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二十章:朕還沒放在眼裡

第一百二十章:朕還沒放在眼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德壽宮裡,各處華商的護衛隊迅列隊,齊步慢跑,朝著宮門衝去,更是接受著在場無數人的注視。.這樣裝容整肅,戰力彪悍的軍隊實在是威風凜凜,讓人情不自禁昂挺胸,只覺得揚威國外,好不暢快。

德壽宮佔地很大,從消息傳來到列隊衝出,總還有一段時間。

這是一個時間差,也意味著朱慈烺的隊伍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之上顯得格外的醒目突出。這時的德壽宮周圍儘是亂兵,有的搶了個盆銀缽滿,也有的空手而歸。此刻見了突兀冒出來的隊伍,自然是紛紛目光大亮。

不一會兒,就有數十名亂兵嚷嚷著衝過來,要他們交出車馬。

不用朱慈烺吩咐便有十名侍衛列隊衝去,只一個照面,便見砰砰砰的三眼銃開火過後,便是慘叫撒腿狂跑的遠去腳步聲。

「這些雖是亂兵,卻各個都有來頭。陛下,趁著叛軍還沒反應過來,我們快些跑出城吧。」李允兒擔憂地說著。

朱慈烺卻是微微一笑,並不將亂軍放在眼裡:「左右都是些亂兵,朕還沒放在眼裡。況且,朕在漢城城中尚有禁衛軍一個整編團的兵馬,足有兩千人。雖然其中一千零落在此次叛亂之中。但還有一千在景福宮裡。只待我穩住陣腳,合并景福宮內的兵馬,便是橫掃全城叛軍都足夠了。」

「可是……」李允兒再想說什麼,忽而卻驚訝地呼出聲:「後面也來了叛軍,是從成均館裡追過來的!」

寧威明白李允兒的擔憂。因為分兵各自逃跑,朱慈烺身邊已經只有百餘名侍衛了。單從數量上來看,他們要面對的卻是上萬的叛軍。

果不其然,打跑了幾十亂兵以後,彷彿是捅了馬蜂窩,很快便見宮門前又出現了數百亂兵。他們本就垂涎漢城交易會內的財帛,久久沒有離去,這會兒見來了一波敢挑釁的,自然是氣得打算在這裡撒撒氣。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眼見前頭來了亂兵,後頭卻又來了追兵。

來的,赫然便是李皚。

李皚是一路追來,眼見手底下這幫子人果然不行,連阻塞人家都做不到,不放心地親自帶兵殺來,打算將漢城交易會的漢人財帛收入囊中,作為往後與大明開戰的軍資。當然,奔著放心的原則,自然是要自己親自見了落袋為安才算放心。

卻不料,這追過來以後,卻是在這裡見到了朱慈烺。

李皚當然熟悉朱慈烺的一切,更是知曉柳英彩的存在。既然柳英彩在此,顯然朱慈烺也就在此了。雖然柳英彩被捆綁住並沒有刺殺成功,但李皚並不擔憂。

「那是那一部兵馬?立刻讓他們聚集人馬,抓住朱慈烺!」李皚不再廢話,當即下令。

一旁的高敏甘聞言,連連應命,急忙封官許願一頓,喝令前面的叛軍合圍。

眼見前後十數倍的人馬圍來,李允兒與柳英彩眼中紛紛浮現了擔憂的表情。

唯有朱慈烺見了,卻是從容地從馬上拿出一桿長槍,指著德壽宮前的亂兵,道:「沖潰眼前之敵,勝利,永遠屬於大明!」

朱慈烺說罷,寧威高吼一聲,上百人連帶著李允兒與柳英彩齊齊衝去。

上百名侍衛迅護衛朱慈烺身前,隔著二十步的時候,三眼銃率先開火,砰砰砰地打落眼前一片子亂兵以後,便見明軍侍衛們齊齊抽出騎槍。

就連朱慈烺,亦是不甘落後,手中一干銀槍舞動猶如游龍,手刃一敵以後,麾下侍衛更是打了雞血。陛下尚且如此勇猛,他們豈敢落後?

只片刻間,奔著搶劫而來的叛軍就毫無阻攔之力地被百餘人的小隊沖入。

本就鬆散的陣列在這一刻轉瞬沖潰,猶如一顆顆聚集起來的玻璃珠被一隻巨大的鐵錘迅砸入。本就鬆散的玻璃珠被砸到的部分頃刻之間破碎消散,其餘部分的玻璃珠自然是迅散開,飄零散落各處。

在強大的鐵蹄面前,叛軍們絕望地現自己竟是怎麼打都打不過。對面雖然只有百餘人,更是有上千叛軍追擊。可他們就是攔不住,任何攔路者,盡皆被砍瓜切菜一般地砍殺在地。

數百叛軍猶如豆腐渣一樣,頃刻之間就跑散了。

朱慈烺一行人順利抵達了德壽宮宮門。

李皚黑著臉,看向高敏甘。

高敏甘額頭之上大汗淋漓,不住地擦著汗。這會兒,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無能的屬下辯解了。

他看了一眼德壽宮,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大王!那朱慈烺雖然衝散了一部兵馬,可不也是被咱們逼到了牆角了么?末將這就率軍衝去,定然將那朱慈烺為大王擒住!」

「你這蠢貨,也不想想這德壽宮裡眼前是個如何場景。那裡面,是漢城交易會,是漢人的商隊!難道會閉門不納?」李皚只覺得自己當初瞎了眼才會選擇這麼一個手下,更覺得這朝鮮的兵馬可真是太差勁了。

高敏甘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又急忙道:「末將這就急令全城各處的兵馬來圍攻德壽宮。」

說罷,高敏甘就要去下令。

李皚臉色稍緩,想起來了什麼,又道:「必須儘快!還有,景福宮的兵馬不能少,景福宮必須儘快拿下,這德壽宮你也親自去攻,拿不下德壽宮,拿著你的腦袋來見我!」

「是,是!」高敏甘說罷,急忙前去下令調集攻城機械。

這時,一個驚訝的舉動讓高敏甘大喜過望:「等等,用不上攻城機械了。開門了,那朱慈烺還沒進去!」

李皚心中微微升起了不妙的感覺。

這時,朱慈烺騎在馬上,看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