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暗戰

第一百二十一章:暗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楊文岳輕咳一聲,道:「為此,臣也贊同寧將軍的意見。爬書網www.pashuw.com北上,宜早不宜遲。建奴東撤,一路慌亂,定然有思慮不及之處。若是我們停下來,建奴可就有更多時間準備,讓我們以後再難進剿了!」

「好!朕決定了,給各部七日休整的時間。七日後,兵赫圖阿拉!」朱慈烺說罷,目光灼灼。

「喏!」

「喏!」

「喏!」

眾人轟然應諾,唯有倪元璐看著,悄悄嘆了一口氣。

不少人看向倪元璐,紛紛都露出了一些琢磨的表情。

瀋陽城內,伴隨著明軍的進駐,沿途的清剿,不僅軍中補寄迅抵達,民間也悄然間開始活泛起來。

前文提及,這一回御駕親征,不少非戰鬥人員也是一路跟來。除了京師大學堂、6軍學校、南北二京師範學校等學子士子教師以外,最多的赫然就是商人。

眼下大明吏治澄清,軍中採購也變成了一項巨大的商機。就算不能從軍中獲得訂單,沿途跟隨,跟著大軍做些小生意亦是兩便。

猶如開中法一樣,對於民間力量對後勤的補充,朱慈烺是深有體會的。

故而,這些天來,得知瀋陽極度缺糧以後,大軍後勤還未動員起來,已然有跟隨的商隊迅將消息彙報關內。

眼下,朱慈烺入駐瀋陽以後,眾多商人亦是帶著大車小車,猶如長龍一樣進抵瀋陽,進入了這座整個遼東最為核心的城市。

曾有人口數十萬的瀋陽有了這些商人的加入以後,原本極度匱乏蕭條的市面開始煥活力。從關內來的商人們賺了金銀,而苦於沒有糧米商品的瀋陽百姓一樣也是迅獲得了海量的物資。

蕭條的集市有了人聲。

街巷之中開始有了笑語。

原本關門大吉的酒樓一樣重新得以開張。

此刻,位於中街路與正陽街交匯口,靠近地載門一側的地方,曾經瀋陽第一酒樓再度開業。

只不過,若是有熟客見了,定然認得出。這裡頭,曾經的老掌柜老東家紛紛換了人,而且,換的都是女子。

這樣的景象在盛京里再是尋常不過,男丁都被韃子殺光了,就算餘下的幾個,也是紛紛每日守在明軍軍營裡頭,渴望從軍報國,殺敵復仇。

故而,拋頭露面這樣對於女子而言曾經不可想像的事情一夜間就紛紛掙脫束縛,變得再是尋常不過。

「這位爺,您定的玄字型大小雅間,這邊請。」一個清秀的女子淺笑著,月牙彎彎,帶著一隊人朝著二樓雅間上走去。

一邊引路,清秀的侍應生側著頭打量著,輕聲道:「幾位爺看著眼熟呢,可是咱們越秀樓的常客?若是如此,我可得去請東家來,給幾位爺伺候著,萬萬不能少了周到。」

「行了行了,你們恐怕是看誰都眼熟吧。這玄字型大小清不清凈,我的朋友最不喜歡冷清的地方。」丫鬟身後,一個穿著長衫的男子背著手,粗著嗓子道。

「清……爺您放心,玄字型大小便是在樓邊上,左邊依著大堂,右邊靠著街邊……」侍應生差點被嗆著了,她本以為這些人想要的是個清靜一些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是有人專門愛找那些吵鬧的地方。

一路引客入內,那長衫男子笑著喊人入座,一看左右鬧騰的街巷與大堂,不由道:「真真是想不到吶,這盛京,一下子又這般熱鬧了。」

「的確是實在難以想到……不過,劉兄吶,為何要來這喧囂之處。左近都是人聲,實在是……」回話的是一個身材瘦弱,斯斯文文的男子。

此人面相斯文,對視上去,卻讓人感覺到一股子陰冷的氣息。此刻笑著回應,卻是讓長衫男子感覺有幾分身上犯冷。

劉兄揮退店內侍女,看著眼前這斯文男子,道:「都道是,置之死地而後生。鬧中亦是能取靜。夏賢弟且聽,你左右聽去,可是難以分辨人聲?放心吧,在這裡談事,反而不用擔心什麼。」

酒肆裡頭,一邊靠近大堂,一邊又靠近熱鬧的街道。偏偏還隔著一些距離,這種嘈雜又隔絕的環境之下,的確讓人側耳細聽,也難以聽到旁邊的聲音。

「反其道而行之么……劉兄好本事。」斯文男子頓了頓,道:「既然劉兄相信這裡說話安全,那我也不多廢話了。想必,劉兄應該知道我的身份。軍中不日就會北上,我可沒多少時間浪費了。一句話,你們給得起什麼?」

「好,我就喜歡與爽快人打交道。」被稱呼為劉兄的男子輕笑一聲,頓了頓,道:「太后知曉將軍願歸大清以後,欣喜非常,已然允諾,一旦回歸,封將軍為平西王,奉藩川滇,賞銀三百萬兩,金一百萬兩,王爺所部兵馬,照舊由其統帥。朝廷糧餉撥付,亦是分文不少……最重要的,是絕不會有監軍存在!」

沒錯,這個被稱呼為劉兄的男子赫然就是清人在盛京里留下來的細作,也就是漢軍旗的劉文聰。

二十五年的時光,在這個急劇變化的世界裡看起來有些微不足道。但細緻一些講,卻已經足夠一代人成長起來。

而這個劉文聰便是如此,這個看起來三十上下的男子便是少年時期就在滿清的環境之中長大,身為漢人,究竟歸屬於已經園區二十餘年的大明還是歸屬於家人長輩盡皆效忠的滿清,答案雖然殘酷,卻不言而喻。

這一回,借著漢人的身份,劉文聰在盛京城內如魚得水。

滿清的屠殺不會落到漢軍旗的身上,除去那些跟著大軍主力離開的旗人,不少受命留在盛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