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七章:火攻日本

第十七章:火攻日本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串木野的全稱叫做市來串木野,但對於大多數並不認得日文的中國人而言,就只認得後面三個用中文寫得名字,串木野。故而,鄭森沒有特地翻譯,只是直接叫串木野。

對薩摩藩而言,串木野這裡算得上是一處不小的城鎮了。至少有好幾個作坊,商店數十,可以購買到足夠數千人用的早飯午飯與晚飯。

帶隊的樺山久守對於此行很有信心,將人馬安置在串木野以後就出發前往中國城探查消息。他並未發現自己竟然很偶爾地巧合之下,被人探聽清楚了消息。

天色不早,夜色里出行更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若不是不想被明人發現自己來過,樺山久守甚至不會在夜色之中出行。出去一趟麻煩,回來一趟自然也麻煩。折騰得累了的樺山久守磕著枕頭就睡著了,只是囑咐了一邊身邊的武士凌晨拂曉就喊醒自己。

凌晨時分,對於不需要耕作的這些商民們而言,還是在蒙頭大睡的時候。

這個時候,也是人最放鬆警惕的時候。

「不過,比起凌晨,還有一個時間更讓人放鬆警惕……」鄭森深呼吸一口氣,回想著自己曾經在南京師範學校聽聞到的一個行動。

大明各個高效都在開戰晚自習的計劃。

白天的時間終究是有限的,對於有著無限研究目標的教師學生們而言,晚上的時間自然需要充分利用起來。

蠟燭之物很快就熱賣起來,各式各樣的油燈也紛紛出現。

但另一個問題就緊接著冒了出來:夜盲症。

對於普通人而言,夜盲症這個問題也許一輩子也弄不懂什麼名堂。但對於教師們而言,卻是一個課題研究的事情。南京師範學校雖然主打師範,卻也有一定的理工科研究力量。事實上。他們都不需要怎麼研究就能找到現成的解決辦法。

大明軍隊就為了解決夜盲症特別採購了眾多的豬肝,用以補充軍人的營養。

鄭氏不缺錢,日本的葷腥更是價格低廉,方便購買。操練至今,留守的五百餘人紛紛都解決了夜盲症的問題。

對比日軍,這顯然是一個極大的優勢。

披星戴月之中,五百人整隊走出中國城。

他們的出發靜悄悄,做的事情,卻註定會影響深遠。

走出溫暖的室內,冰冷的空氣讓鄭森稍稍冷靜了下來。迎面的冷風扑打著面龐,一個聲音冒了出來:現在撤退,還來得及。

畢竟,異國他鄉,主動進攻一個日本城鎮,這樣的性質實在非同小可。

楊朝棟似乎也有這樣的心情,熱血過後,有些擔憂。

鄭森一樣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環顧所有,看著眾人望過來期盼的目光,知道自己是時候做出行動了:「我在南京時,聽聞陛下說過一句話。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日本人對我們的不善,從我們踏入這個國土的時候,就註定了。」

「唉,其實早些時候來的時候,做生意時,日本人看著都挺可親的。」楊朝棟想著日本人三番五次的挑釁,破天荒有些多愁善感。似乎是在宣洩即將被殺戮遮蓋的些許溫情。

「不管是哪裡,過來花錢的遊客都是受人歡迎的。但是……一旦當你定居下來,就意味著要和他們爭奪不多的資源。至少,我們的到來就已經將本來昂貴的米價漲到了一個讓許多武士憤怒的地步。他們本就失業,許多人吃不起米,不得不賤賣自己視之為生命的武士刀。雖然他們的失業並非我們造成,可我們卻是對於不少野心家而言上佳的背鍋俠。」鄭森話語有幾分詼諧,卻聽得所有人心思紛紛沉重。

林鳳明白鄭森的心思,作為將領,他不怕說什麼壞話。在極端困難的境地里,盲目鼓吹信心是不切實際的。有的時候,哀兵更有用。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倭人若非萬曆年間挨打了一場,恐怕我們一進日本的土地就被搶光了。現在將軍不在薩摩藩,我們處境最是弱小。現在打一場,給倭人長長記性,讓他們記得萬曆年間的大敗,記得咱們大明兒郎的本事,才能讓他們再也不敢打我們的注意!」林鳳說罷,轉而悲情地道:「不管咱們是不是背叛了大明,我們永遠都是中華兒郎,是漢家骨血。眼下身在異國他鄉,註定孤軍奮戰。萬事都得靠咱們自己,打贏了,揚眉吐氣,讓日本人不敢小瞧我們中國人。打輸了……老婆孩子全沒了!」

「打!爭揚眉吐氣!」楊朝棟低吼著,雙拳緊握。

鄭森見士氣可用,心中歡喜,朝著林鳳讚許地點了點頭,道:「聽我號令,出發串木野!」

「喏!」

……

串木野是一處小城鎮,並不如大多數的大明城市一樣,有城牆。整個城鎮最外圍唯一看起來像是有點防禦能力的就是一圈籬笆。

這裡曾經有一個兵營,後來薩摩藩的軍隊規模萎縮,這個軍營就空了出來。而今,恰好住著從各地趕過來的流浪武士。

樺山久守的能力比起鄭森想得還要弱了一層,並沒有一口氣喊過來三千人,只有兩千多人。事實上,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樺山久守只是秘密召集了三百餘名流浪武士,以及一千餘人農民,再加上自己手頭的九百餘人,將整個串木野擠得滿滿當當。

還好,兵營修築得不小。裝進這麼多人壓力不大。

但同樣,這麼多人出現串木野,也成了一個巨大的目標。

林鳳先期帶著數十名精銳充當斥候,繞著串木野跑了一圈就猜出了大約的人馬,四周的足跡很亂,各式旗幟飄滿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