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二章:得了更大的便宜

第十二章:得了更大的便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李允兒身為朝鮮宗室,家底不錯。學校也對於這個身份不凡的留學生十分厚待,安排了一個一人獨居的宿舍。

只不過,李允兒到了大明,卻顯得很冷淡,不與人打交道,沒幾個朋友,只是拚命地學習,也不知忙著什麼,奔著什麼去。

「哎呀,這不是咱們班的允兒同學么?今天愣著什麼呢?」這時,一個年紀頗大的女子笑嘻嘻地打招呼。

李允兒見了來人,知道這是班中年紀最大的同學,是膠東人氏,他家都喊她李大姐。

既是本家,兩人多了幾分親近,讓李允兒露出笑容,道:「李大姐,我想去圖書館呢。」

「去什麼圖書館,哎呀,也不是說不該去,應該去應該去。不過呀,咱們班裡,要來一個新同學了。可是大名鼎鼎,這一回進了學校里,外間報紙上不知議論紛紛成什麼樣呢。」李大姐眉飛色舞,十分興奮。

李允兒來了興緻:「是什麼事情呀,讓大家這麼高興。」

「柳如是!咱們的新同學,叫柳如是!」大教室里,教授傅山傅青主難得親自地鼓掌歡迎著新同學:「柳如是同學報考咱們歷史系278級,這既是一個外界對我們歷史系的認可,也是一番壓力。同學們,在接下來的學習生活里,可千萬不能懈怠。不能眼見身邊的同學都學識突飛猛進,自己卻是混日子。當你往後回想此生,我希望你想到的不是混吃等死,而是自己度過了有意義的一天。好了,再多的話我不說了。下一堂課是公開課,學校請了都察院的監察御史來給咱們同學講課,各院系的同學都會旁聽。有報名,或者感興趣的,可以留下來。」

傅山交代完了事情,一個俏生生的女子也站到了台上,笑著和大家打招呼。

李允兒原本對自己的容貌與氣質都是信心十足的。可今日,看到了柳如是,卻是忍不住驚了:「大明可真是人傑地靈,隨便出來一個女子,京師這般的……集天地之精華。既是容貌傾城,又有這般的學識……」

有了報紙,消息的流傳就快了。至少,講起八卦的範圍也就大了。在京師,南京的八卦也能傳過來。女孩子家家的,最喜歡聽這個。李允兒也不例外,自然知曉秦淮八艷是怎樣的人物。

這等層次的名妓,實際上就是明星。

大家閨秀或許有幾分可以瞧不起他們身份的,但女兒家對於超出自己太多的女子,嫉妒之心少了,欽佩之心多了。

柳如是接受了大家的歡迎,也短暫地做了一個自我介紹,隨後好巧不巧地落座到了李允兒的身邊,悄悄打了個招呼,記下了名字,隨後開始上課。

傅山的課很受歡迎,講當代史的,就是身邊發生的事情。身邊還帶著幾個研究生,讓人見之不由露出一種時代見證者的欽佩。

「……所以,舊的朝貢體系走向重點。新的國際關係步入了帝國的視野,迎接我們的,既是一個開拓進取的大明,也是一個存在著競爭,乃至戰爭、滅國、滅族等絕非聳人聽聞之事的時代。好了,同學們,我們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裡。下一堂課,將由都察院的秦御史為我們講課。」傅山說罷,帶頭鼓掌,歡迎朱慈烺御史走上舞台。

當然,朱慈烺用的是假名,大家都直呼御史,倒也沒什麼問題。

眾人並沒有認出來眼前這個穿著一身純色藏藍制服的男子就是皇帝陛下,紛紛期待地聽著朱慈烺講起了都察院對百官的監察。

「……總的來說,都察院不會是一個頂著皇帝陛下聖旨特事特辦的欽差。監察職能的履行,既要治病救人地徹查大案要案,又要防範於未然。在制度層面不給官員貪污受賄的機會。同時。同時監察職能的履行,應該嚴格依照國務大會議中確定的律例進行操作。而非淪為爭權奪利的工具……」朱慈烺講的很大膽,也很超前。一下子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柳如是一雙秀目盯著眼前男子,忽而露出了一律狡黠的微笑,熟悉他的人明白,這位不讓男子的女子有刁難的問題要問了。

一旁,李允兒卻沒有注意到柳如是的表情,他只是怔怔地盯著,心跳加速。他認出了眼前之人。只不過,他既然要隱藏身份,那顯然不希望別人知曉。

「好了,同學們,有什麼問題要提問嗎?」朱慈烺講的口乾舌燥,趁此時機喝了一杯水,眼見踴躍地舉手出來,一連回答了兩個問題以後,忽而發現一旁角落裡來了一人,神情焦急,赫然就是顧炎武。

朱慈烺心中一個咯噔,卻不想打亂眼前的步調:「還有最後一個機會,還有哪位同學要提問嗎?」

柳如是舉起手,對視著朱慈烺的目光,有些哀怨。她都被錯過了兩回了。

朱慈烺注意到了這一點:「那就這位同學了。」

「御史大人。學生有一個問題,一直以來十分好奇,只是一直沒有機會,還請大人解惑。」柳如是笑著,眼中藏著火光。

朱慈烺緩緩頷首:「請說。」

「對於朝廷而言,請問是無能的清官好,還是有能力的貪官好呢。」柳如是說完,堂下一片嘩然。

倒不是說非議,而是紛紛都很感興趣。

「對呀,無能的清官占著位置不幹活,看著是不討嫌,可做不成事,吃虧的還是國家。」

「那有能力的貪官好歹能做點事情,雖然貪了一點,可現在誰不貪?只要過得去就行。現在,我都聽說家鄉的父老不想那位任知府調離呢。都說好不容易餵飽了一個,現在又要換,大家都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