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更厲害的漢兒軍

第一百五十五章:更厲害的漢兒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第一百五十五章:更厲害的漢兒軍

在鐵軌旁邊的空地里,大明皇家陸軍獨立騎兵團上校團長劉振縱馬疾馳,沖入了奉集鎮。..幾個還未來得及逃跑的清兵轉瞬被追上,一陣乾脆的砍瓜切菜之後,奉集鎮宣告收復。

城頭之上,百姓們紛紛衝出街道,歡呼著大明官軍的抵達。

在奉集鎮的城頭之上,一桿嶄新的日月龍旗旗幟迎風招展,飄揚在空中。

東面,跑得快的富德倉皇地回到了清軍陣中。

阿燕達見富德身上沒有一絲打鬥的痕迹,一陣又羞又怒的情緒滋生,頓時便想要斬了富德祭旗:「你這懦夫,未戰逃跑,那是逃兵,按軍律當斬!」

「阿燕達!我又不是前鋒兵馬,只是打草谷,兼作斥候。現在我有緊急軍情,要面奏鰲拜大將軍!耽誤了大軍戰略,你擔得起嗎?」生死關頭面前,富德罕見硬氣一把,矮小的身子挺直脊樑,竟是也有幾分氣勢。

阿燕達彷彿第一次見到富德一樣,咬著牙,卻是悶不做聲帶著富德去見鰲拜。

鰲拜身前,富德將在奉集鎮里所見一一說出。

待說到那軌道車的時候,鰲拜很快便明白了之前一直以來疑惑不解的地方是什麼。那些鐵條,顯然就是軌道。是用以行車的專用道路。

交通在戰爭里能起到什麼作用,打老了仗的鰲拜當然清楚。騎兵為何能在冷兵器時代稱王,還不是因為其迅速的機動力?

「所以……明軍這一回來了,是集結了附近所有殘存的兵馬嗎?」想著那三千騎軍,鰲拜冷哼一聲,卻並沒有如何畏懼:「也好,省得我還要一個個打過去找,能自己一起上門來送死豈不是更妙?哈哈哈!」

鰲拜的信心感染了大家,眾人紛紛振作起來。

「沒錯,這奉集鎮城小牆薄,如何能守,還不是要野戰?」

「論及野戰,眼下我大清精銳在此,誰會怕了那明人?」

「戰戰戰!」

……

清軍的預料沒錯。明軍進了奉集堡,並沒有打算依城而守。奉集堡是一處新興集鎮,但這裡實在是太小了太亂了。

三千騎軍進去,便如同鳥入樊籠,頓時就施展不開。

很快,劉振便率領三千獨立騎兵團的將士們位列城北,靜靜地盯著北方漫無邊際,將整個視線遮蔽的清軍。

清軍從東面殺來,排成橫列,龐大的數量由北往南,充斥了所有人的視線。

相較而言,奉集鎮面前的明軍便顯得單薄許多,他們孤零零地護著奉集鎮背後的軍民,如同一隻驕傲的牧羊犬立在莊園的門口,沉默而堅毅地盯著一群綻放著綠光的餓狼。

當清軍不斷拉近距離以後,清軍放緩了速度,緩緩停在了距離西面奉集鎮三百步的距離里。

與此同時,後方,轟隆轟隆鐵軌與車輪摩擦的聲音微微有了一些放緩,來自城內整齊的腳步聲傳來,一共兩個團三千餘步卒進入了奉集鎮,在行軍之中整隊之後,與劉振所部獨立騎兵營一起並肩列陣。

鰲拜微笑地看著這一切:「聽聞漢人有一句話,叫黔驢技窮,說得就是所有的花招都用了,還是掩蓋不了自己孱弱無比的事實。現在,我大清鐵蹄已經抵達,區區不過六千的兵,誰能抵擋?」

「大清必勝!」

「大清必勝!」

「大清必勝!」

……

萬眾歡呼,氣勢恢宏。

奉集鎮內一處民宅里,一個老漢下了屋檐,抹了抹臉上渾濁的熱淚,他扯臉上留著一條刀疤的兒子,道:「虎娃子,你與我說,咱漢兒的兵,到底能不能打?我在屋檐上瞧了一眼,那建奴的兵足有好幾萬,咱漢兒的兵,卻就那麼一些,瞧著連一萬人都不到……」

老漢的兒子聞言臉皮抽動了一下,臉上的刀疤也如同蜈蚣一樣扭動起來,看得人頗為可怕。這刀疤漢子本是漢軍旗的人。建奴在城裡大殺漢人,他心寒無比,便帶著老父逃出城未曾想,現在卻能親眼見到一場大戰。

刀疤漢子遲疑了一下,道:「建奴還是那副吊樣,自覺天下無敵,對上往常的明軍,恐怕的確會如此。可眼下,我瞧著眼前這部明軍,卻覺得比兒子我見過的任何兵馬都要厲害。別的不提,往常便是再厲害的兵,進了城就和狼進了羊窩一樣,不得雞飛狗跳一陣?可剛剛……一連出了兩路兵馬,都不傷百姓分毫。能約束得住將士不作惡,自然能率領將士殺敵……」

「比你見過的所有兵馬都要厲害?就是那什麼八旗里勞什子的正黃旗,也要厲害?」老漢渾濁的雙眼裡出了一抹亮色。

刀疤漢子不做遲疑,重重點頭:「爹,是要更厲害!」

「好!」老漢笑著道:「那我這一把老骨頭也不折騰了,不跑了。有咱們的漢家兒郎的大軍在前,我要活著看一場,看一場咱們漢家兒郎殺敗韃虜的大勝仗!」

……

劉振的呼吸呼吸微微粗重了些許,作為獨立騎兵團的團長,劉振接管了陣前的指揮權。他軍銜更高,亦是資歷更深。若非之前遵化之戰中稍有差池,眼下也不會只是一個團職軍官。

雖然如此,但劉振並不缺乏足夠的勇氣以及指揮藝術。

兩個步兵團以及獨立騎兵營被劉振布置的緊緊有條,雖然以寡敵眾,卻並未露怯。與此同時,城頭上的火炮亦是開始緩緩架設,無論清軍如何聲勢浩大,劉振都是按部就班,猶如閑庭信步,信心十足。

此刻,只見劉振騎在馬上,目光遠眺東方,似乎越過了兵馬在兩萬左右的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