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七章:新的世界體系(合并發

第六十七章:新的世界體系(合并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老夫豈是那等戲弄人的人?」宋東元臉色一板。若不是吳三桂已經先行約定好稅負由他們負擔,他才懶得來見朴智恩。

官府既然沒有這部分收稅的名目,就不該給他們機會。

但他也明白吳三桂的苦心。

天下各國情況不一,但若要說起官員責任的共通點,先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稅!

能收的上稅的政府就是一個強力的政府,能收的上稅的官員,就是有能力的官員。

更何況,還是這等既不擾民,又不需要對抗豪強的新稅種?

光是靠著這一點,已經足以讓朴智恩在考評之中得到上等的考評。

聽到了這兒,朴智恩已經明白了為何那臨清州鄭知州如此熱心。

每一家工坊都代表著一條新的稅源呀。仁川港此前只是一個小漁村,幾乎收不上什麼稅。後來這裡開了商港,大明商船望來經商,帝國的後勤軍需也曾經於此轉運,迅催生了一個縣城。

要知道,朝鮮王廷這些年財政可不寬裕,若不是仁川港靠著關稅商稅在稅收之中十分亮眼,也沒有那麼多銀子開支一個縣衙的財政支出。

也正是如此,朴智恩比任何朝鮮官員都明白稅收對一個政府的重要性。

至於工坊開辦以後對經濟的拉動,對民生的改善,對就業的支持,朴智恩反而想不了那麼遠。也不會知道臨清州更深層次的動力。

這時,李岩拉著剛剛與朴智恩說話的書吏,遞出去一張綠色的憑證。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宋氏工坊股本憑證」的字樣。又悄悄遞出去一塊銀錠,書吏掂量了一下,遞給了李岩一個一切盡在不言中的表情。

書吏在朴智恩耳邊低語稍待,轉瞬,朴智恩兩隻眼睛如同燈泡一樣,看著吳三桂,笑道:「好!本官一定竭盡全力,為諸位東主保駕護航,決不讓姦邪之輩侵擾!」

「父母官如此用心,真讓小民欽佩!」吳三桂配合著演戲,一時間,場上相顧身歡。

……

這時,朱慈烺不知何時悄然起身,離開了遼東會館。

朱慈烺漫步走在街上,聽著耳邊時不時響起的漢話,露出了歡暢的微笑。

「定生,咱們的工作,卓有成效呀。」朱慈烺笑道:「立竿見影,就見這朝鮮之地,處處能聽到漢話了。」

陳貞慧見朱慈烺離開,自然也是跟了上來,此刻聽朱慈烺如此說,道:「還是陛下指揮得力,卑職只是做了些微小的工作。」

朱慈烺嘴角一抽,擺手道:「語言與字,是一個強勢明最顯著的特徵。當年始皇帝車同軌,書同,這才造就漢家江山,九州中華。用明的力量與明的手段征服,這是萬世基業的根本。朕今日做的這些,傳回國內以後,估計會頗多非議。但朕希望,有人能夠真正看到這一點。明白這一切的意義。」

陳貞慧靜靜地聽著朱慈烺的話語,揣摩著朱慈烺的每一個詞句。

對於無數朝臣而言,揣摩上意幾乎是一道為官的必修課。而朱慈烺這位皇帝的無數舉動,也顯然經歷了無數個次方次數的研究。

那一次次耀眼的勝利成了6軍學校教學裡的教材。

一場場大刀闊斧的改革,也成了無數大臣們腦海之中揮之不去的噩夢與驚喜。

自然,對於朱慈烺一切的舉動,亦是免不了頗多分析。有的人認為朱慈烺是天降聖君。但不少舉措亦是讓朱慈烺收到大量質疑,甚至暗地裡不敬地斥之為瘋子。

比如那個田賦改革,就有人斷定這定然是大明往後覆滅的根源。

前一步是天才,前十步就是瘋子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陳貞慧明白聽懂了朱慈烺所說的一切。至於他自己是不是也會變成國內那些庸人眼中的瘋子……

「誰在乎呢……反正我不在乎。」陳貞慧心中喃喃地想著,又道:「若非當年同僚們為此瘋魔一般推進田賦改革,天下破產的自耕農只會越來越多。而朝堂連官員俸祿都布出去的日子,也只會越來越多。聽庸人言,遠不如親眼見證這波瀾壯闊的變革。」

……

朱慈烺與陳貞慧兩人信步在仁川街頭上散步,不多時便到了一處城內的小山崗上,這裡是仁川縣學的後山,朱慈烺與陳貞慧今日算是刷出了知名度,刷臉直接進入了後山。

到了後山之上,有一小亭,站立其中,登高遠望,整個仁川港盡收眼底。

也許是朱慈烺氣場強大,又有扮演諸葛亮多智近妖的印象,不少朝鮮士子駐足遠觀,卻是不敢近前了。

當然,陳貞慧就顯得平易近人許多,待陳貞慧推銷完了留學大明的方案以後,終於打走了前來圍觀的朝鮮士子。

「太吃力了……」陳貞慧摸了摸額頭,一把的汗:「陛下那個……雅,雅思這名字真是起的好。若是漢話說得不好,磕磕絆絆的說著,連蒙帶猜,那可還真是夠嗆。」

朱慈烺回想著剛剛朝鮮士子們磕磕絆絆地用漢話,更用手勢比劃,不由地笑出聲:「總歸是一個好的開頭。定生,我們留在仁川的時間不多了。算了算時間,御駕就要進入朝鮮了。你儘快安排個人,將妙趣書屋改為駐朝領事館……這些官面上的事情,要儘快落實掉。千辛萬苦培育出來了小樹苗,很快就要到開花結果的時候了。建立好仁川領事館,將那些有意到大明去留學的朝鮮士子辦好手續,才能將這一輪果實收割到帝國的籃子里。」

「是!」陳貞慧高聲應下:「微臣這就去辦。」

「仁川……仁川……朝鮮這一站,不止我們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