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章:鐵甲艦

第七章:鐵甲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總算來了。」位於紫禁城裡的一間普通的官房裡,顧炎武揉了揉眼睛,喝了一杯濃茶提神。

最近的顧炎武睡的很差,皇帝陛下回歸,作為近臣的顧炎武可是有著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尤其是中華同盟與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的建立,更是讓京師里的權力格局重新變動。其中牽扯的事務,自然是紛雜繁複。也就是皇帝陛下乃近乎於開拓之君,手中的權力是自己一拳一腳打拚出來的,想要如何劃分,都有充足的執行能力。

要不然,光是那些扯皮,顧炎武就得頭疼欲裂。

他們是皇帝陛下一手帶出來的新貴,雖然不顯山不露水,卻實際上佔據了帝國各個關鍵職位。比如顧炎武與陳貞慧便是朱慈烺外交系統之中的左臂右膀。他們說話,比起六部各個大佬都還好事。

現在,顧炎武又有了新的任務。

比起繁瑣的國內利益分配,這個新的任務讓顧炎武打起了精神,喝了一杯濃茶,便細細地閱讀起了來自遙遠日本的奏報。

面對從未蒙面過的日本國,顧炎武這些天都竭力探查,不敢遺漏一份關鍵信息造成判斷失誤。

案台之上,那是此前中書舍人王夫之抵達日本國帶來的一份詳盡的調查報告。

不比朝鮮,只隔著一條鴨綠江,影響力可謂是十分的強大。朝鮮的內情對於大明而言是頗為了解的。

但日本就不一樣了。

在大明而今這個年代,從大明出遠航到日本依舊是一個十分考驗運氣與能力的挑戰。對於日本的了解,大明上下的印象都遠遠不夠。

故而,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王夫之出使日本。

當然,眼下王夫之還沒有公開身份,只是以遠征公司的名義在日本建立學校圖書館。

朱慈烺在仁川建立的妙趣書屋便是這一類。

比起商業這樣奔著是來賺錢的事情,讀書與交流文化顯然就更加顯得溫和有力。

後世,在東亞中華文明圈裡。越南、朝鮮以及韓國的漢字都被6續廢除,唯獨日本依舊正常使用漢字。其中有一點緣由就很重要。

對於朝鮮與越南來說,漢字的使用是時刻讓他們喚起曾經臣服在中華之下的回憶。但日本人便有些不一樣,他們鮮少有過臣服中國的歷史。相反,歷史上有過無數次試圖拜託日本列島命運的舉動。遠的唐朝爆過海戰,近的有壬辰倭亂,原定歷史上,更有近代史來一系列的屈辱。

故而,面對中國文化,日本人的心態反而平靜許多。

他們的思維十分實用,強者的東西有用,便竭力學習。又因為一直以來未有臣服的現實,又讓日本人面對中國的時候少了幾分屈辱。

總而言之,當王夫之在江戶也開了一家綠石書齋的時候,日本人對此表現得頗為歡迎。德川幕府的閉關鎖國說到底為的只是抵禦西方的入侵,保持幕府對日本的統治,而不是真的自大狂妄得如中華一樣,以為是天朝上國,萬世不易。

「日本國存在天皇,上一代天皇興子乃是女子,後退位給同母異父弟弟,即為當今日本天皇……而今十三歲。根據觀察,日本所謂天皇並非掌握實權之天皇。日本國中,一切權力由江戶幕府享有。」

「受幕府壓制,日本天皇被要求在文學藝術上投入精力,更禁絕天皇掌握事權財權之渠道。形同被圈養,或曰:此處乃是我大明利益支點。」

「不同於大明,國家基石乃是士紳士大夫。日本國中,掌權者為武家。既是武士後代,作為曾經的軍人後代,他們一方面練習武藝作為武士的身份,但更重要的是,日本武士在國家之中乃是處於真正核心階層,掌握著日本國的權力。」

「薩摩藩乃是日本第二強藩,戰力不俗,隱有做大自立之氣。現任家主島津光久亦是老謀深算之人……」

……

顧炎武的閱讀度很快,不多時就將上面的條文一一閱覽完畢,將關鍵信息提取出來。

漸漸的,一個關於日本清晰的輪廓開始映入腦海之中,顧炎武的指節頗有規律地敲打著桌案。

他在思考大明與日本的未來。

對於日本,而今的大明實在是有些感覺棘手。

朱慈烺是希望能夠將日本納入中華體系的軌道之中,為中國所控制,成為中國的殖民地,乃至漸漸被同化成為中華世界裡的一員。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不同於朝鮮本就是藩屬國,日本人在歷史上老實的時間實在不多。

原本,是日本國竭盡全力要打破中國對日本的貿易封鎖。而現在,在自由貿易的思潮主導之下,大明實際上已經鬆動了對日本的貿易禁運,試圖將曾經被走私海商海賊們所佔據的貿易利潤重新納入掌中。

這個時候,只需要一個契機就可以結束曾經的貿易封禁。

在阿部忠秋抵達大明一番觀賞之後,朱慈烺相信日本國很快就會學聰明,擺低姿態前來求饒,在兩國外貿之中讓渡一部分利益,就足以接觸困擾日本百年的貿易封禁。

但是,這個緊要關頭的時候,卻出現了倭寇入侵朝鮮的大事。

雖然最後查明了是世子李皚叛亂,假借倭寇的名義入侵。

但不管是朱慈烺強烈要求日本國給出解釋,還是李亻宗對家醜不可外揚的執著,都有些誤會難解難消的尷尬。

實際上,對於大明與朝鮮的詰難,德川家光也是一頭霧水與冤枉。他可真沒有那個膽子派出日本武士入侵朝鮮。至於倭寇,這些年漸漸消失了聲息。尤其禁絕八幡大船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