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章:島津光久

第三章:島津光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有朱慈烺的這個時空,日本人一樣是一步步地在蠶食著琉球王國。.

1629年,薩摩藩為了直接控制琉球王國的政治和經濟,建立了在番奉行制度,派遣薩摩藩家臣常駐琉球王國各主要附屬島嶼,直接掌管各地的行政。1629年,薩摩藩在宮古列島先設置了「宮古島在番奉行」;1631年,在沖繩島設置了「琉球在番奉行」;1632年,又在八重山列島設置了「八重山島在番奉行」。

到了而今,琉球王國已經實際上成了薩摩藩的附庸國。

在江戶幕府的授權下,薩摩藩通過「掟十五力條」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對琉球王國實行嚴格控制。琉球王國向中國派遣進貢船以及進貢船歸國、冊封使來港等外交大事,都要遣使向薩摩藩通報。同時,薩摩藩亦是對琉球群島的資源進行瘋狂的掠奪。琉球王國的硫磺、蔗糖等重要產品的生產、流通都被薩摩藩所控制;琉球王國對明王朝朝貢貿易的豐厚利潤也被薩摩藩攫取。

甚至,這一回琉球王國加入中華同盟都是暗地裡進行,一直到朱慈烺抵達朝鮮,大明的艦隊駐紮進了里城這才公布。

但這樣的舉動對於日本人而言又是怎樣的意義,顯然不言而喻。

這個時候,尚賢上表請奏驅逐日本人,無疑是一種先下手為強的無奈。

但是,日本人是絕不會屈服的。

別的不提,光是實際利益一向就是薩摩藩絕無法放棄的厚利。

島津家久派遣薩摩藩總管伊勢貞昌率隊先後在沖繩諸島、先島諸島和奄美諸島實施「檢地」,也就是耕地測量。根據「檢地」結果,薩摩藩規定琉球王國每年必須向薩摩藩進貢大米十二萬三千七百石。其中,被強行編入薩摩藩直轄地的奄美諸島每年向薩摩藩進貢大米四萬三千二百五十七石,琉球王國所屬的沖繩諸島和先島諸島每年向薩摩藩進貢大米八萬零四百四十三石。通過對琉球的征服,薩摩藩的財力增至九十萬石,成為日本國內僅次於加賀藩的第二大藩。

若是失去琉球,薩摩藩必然衰落。

觸動人的利益,那是比觸動人的靈魂還要困難的事情。

風暴……

即將來臨。

宗義成聽著那人的談論,久久失神。

還好,場上話題很快就扭轉了。

新來的客人亦是笑著道:「當然,陛下最近向來是沒空處理這些事情了。皇后娘娘就要誕下陛下的第一個子嗣。這個國本之事面前,一切事情都要推後嘍。」

宗義成聞言,目光一亮。

……

薩摩藩,吉野町字磯。島津光久在與家臣討論著修築庭院的事情,他想修築一個磯庭園座位別館。但顯然,家臣們都非常為難。島津光久思慮稍許,也不由嘆了一口氣,決定將這個事情擱置。

他本想寄情山水,讓江戶的將軍遺忘自己。但是,薩摩藩遇到大麻煩了。

日本戰國時代有云:島津無暗主。

而今薩摩藩藩主便是島津氏的島津光久。他是忠恆的長子,又名虎壽丸。元服後取名忠元。而今已經三十歲了,是正當盛年的時候。

年輕時,也就是二十二年前,還只是八歲的島津光久被送往江戶當人質。又過了七年,在年紀稍大的時候接受德川家光的偏諱,改名光久;又接受江戶幕府賜予的松平名字,稱「松平薩摩守光久」。

六年後,島原之亂爆,這個時候島津光久的父親忠恆得病。年輕氣盛的島津光久代父出征。在這一場叛亂之中,島津光久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在第二年繼承了藩主之位。

在日本歷史上,距離幕府將軍關係越好,封地便越是接近江戶。薩摩藩的位置說起來遠在九州,還是九州的西南部,距離東北的江戶可謂是十分遙遠。自然,薩摩藩與幕府的關係可想而知。

伴隨著幕府將軍德川家光結束二元政治,通過修訂武家諸法度,日本的統一中央集權不斷加強。在島原之亂平定以後,日本的閉關鎖國就此完成。

同樣,分外依靠海外貿易的薩摩藩也由此大受影響。

六年前,島津光久將主意打在了開礦上。他讓家老島津久通前往長野開金山。但幕府顯然並不喜歡薩摩藩的壯大,進行了干涉。為此,金山的開僅僅維持了三年就在三年前就不得不結束。

為此,島津光久只好開墾田地,試圖振興薩摩藩的產業。

當然,光是如此,顯然還不夠薩摩藩那無數張嗷嗷待哺的口。

自1197年島津忠久被鎌倉幕府將軍源賴朝任命為薩摩、大隅、日向的守護官以來,島津家族一直統治著九州島南部的廣大地區。

德川家光年幼時,就不斷聽著德川家康感慨:「要用怎樣的仁慈,才能統御萬民呢。」

同樣,對於島津家族而言,若是治理不當,隨時都有傾覆之憂慮。

懷著這樣的信念,戰國時代中薩摩藩日益強盛,開始向九州島的中部和北部擴張,並先後征服了日向、肥後、肥前諸國。面對薩摩藩咄咄逼人的攻勢,九州島北部的豐前、豐後、筑前、筑後諸國紛紛向豐臣秀吉求助。1585年1o月,豐臣秀吉命令薩摩藩停止軍事行動,被薩摩藩拒絕。1586年7月,豐臣秀吉出兵征討薩摩藩,並於1587年5月征服了薩摩藩,平定了九州島。

這場戰爭的失敗使薩摩藩陷入經濟危機之中。薩摩藩不但失去許多已經到手的土地,而且因一萬三千多人的武士團的龐大軍費支出,財政不堪重負。

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