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七章:來自瑤池的殺手

第七十七章:來自瑤池的殺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尤其金西石也不僅是帶著一個人去的,而曹成恩等人也畢竟是沒有死。如此一來,金西石做的醜事自然是可以迅速傳播開。

雖然不至於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方,但是該知道的人,自然也是迅速會知道。

第一時間知曉的是那些兩方交好的朋友,第二時間知道的呢,自然就是捕盜廳了。作為捕盜廳里的基層武官,只帶著二三十號手下的朴正勇對於曹成恩也好,金西石也罷,那都是仰望的。

畢竟,前者是前領議政崔鳴吉之孫,後者則是現任成均館館長。兩者都可謂是另一個世界裡讓人仰望的存在。

但是……

現在,前者朝著自己投過來讚賞的表情。而後者呢,更是匍匐在第,跪在了朴正勇的身邊,更是朝著眼前的一行來自大明的貴客們跪拜。

金西石的表情是震驚與不甘的。

他回憶著方才的處境,腦海里一片混沌,殘留著無數的疑惑與不解。

「明明……已經抵達了預定的位置,那裡會有各個地方埋伏好的弩手……總有一個能刺殺啊!」金西石痛苦地回憶著。

那時,他選了一個便於觀察的地方,看著朱慈烺進入預設的地點。儘管,那裡已經距離御駕很近了。

他放鬆地等待著弩箭的射出。

十息……

一百息……

一刻鐘……

當時間已經到了一刻鐘的時候,朱慈烺縱馬疾馳入內,安然無恙地回到了御駕之中,隨後直接上了熱氣球,在此前預備好的方案之中開始了國事訪問。

這是朝廷百般設計好的方案,炫耀帝國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不僅是軍事上的,更是科技上的。

如果說,其餘尋常的技藝還可能被形容成奇技淫巧,不足為道。

那麼,已經在戰場上檢驗過自己價值,又可以飛翔天空的熱氣球顯然就不一樣了。

配上地面上威武強大的禁衛軍,所有人都在腦海里深深地烙印下了關於大明的新印象。一個強大到可以飛天的無所不能的皇帝。

金西石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朱慈烺飛上天空,開始進行國事訪問。

轉瞬間,曾經孱弱的無名小卒回歸了本來的身份。他飛上天空,掌控著一個強大的帝國。那一刻……金西石感覺自己心中忽然間變得格外惶恐。

就彷彿,一個無名小卒攻擊了一個地圖裡最強大的BOSS,而且只打出了一點血量的傷害……

隨後,隨後金西石就發現自己被捕了。

最後執行任務的是捕盜廳的朴正勇,他帶著手下人一擁而上將這個據查膽敢襲擊御駕車隊的人拖回了衙門裡。

朴正勇沒有告訴別人的是,他逮捕的時候,金西石已經只剩下一人,身邊的騎士們統統倒在血泊之中,只剩下被鮮血糊了一臉都看不清面目的金西石。

現在,金西石被草草用清水沖乾淨了面目,出現在了大明皇帝陛下以及朝鮮國王李亻宗的身前。

「將這無恥之徒給孤就地免職,押入大牢,嚴加審訊。立刻傳令兵曹、刑曹以及捕盜廳,聯合搜捕摩尼山的山賊!」李亻宗當即下令。

朱慈烺笑著看向金西石,看得金西石渾身發冷。

在絕對的權力面前,金西石甚至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就這樣失去了一切。官職,甚至即將被審判的命運。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藏在人群之中不想被金西石找到的世子。

但世子只是靜靜地看著李亻宗,一臉彷彿一切都未發生一樣的表情看著朱慈烺。那樣的表情,和周圍人一樣,是對大明國大皇帝朱慈烺的敬服。

見此,金西石沉默地閉上了眼睛,任由身邊的人拖著,一步步被拖入捕盜廳的大牢。

……

國事訪問的儀式依舊在繼續。

禁衛軍在城外暫歇,只餘下少部分為數在一千人上下的親衛得以跟隨朱慈烺繼續入城。

進了城內,迎接的隊伍更加龐大了。

朱慈烺走上了早就準備好的車馬,揮手看著在道路兩旁歡呼的朝鮮民眾。

「本來,小王是想朝鮮子民都跪拜在地,以示恭謹。後來鳳林大君一再強調說,大皇帝最是親民,不喜跪拜之禮。小王這才下令撤去跪拜之禮。百姓們聽聞之後,紛紛讚歎大皇帝之仁義呢。」李亻宗在朱慈烺的身旁說著。

朱慈烺道:「繁文縟節朕的確一向都是不喜的。這發自內心的敬愛才最能長久。朕此來,是要帶給朝鮮與大明一樣的富強。我大明與朝鮮,名為宗主,便親如父子。五年以來,大明在朕的手中變化翻天覆地,平內賊,滅敵國,民稍安,兵稍精,國稍強。自然,也不忍朝鮮這等藩屬之國依舊停留在落後的過去里。」

「小王不甚榮幸……」李亻宗說著場面話,眼神閃動,不知想著什麼。

朱慈烺擺擺手,看著歡呼的百姓,卻是聽到了不少有趣的話。

「陛下,何時能見《三國演義》於漢城上演呀?」

「大皇帝就是孔明的扮演者?真是俊俏呀……」

「身著大皇帝皮弁服,更見威武不凡呢……」

……

「說起來,朕打算增加幾個國事訪問的節目。不知國王意下如何?」朱慈烺笑道。

李亻宗道:「自然不甚榮幸。只是敢問陛下打算要增加什麼節目?」

「講學成均館。不過么,朕打算不僅面向於士子讀書人,更是面向全國,所有人。」朱慈烺道:「當然,還是先進行此前確定好的安排。真不急。」

「這是敝國的榮幸。」李亻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