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九章:緣分

第六十九章:緣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寧威領了任務也跟著下了馬車,一看對面,不由皺起了眉頭。

對面的人也不少,尤其是馬多,一眼看過去,都是馬。顯然,這是一個馬隊。更重要的當然還是馬上的人。朝鮮不是一個多馬的國家,濟州島倒是個養馬的好去處,可眼下也不屬於朝鮮了。

這樣的情況之下,能騎上馬的人顯然並非常人,更加讓寧威心中微微上心的還有這一回眾多的人數。

如果說自己能騎馬,那還算得上是一個高帥富,可能組織起一個馬隊,那就更加不凡了。

這就好比後世,你能買得起法拉利的跑車自然能說明你身價不菲。可若是比起隔壁能拉起一個豪華跑車車隊的老王,那就不免要遜色幾分,擔憂起家中嬌妻。

眼下,寧威是不擔心家中嬌妻的。他擔心的是這要怎麼過路。

山道不大,雖然也算得上是一條官道,但顯然在山路之中年久失修後,這裡路況糟糕,寧威前後看過去,都尋不到可以方便足夠兩隊人馬並行通過的地方。

如此一來,這就得有人讓了。

「眼前不知哪位尊駕?我等具是來此外地的商旅,護送我家公子出來遊學。因為公子有些閑暇愛好趣味,車駕里行囊不少,頗為佔了地方去。委實尊駕不知可否行個方便?」寧威不卑不亢地拱手致禮。

對面的馬隊里一陣喧鬧,大家顯然沒有想到這裡竟然會走出一隊明人。

見是明人,原本幾個臉色不善的豪仆紛紛收起了表情,看向自家主子。至於那些豪仆的主子們,自然又是紛紛看向自己隊伍之中最核心的那人。

「竟然是明人啊,還是個明國來的士子,可惜來得晚了些,不然進了王朝,可是好一陣爭搶了。」馬隊之中緩緩走出一人,赫然便是一個穿著新式明國新漢服的男子。這已然是近似於後世現代服飾的改良新漢服,身著長褲,外罩對襟短袍,若非漢話顯得生澀,恐怕讓人看不出這原來是個朝鮮人。

寧威摸著頭腦,那馬隊里的其餘人卻明白。

「這人身在朝鮮卻未開口我朝鮮話,那顯然是個不懂朝鮮話的。自然才會開口說漢話。」

「若是不會漢話,那也沒法教我朝鮮兒郎漢話了,成恩大哥原來想的恐怕是岔了。」

「管他差不差的,這路要怎麼過?偏偏湊巧撞上這羊腸道里,真是掃興。也不知那些人走了沒走,若是趕不上去了別處,又要飛奔追去了……」

……

眾人議論紛紛,寧威卻找到了正主,朝著這個被稱作成恩大哥的人拱手一禮,道:「敢問尊駕高姓大名……?」

「免貴姓崔,崔成恩。」騎在馬上的男子身量是朝鮮人中少見的高大,聲音洪亮,濃眉大眼,很讓人生出好感,又道:「小事一樁,看你們車馬行動也是不便,讓讓便讓讓了。兄弟們,給遠來的客人讓個道兒。」

「好嘞!」

……

一陣應和聲中,馬隊調轉碼頭又重新朝著前方馳去。

寧威見此,忙不迭拱手致謝。他倒是沒想到,這些一看就是二代的傢伙竟然這麼好說話。

崔成恩讓了道以後並沒有走,而是策馬一同與寧威說起了話。

見此,寧威不得不歇下了指揮車隊的心思,將事情拜託給了陳貞慧,與崔成恩說起了話。

「你們是從仁川來的?」

「的確如此。」

「要去漢城?」

「崔公子慧眼。」

「說起來,我留下來倒是委實有一事相詢。」

「方才崔公子想讓,在下真感激不盡。有何想要問的,定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寧威看著崔成恩不好意思地問著,很是謙遜。果然,禮下於人必有所求。

不過,看起來崔成恩也是很少這般問好聲好氣問人。

「仁川城裡聽聞出了一個極厲害的戲班子,演了一處三國演義里的草船借箭,我聽友人說當真是精彩極了。就是不知道那戲班子眼下現在何處……你也知道,這些戲班子東奔西走的,誰也不知道下一處會去哪裡,要不然,我也不會急匆匆,便是組了馬隊,要奔去仁川啊!」崔成恩說著說著,倒是著急了起來。

「想不到崔公子還是個戲迷?」作為同時代的人,寧威比起朱慈烺可要理解這年代娛樂有多麼匱乏,看戲可是個了不得的愛好,等閑人想要看戲還沒得看呢:「說起來,在下的確知曉一些呢。」

尤其是這可不是雜耍,這是正兒八經的戲劇改編,加上三國演義的魅力,可是要比那些草台班子強多了。

待到再過些年月,京師里的京劇展起來,不僅是市井百姓,就是王公貴族也會染上這麼一個愛好。

當然,這年頭有這些閑心,未免會被扣上一個不知上進的帽子。

但正是因為這東西足夠吸引人,這才會讓人痛心疾地斥罵一句不知上進……

崔成恩眼巴巴地看著寧威,也不顧前半句話里平時說起來會多讓他暴躁難安,此刻聽寧威知曉,當即大喜:「自然是歡喜這《三國演義》了。我在漢城裡,廢了牛鼻子力氣這才尋全了三國演義,每日翻來覆去地看,還不敢讓人瞧見了,生怕說我看了雜書,不思上進。嘿,前陣子聽說那金家七子就為這三國演義丟了家傳的玉佩,哈哈,高興得我召集了好友,就要去看一看那三國演義上了戲檯子是個什麼模樣!」

「哈哈哈,如此說來,這可有趣了。」朱慈烺聽聞,不知何時也騎馬走來。

「這位是……?」崔成恩看向寧威。

寧威躬身一禮,道:「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