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一章:解決方案

第十一章:解決方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琉球,首里城。海盜之上,暖流經過的琉球比起大陸要溫暖得多。雖然已經是十二月底的時光,卻並不覺得讓人感覺寒冷。

王宮之中,聽聞日本增兵奄美大島,尚賢既是憤怒,又是恐懼。

憤怒的是日本人帶著兵馬踏上琉球國的國土,這是恥辱。又恐懼於三十餘年前的慘禍再度降臨,那一次,琉球國尚且可以保全,苟延殘喘。這一回,又能是什麼解結果?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第二艦隊駐紮進了琉球,大明的使節亦是抵達此處,讓他看到了解決這滅國之禍的希望。

而今,待聽到王夫之說有辦法可以解決薩摩琉球問題時,尚賢更是驚喜難掩,連連問道:「還請天使指教,我琉球上下,侍大明三百年,恭謹守禮,懇請大人救琉球數十萬百姓於水火。」

說著,尚賢便是言辭懇切,甚至一度哽咽地說著當年日本人進犯時,首里城的慘狀。

雖然後世有人尋文摘句地找到了日本將領的命令,認為日軍攻入首里城以後,遵紀守法,並無惡行。但實際上,這年頭的士兵可不是後世,軍紀有保證。對於異國的士兵而言,他們賣命打進首里城,可不是真的為了懲戒尚氏當年被日本人解救後沒有回禮。

對於大多數貧窮的日本士兵而言,發戰爭財,也許是他們一輩子里唯一可以改變命運的時候。搶一筆賺一筆,爽一回。軍令或許有,但劫掠琉球人又算得了什麼事情?誰會管。

再加上鄭進油鍋的故事,更是讓琉球人記憶深刻,時刻銘記著這樣的恥辱。

似乎也想到了自己為了祭奠尚氏尊嚴而被丟入油鍋的一顆,尚賢說著說著,便忍不住雙眼濕潤,哽咽得難以繼續。

「殿下,殿下。何必如此,何必如此。莫忘了,而今琉球國已經是我中華同盟的一員。那薩摩藩縱然有潑天的膽子,也絕不敢入侵琉球。縱然有,那就是與我大明為敵。只要琉球宣戰,我大明亦是會對日本國宣戰。況且,第二艦隊駐紮琉球,那西川義夫縱然膽敢妄為,也定叫他後悔來到此世!」眼見尚賢如此惶恐,王夫之連連安撫。

這可不是他胡亂許諾。這可是中華同盟的盟約,是賭上了大明國家信譽的事情。豈會讓盟友寒心?

「若是如此,那就最好,那就最好。」尚賢呢喃地說了幾句,欲言又止。

顯然,尚賢並不覺得這樣就安心了。

朝鮮國不同,與大明唇齒相依,日本若是吞併了朝鮮,不僅打了大明的顏面,也等於威脅到了大明東北的國防安全。

但琉球就不一樣了,這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島國。雖然海洋時代里,誰都清楚這一個島國的意義。但大明眾人眼中,只覺得琉球國是一個偏僻沒有意義的地方。藩屬國被入侵固然打臉,但在內憂外患的威脅之下,的確少有人顧得上這裡。

所以,朝鮮被大明救了。只一開口中華同盟保證李亻宗的王位,李亻宗就信了。

但中華同盟的盟約能不能擋得住日本人的紅眼珠子,殷鑒不遠,也難怪尚賢遲疑加質疑。

「還請殿下放心,我這個法子,應該是有相當把握的。我這一回來,便是希望殿下知曉。我大明絕非是那等背信棄義之國。這琉球的事情,陛下已經降旨國內開始行動,而微臣身在日本,自然也開始想辦法。只待朝中允諾,臣就可以行動了。」王夫之耐著性子繼續道。

「敢問……到底是什麼辦法?其實,小王也思慮過諸多回,一直沒有結果。」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作為魚肉,琉球王國可以反抗,卻很幾乎沒有希望逆轉命運。也就是大明對清戰爭的翻轉讓尚賢看到的機會,故而英吉利人進獻的紅夷大炮才能讓他動心。只不過,論及火器,日本人也有。

這一回抵達奄美大島的三千兵馬,號稱都是鐵炮隊估計是不可能的,但過半有鐵炮,也就是上千桿火銃卻肯定有的。

故而,單獨對抗薩摩藩,對抗日本國,尚賢毫無信心。

對於尚賢的幽怨,王夫之很能理解,也感覺很慶幸。

他不是生活在一個不被欺辱的時代里,而是生活在了一個我輩奮戰出的,不被欺辱的國家裡。琉球是小國,如朝鮮一樣,是不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小國。

大明不一樣,這是大國,是強國。

作為大國與強國,大明要解決琉球的問題就有無數種辦法。區別的是,是否要付出這個代價。

一念於此,讓王夫之也不由稍稍感嘆些許。

撇去雜念,王夫之定了定神,將自己的計劃來龍去脈一一道出。

聽完,尚賢騰地起身:「這……這……這……大明待我琉球,這般隆恩,我琉球定然萬世銘記,永不敢忘!只是若是有損大明,恐多非議,更讓天使難做……」

「放心,這些事情。我相信陛下是會理解的。況且,此前大明坐看不理,也的確是有些不那麼妥當的事情。」王夫之說。

「大恩不言謝,此間義舉,小王都銘記於心!」尚賢正色以待,一片鄭重。

……

西苑。

朱慈起了個大早,聽聞顧炎武求見,便喊顧炎武一起用了早餐。

在過去,這是隆恩無比的事情。在而今,也一樣如此。不過朱慈對此倒是很平常心,顧炎武一開始惶恐不已。到後來,也與朱慈有說有笑了起來。

說了幾句閑話,到早餐用的差不多的時候,也開始漸漸進入了正題。

「商量出解決的法子了?」朱慈知道顧炎武這一回來肯定是奔著琉球問題來的。作為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