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章:有喜了(合并發布)

第三十章:有喜了(合并發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帝國皇帝陛下是我見過最出色的人物。這一點,哪怕不提起陛下平定內憂外患的功績,單單只回憶在北苑的那一場覲見,也無疑可以確證這一點。那是一個氣場十足的人,權掌天下的威嚴與充沛智慧的自信都讓人感覺在陛下身前渺小如塵埃。我想,掌控這樣一個龐大複雜帝國的人,能夠做出那樣偉大的功績,如何會是一個尋常人呢。」

「更加讓我感覺倍受敬仰的是,在這樣一個出色人物面前,皇帝陛下的氣場並不讓我戰戰兢兢。儒家的儒雅、溫潤君子形象在陛下的身上形容最是恰當不過。他善於傾聽人的話語,見解更是精妙。唯一可惜的是……」

《阿部忠秋旅華回憶錄》第一卷,第十九頁。

「可惜,禮物沒有送出去。」阿部忠秋更加無奈地對宗義成道。

宗義成摸著腦袋,目光看向陳漸鴻更加不解。

陳漸鴻三年前便來了京師,那一年皇帝陛下登基之後開恩科。只可惜,陳漸鴻等第舉子不久,顯然準備不足,一場會試下來,名落孫山。

第一次參加科舉沒有會試及第實在正常,就如同各個小城市的學霸在眾望所歸之中考上了清華北大,然後深切地體會到了自己這個學霸被更強的學霸在智商之上碾壓。

陳漸鴻也是如此,被碾壓完畢以後,他心態恢復很快,沒多久就承認了現實。不過,陳漸鴻沒有與其他同學一樣回老家繼續準備科舉,他準備留下來。

舉人不同於秀才,已經有了經濟上的特權,老家詭寄的田產讓原本不甚寬裕的家庭一下子成了縣鄉里知名的大老爺。

這讓陳漸鴻有了留守京師的經濟基礎。最緊要的,還是陳漸鴻到了京師才明白,這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讀書到了一定層次,若是沒有後者萬里路的歷練,很容易就變成書獃子了。

為此,陳漸鴻便打算在京師搏一搏,一面溫習功課,一面又交結士子,遊走顯宦。尤其是後來舉人功名不能再免稅以後,陳漸鴻更不願意回去了。依靠著陳漸鴻不錯的外形、舉人的身份以及圓滑的性格,他很快就在京師里打下了自己的名號。

通俗一點說,陳漸鴻也算是一方名士了。

當然,不爽陳漸鴻的也會說,此人不過是一個高級掮客罷了。

但無論如何,陳漸鴻這三年來歷練都不是空費,那一份禮單,也是陳漸鴻考慮再三才選擇的。他甚至為此專門研究過皇帝陛下的外交政策。

這一點,似乎也挺明顯。

皇帝陛下自從廢除了厚賜回禮的外交規矩以後,便刷新調整原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風氣。

顯然,皇帝陛下是一個務實的人。

但這樣一個務實的皇帝,面對價值至少五萬兩的見面禮卻選擇了拒絕,這讓陳漸鴻對自己這三年來的歷練不由的產生了懷疑。

「我可能來了一個假京師……」陳漸鴻苦笑地說著:「學生也實在不解。只是,不知後來陛下與豐後守談了什麼?」

「談了什麼?說來話長。」阿部忠秋輕呼出一口氣,搖了搖頭,沒有細說:「不過,皇帝陛下倒是沒有趕我走,話語之中,對日本也並無大惡感。對了,陛下還派了一名中書舍人,道是陪我等一起去遊覽京師。」

「沒有提朝貢之事?」宗義成可是明白,而今大明與日本國的關係實際上是已經斷絕停止的。他們這一回來,最渴望的就是想恢復兩國邦交。

但無論是樂清儒還是皇帝陛下,這種保持聯繫卻絕不許諾的做法都讓兩人感覺到了深深的不安。

彷彿是被人吊在半空之中,上不上,下不下,好不難受。

阿部忠秋沉聲道:「我提了,但被繞開了。皇帝陛下是個聰慧的人,他不會沒有聽到。只能說……並不如我們之前所想的那樣順利。」

「也沒有提通商之事?」宗義成聲音低了一度。

「提了……」阿部忠秋也不由感覺有些情緒低落,道:「陛下……」

「陛下說什麼了?」宗義成緊張了起來。

「陛下沒來得及說,宮中便有一內侍急急忙忙找了過來,聽聞是後宮有喜。這等事面前,我如何還敢多做拖延?」阿部忠秋一臉鬱悶。

宗義成、陳漸鴻以及阿部忠秋面面相覷,不知是喜還是悲。

……

「去,把整個太醫院!不對,還有陸軍醫院的主要醫生都給我集結起來。給朕準備馬車,防震措施給朕加一倍,不,加三倍!」朱慈烺大聲喊叫著,看著皇后微微有些蒼白的面頰,驚喜難掩:「沒……沒事吧?要是知道如此,我怎麼還敢讓你騎馬。哎呀,你要是從馬上跌落下來了,我……我……我非得後悔一輩子不可!」

「聖上太緊張了。臣妾又不是那等嬌弱的女子,當年從陝西跟著大軍千里馳援去了洛陽,不也是一般無二的無礙?聖上……啊……嘔……」還沒說幾句,皇后便一陣乾嘔了起來。

朱慈烺見此,自然是更加緊張地過去扶住皇后,好一陣忙碌以後,皇后這才面色好了許多。

不過片刻,馬車就準備好了。

一流的減震效果讓一路行使都顯得平穩無比。

陸軍醫院。

孔洛靈忙活完了一天的實驗,終於得以施展了一下身姿,他看了看屋內的座鐘,算了下時間,便提步走去了隔壁的陸軍醫院附屬婦幼醫院。

作為陸軍醫院裡少數難得的出色女醫師,婦幼醫院的院正之職當仁不讓地落到了孔洛靈的肩上。

而陸軍醫院上下,也都聽聞過孔洛靈在御前會議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