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三章:未進化版國姓爺

第十三章:未進化版國姓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嘩啦啦……

海船之上,鄭森聽著船舷外的海浪,聽著濤聲,怔怔地發獃。

就在三天前,他還是大明南京師範學校的一名助教,作為錢謙益的得意門生,鄭森按照學院里新出的規定報考了錢謙益當代文學的研究生,並且順理成章地擔任了南京師範學校文學院的助教。

雖然錢謙益在後世因為一個大名鼎鼎的水太涼之典故而聞名,但沒有這個典故之前,錢謙益還是頗為得意的。東林復社雖然沒落,但李邦華等人新起的新東林黨一樣撐起了東林的牌子。

背靠大樹好乘涼,錢謙益知道自己與李邦華不太對付,心中明白京師格局自己是無緣摻一腳了。尤其隱約之中,聽聞皇帝陛下也不甚看得上自己,索性就在南京師範學校里擔任教職。

錢謙益名聲極大,身份亦是隆重,對於他的執教,南京師範學校求之不得。

對於錢謙益而言,在這裡養望也是一個極佳的選擇。不比此前其實是野路子的東林書院,南京師範學校實在是一個養聲望的好地方。

要知道,這裡可是培養教師的地方。自己當教師就已經可以收得門生故吏萬千了,更何況自己還會教一批教師出來呢?

這可不是後世,教師雖然光榮,卻寒酸。在這年代,西席先生完全可以說得上當地名高望重的大人物。

總而言之,錢謙益雖然官場失意,但名利場上並不失意。至少,跟著錢謙益的鄭森沒有前科,背景乾淨漂亮,有著這樣的資歷,甚至有望進入中書舍人班子,成為天子近臣。

據傳,錢謙益就曾經透露過皇帝陛下有打聽過鄭森的名字呢。只不過,朱慈烺印象里的是鄭成功。而鄭成功這個名字,要一直到隆武政權成立才會有。那時候,鄭成功才會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國姓爺,眼下只能是未進化完成版。

故而,鄭森眼下還只得繼續在南京示範學校跟著錢謙益讀書。

家裡有錢,鄭森從來不用擔心自己吃喝用度。家中甚至一門心思地覺得讓鄭森好好讀書,將來參加科舉,光宗耀祖,這才是正途。等到鄭森學業有成,事業進步,鄭氏一門也就可以在鄉里自稱是書香門第,詩書傳家了。

但規劃是美好的。

而計劃,總是沒有變化快。

一個巨大的變化來了,好似海浪,將鄭森整個人的骨架都彷彿拍散了。

鄭森回想著往事,感覺心情苦澀。

忽然間,豪富的家庭風雨飄搖,要舉族遷徙海外。自然,作為鄭氏的嫡長子,鄭森也就沒有機會繼續留任南京師範學校的教職。

從曾經體面受人尊敬教師轉身變成狼狽逃亡的海賊,這個身份落差,實在是讓人感覺止不住的失落。

鄭氏的大隊伍分為兩路,一路就近從福建遷徙去台灣。那裡只有一個台灣海峽,更有澎湖列島作為中轉站轉運,故而是大部分普通船隻的目的地。他們運載著鄭氏船隊的家眷,開始了龐大的前移。

對於鄭氏這個堪稱史詩一般的行動,朝廷並非完全沒有察覺。

只是,而今大明門戶已開,海外殖民的步伐早已在遠征公司這等弄潮兒的歡呼之下開啟。從前渡海遠去那可能是犯上作亂,眼下卻是官府都大肆宣傳改變命運的機會。

事實上,馬爾薩斯陷人口論的陷阱已經傳達到了縣級衙門的主官中。各個縣令對於皇帝陛下的論斷既是感覺新奇,又有許多感覺茅塞頓開。

無論如何,將那些無業游民一股腦地送上海船不會是壞事。不管他們能不能發家致富,至少不會禍害鄉里了。

總而言之,鄭氏這一番移民的舉動雖然曾經引起過注意力。但在海外殖民的旗幟之下,無人察覺到最核心的異常之處。

十數萬的水手與他們的家屬們此刻已經抵達台灣了,熱蘭遮里的紅毛番子緊張得如臨大敵,感覺滅世的恐懼即將抵達。

鄭芝虎而今已經抵達台灣,將與紅毛番子的長官談判。要不是顧忌大明的壓力,恐怕鄭芝虎的談判實際上會變成一場鴻門宴,直接將紅毛番子圍剿了。

除去台灣一路,另一路便是前往日本的鄭氏主力了。這裡有最精銳的士兵,最嫡系的船隊,最精良的裝備。

自然,也包括了鄭氏主要人物的家眷。

比起瘴氣彌補可能倒在開拓途中的台灣,日本顯然要宜居許多。鄭氏中日貿易開戰十數年,在日本根底極厚,更是引得薩摩藩藩主做了一番交易,支撐著鄭氏整體移民日本。

腦海中雜念頻生,鄭森摸著臉,狠狠揉捏了一把,讓自己從遠洋航行的昏倦之中清醒過來,也將那些雜念跑去。

事已至此,再多亂想沒有意義。

重要的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怎麼辦呢……

第一步,問問他老爸,為什麼要做這一切吧。

這樣想著,鄭森稍稍冷靜了些許。一路平安,除了在經過一場暴風的時候折了六艘船以外,龐大的船隊堪稱好運的抵達了薩摩藩。

島津光久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隨後便在港口一側的農村裡隨手一指,道:「還請鄭桑放心,這裡我已經進行了遷徙。為即將抵達的居民準備了一千間屋舍,一共兩千畝的土地,作為中國城的移居之所。」

一千間房子根本不夠,兩千畝土地也只能說夠嗆。

但能做到這一步,鄭芝龍不會再奢求。他看著陸續從船上走下來的鄭氏人員,感慨萬千。對於中國人而言,安土重遷。能夠做到讓數十萬人跟著流浪,這既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