨死之前,那發出來凄厲的慘叫聲。

這樣的慘叫聲中,一道熟悉的女聲傳來。

黃琦肩膀微微一顫,兩行渾濁的眼淚緩緩流淌。

半個時辰後,清軍士兵們離開了各處屋子。

但相比於來之前,離開的這些清軍士兵們卻是收穫極其豐厚。

有的人提著花花綠綠的布匹,有的人直接帶著珠寶項鏈掛在脖子上,身上綁著一個又一個的包裹,裡面,時不時露出一角,有亮的刺眼的金光銀光。

當然,更多的還是那些直接駕著大車的車隊。這些方才兇悍廝殺的清兵們此刻喜笑顏開,將一缸又一缸的白米黃米粳米粗米都推到車上。

黃琦擦乾眼淚,眼睜睜看著這些,看著第一輛平板大車在自己眼前駛過,一直到半個時辰後,最後一輛平板大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眼淚乾了,心中的火,卻燃燒了起來。

「恩人……」黃琦的話被打斷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恩人便搖頭到:」也不用喊我什麼恩人,這個時候,我也不瞞你了。我是大明錦衣衛偵查員,你直接喊我飛鷹吧。我會出現在這裡,就是因為聽到線報……本來以為他們是找到了我們的一個據點,可現在看……這根本就不是針對我們的行動。這次約你見面,本來是懷疑你…現在看來不是如此了…」

「不是針對你們的行動……?」黃琦茫然了,但他看著被撞開大門的家,沉默了一會兒,就明白了:」所以……這是針對我們,針對我們所有人的……針對……」

」所有漢人的。「飛鷹說完,帶著黃琦走進了他的家門。

兩進的屋子,門外看著還好,進了門,就能發現這裡簡單粗陋得緊。因為此前朱慈烺突襲攻入瀋陽大拆遷的緣故,瀋陽遍地廢墟,這個院落也是一般無二,除了正房廂房還算完整以外,其他的都只能說是茅草蓋著,黃土糊著,不讓他下雨淋著而已。

這樣的景象還不算是出人意料的。

這也是瀋陽的普遍情況。

讓人嘆息的,是屋內一片狼藉。

到處都是丟落的小東西,那裡是一塊沒撿起來的繡花枕頭,這裡散落著半隻鞋子。再走幾步,還能看到幾個僕婦倒在地上,鮮血橫流。

飛鷹默默的看著,身邊一陣風吹過,黃琦沖了過去,進了正房,一邊跑一邊大喊著娘子。

想了想,飛鷹還是決定跟上去。

果然,裡面,一個女子衣衫散亂的躺在地上,雙目失神,早已沒了身材,面目凝固,呼吸全無,目光微微朝著下面一看,更是心扉痛徹,下身赫然染著鮮血。

「啊!」黃琦哭喊得撕心裂肺。

……

這一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從早到晚的行動之中,正黃旗與正紅旗兩個旗一共三萬人的兵馬將盛京來了一個掃蕩。

而區域,便集中在城南。

與京師頗為相近的格局,盛京也一樣是東富西貴,南貧北賤。

因為,漢人大多數就居住在城南。

尤其是有些家底的,更是喜歡這個靠近遼河,因商貿便利而迅速恢復生機的漢人聚集區。

這一夜,所有漢人的家中被闖入。

他們的糧食無一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