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章:不平靜(合并發布)

第五十章:不平靜(合并發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皇家車隊行使出了京師,卻並沒有如此前一樣朝著塘沽港而去。他們一路慢悠悠地壓著朝著遼東進發。

對於皇帝陛下的安危,舉國上下自然是牽掛非常。

李邦華更是每每都要來一回進諫直言,希望皇帝陛下可以考慮更為安全的陸路。甚至,一連幾份奏章之中,朱慈烺都不由地發現了講述當年朝鮮使臣懇求陸路入京朝貢的舊事。

對於這個時代的宗藩國而言,朝貢是一個表示宗主國與宗藩國關係的重要行為。一般而言,朝鮮人一年都會朝貢四次。只不過,雖然朝鮮與大明關係很近,但在大明建國初年那段時間裡,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大明是不斷拒絕朝鮮人希望陸路抵達大明之懇求的。

無他,遼東當時還是軍略要地,是與蒙古人抗爭的前線,這種地方,自然不宜外人入內。

對於朝鮮人而言,當然就是十分現實的問題——安全。

海路每多折損,一場暴風一場迷航都會讓船隊在茫茫大海之中消失,再次被人見到的時候就已經是在船毀人亡的海灘之中。

朝臣們的關切是毫無疑問的,陸路的安全性亦是毋庸置疑的。

但顯然……

我們的皇帝陛下從來不是一個願意平靜這一生的人。

跟隨御駕而來的行在大臣吳甡苦笑一聲,看向一樣苦笑看著自己的高名衡,道:「陛下這個讓我們打掩護的任務,可是不輕啊……」

皇帝陛下的御駕里空無一人,只餘下一封輕飄飄的書信。

……

黃海之上,波濤掀起。

一艘快船穿破海浪,這艘集結了水師最優秀熟練士兵的快船平靜又一如既往地迅速抵達了位於仁川港旁邊的軍港里。

皇帝陛下伸展了腰肢,一旁,寧威擰著眉頭扶著伏波號的桅杆,看著緩緩靠近的仁川軍港,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陛下,我們平安抵達了。」寧威對朱慈烺道。

「不過,看樣子,那邊有人遇到了麻煩呀。」朱慈烺瞥了一眼,距離軍港不遠的仁川港里,當一艘掛著日月龍旗的福船遙遙靠過去準備停靠的時候,卻忽而發現無數的漁船蜂擁而去,徑直都將仁川港佔滿了。

寧威看了一眼,一下子也認出了不對勁。

「這些漁船不正常。」說話的是北洋水師第一艦隊提督齊遠,這位當年在朱慈烺講學之中棄筆從戎的前書生老練地看出了問題:「第一,號令太整齊了。我懷疑港口有人發號施令。第二,若是漁船,聚集在商港之上太少見。他們一般各自在所在村莊,仁川港對於尋常小漁戶而言可不是什麼人間仙境,這般胡鬧,豈不是打那些地頭蛇的顏面?船拆了,人丟海里餵魚都是尋常。」

朱慈烺緩緩頷首,他也想到了此節。

齊遠倒是顯得躍躍欲試,看樣子,顯然很想為祖國同胞出一口惡氣。

畢竟,別人不知道皇帝陛下已經提前抵達了京師,他可是清楚。這些不長眼的棒子掃了陛下的興緻,他自然要出手收拾收拾。

對比陸軍,水師這幾年可是不怎麼好過。

也就是因為對清大戰,水師的戰船擴充還算順暢。但對比屢立戰功的陸軍,水師顯然就只能賺一個苦功了。

這樣的苦功,齊遠顯然是不滿足的。

眼見同期一起上來的或是封官拜爵,或是榮耀滿身,他卻守著艦隊看同胞窩火,自然是不甘心。

朱慈烺沒有著急發言,艦隊靠岸,緊張有序的迎接儀式開展了。

皇帝陛下一路入住軍營,臨時行在的營地亦是迅速恢復。

一封封公文批量地通過海路、陸路雙份朝著國內發去。同樣,落地的還有皇帝陛下身邊眾多的機構。比如,迅速接洽了錦衣衛朝鮮千戶的魏雲山。

作為錦衣衛南鎮撫司鎮撫使,他已經漸漸結過了當年北鎮撫司留下的工作。

建奴已經平滅,東北重新歸為大明的領土,就是朝鮮,也因為朱慈烺此前一場又一場的戰鬥打下了基礎,不再為建奴所用。

這樣的情況之下,錦衣衛的內部劃分便認為朝鮮屬於國內的範疇。張鎮,也開始精選一批精兵強將,開始朝著南洋與日本而去。

撇去這些細枝末節不提,朱慈烺一封封書信公文朝著國內發去報平安,恢復聯繫。同樣,魏雲山也迅速帶著仁川港的錦衣衛總旗朝著朱慈烺彙報。

「倒是巧了,李岩與吳三桂……湊在了一起?」朱慈烺摸了摸腦袋,覺得這個世界太奇妙了。

那感覺,就彷彿是關公戰秦瓊一樣。

李岩是當初順軍的人,而吳三桂卻是一片石大戰順軍主力,改寫了中國歷史。但現在,他們都作為遠征公司的商人,一同在朝鮮開疆擴土。

而這樣一個奇妙的世界,還是讓朱慈烺一手創造的。

這樣想著,朱慈烺看了一眼依舊躍躍欲試的齊遠,道:「這兩位呀,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齊愛卿想要出出風頭,恐怕是不成嘍。」

齊遠聞言,無奈道:「如此,倒是要看看這兩位能鬧出個什麼名堂來了。」

說完這些,齊遠忽然悄悄地打量著朱慈烺,卻覺得這一位是要比那兩位更能鬧騰。

畢竟,眼下估摸著剛剛上了遼東鐵軌的御駕車隊里,一眾大臣們估計都是滿臉的苦悶與擔憂吧……

這樣想著,齊遠忽然特別地期待了起來。

……

下了大船換了小船,吳三桂一行人抵達了仁川。

這是個不大的城市,人特別多,也特別熱鬧。人來人往,跳著擔子的,打著赤膊的,吆喝著口號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