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遇敵

第一百二十五章:遇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薩爾滸單論地理,算得上一處不錯的駐兵之處。天『籟小『說www.pashuw.com

先,這裡是山地。

背靠群山,易守難攻。

其次,這裡有湖有河流。後世的大夥房水庫就在這裡。這對於所部兵馬過萬的第四師而言,是一處極其緊要的地方。上萬人吃喝拉撒,不說洗漱這樣奢侈的事情,就說做飯喝水甚至清晰傷口都需要水源。

背靠湖泊,又有溪流,這當然是一處上佳的駐兵之處。

當然,也不是說薩爾滸就是個完美無缺的地方。

攻佔了這個小城鎮以後,吳三桂便不由要感嘆一聲這裡有些絕地的架勢。

所謂絕地,就是因為這裡竟是一處三面環水的半島山嶺。第四師駐紮上去,依靠著琥珀與河流交匯之處的水流,全軍可以格外便利的獲取水源。但上了山,想要下山可就不容易了。

不過,全軍上下也沒有什麼很緊張的。

大家都知道眼下順軍的主力在鴉鴣關呢。

既然是在鴉鴣關,那他們出撫順關就算遭遇敵人,也只會是分兵阻擋的偏師。

第四師這關頭,正愁著沒能趕上原計劃作為先鋒大軍殺個七進七出,博得滿身功名。清人真要分派偏師來攻,第四師的將士們只會欣喜,而非其他。

這樣想著,安營紮寨的時光也就很快過去了。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全軍便重新朝著東面準備繼續進。

全軍安營紮寨是個十分消耗體力的活兒,將士們一夜休整過後,早上的薩爾滸營地便顯得有些散亂。

吳三桂一大早就起來了,相比將士們的散亂,吳三桂卻是收拾得整整齊齊,不僅洗漱妥當,身上的衣甲也是修飾得乾乾淨淨,陽光照耀之下,閃閃光,看得格外精神。

見主將巡視,營內一陣慌亂,不少軍官們的呵斥聲緊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與此同時,另一邊,張德昌打著哈欠,草草的起了身,出了營房,迎面就看到了吳三桂。

「師長,這麼早就起了?」張德昌打著招呼。昨晚安營紮寨的時候,兩個團為了誰更靠近湖邊給爭執了起來,張德昌氣得跑過去打得打,罰得罰,又是一陣大棒與胡蘿卜使出去,這才將事情給消停了下來。只不過,一晚上這樣的事情實在不少,張德昌這些天顯然也休息不好。

「是啊,這幾天心裡總有些不對勁,放心不下,就一早起來看看了。」吳三桂道。

張德昌捋了捋頭,搖頭道:「這種心情啊,我也能理解。開戰之前,總免不了胡思亂想。真打起來了,一腦門官司想著怎麼打贏,反而沒那麼多心理緊張得慌的滋味了。」

「建奴久不出戰,必定是有詭計的,敵人的詭計使出來了,我也就接著,多難都扛著。要是沒使出來呢,心裡老是想著,反而怎麼都不爽利。」吳三桂頓了頓,又道:「不過啊,這老是沒睡著,我心裡反而琢磨出了一些味道,軍師要不要聽聽我撈到嘮叨?」

兩人並肩著走,一面巡視著營地,一面說著話。張德昌感覺微微有些怪異。

作為皇家近衛軍團出身的老根底,張德昌固然比不得施展邦、劉勝以及劉振這些嫡親嫡系,那也是排行較早的從龍之臣了。這倒不是說張德昌以後能有多富貴。而是人有遠近親疏之說。

在軍中,並非是一聲袍澤大過天。

沒有彼此互相依靠廝殺過的交情,光是靠上面隨便來幾個人宣講,那意義實在不大。

此前張德昌雖然知曉吳三桂,也有過一些照面的交道。但平心而論,兩人是既無私交,又無私誼,共同的朋友都沒有幾個。

作為軍師,掌管各部樞秘處,就是如同後世參謀長的幹活。當然,隱隱的還有政委的職司。

也就是說,實際上張德昌是有些像監軍的。

故而,之前兩人雖然同在一軍之中,互相配合掌管第四師。但吳三桂一直以來的表現都顯得十分冷淡,既不疏遠抗拒公務,又不多說一句讓人覺得親近。

這樣的態度,張德昌聽說過不少。當然,比起吳三桂,那些聽說過的例子一個個都十分跋扈,壓根就不將監軍看在眼裡。比如說左良玉,這一位軍中也是有監軍的。只是,之前左良玉其部兵馬都儼然私兵家匪,哪裡會聽監軍的招呼。

現在,進入了戰場。吳三桂的態度卻是忽然間大變,這讓張德昌如何不感覺怪異?

變化的吳三桂彷彿解開了臉上的一層面紗,讓人更加真切看清楚裡面的眉眼與表情。

這時候,吳三桂的話語也不再那麼公式化,而是顯得讓人感覺真切了許多。

「師長要說,我這個做搭檔的,當然是要奉陪呀。只可惜現在是在軍中,不能飲酒,不然,在這白山黑水裡野遊,也有一番趣味嘍。」張德昌笑著。

「軍師這話說得,倒是比平常更加風趣了。」吳三桂恭維了一句,道:「軍師有沒有想過,往後我等要何去何從?」

「何去何從?」張德昌心裡警醒了稍許。

吳三桂站在湖邊,席地而坐,迎面威風吹拂,眯起了眼睛,涼爽而愜意:「這個世界的變化太大了。吳某在遼西時,學的是如何衝鋒陷陣,如何斬將奪旗。後來見到了陛下的新軍,當時大家都盛傳只是火銃犀利,別無他物。我不服氣啊,也偷偷採買了兩千桿火銃。這時候,卻現練一支新軍,卻是全然都未曾聽過的事情。如何令行禁止,如何分得左右,更重要的……如何獲得穩定的軍資,如何修繕兵甲?那一刻,我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