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八章:戰果

第十八章:戰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日本、串木野。

丁組埋伏在角落裡,負責的是拾遺補缺,抓漏網之魚。

但他們埋伏的地方卻是前後大門,沒想到軍營的院牆這麼不濟事也能跑出去。一時間準備不及,等到林鳳的命令傳達以後,他們再想要去追已經來不及了。

倒是此刻串木野城內,一片狼藉,火攻進行得非常順利。大火燃起,裡面兩千餘人頓時慌不擇路逃竄。

這會兒是夜間,很多人甚至身上都只穿著一身內衣,不僅沒有兵甲,很多人連鞋子都沒穿起來。

碎石野草遍布的路上,不多時就讓人腳上布滿血跡。

這個時候,楊朝棟手底下已經有三組人馬只用十來個人就俘虜了上百人。

他們喊著粗糙的日語,讓一個個被徵召起來的武士、農民停止反抗。

明白了他們的身份以後,除了少數日本武士反抗以外,大多數的農民幾乎都選擇了放棄反抗。他們理屈,倒是沒有多大堅定的戰鬥意志。

天很快就放亮了。

戰鬥進行得快,結束得也快。

除了放跑了樺山久守,一切都顯得很完美。

鄭森疲憊地找了地方坐了下來,看著熊熊燃燒的軍營,以及紛紛大門緊閉的串木野,微微有些心神恍惚。

今天的他少見地感覺十分疲憊,也許是緊張過後放鬆下來的後果。也許……現在是時候面對善後的結果了。

軍營里已經順利搜檢,俘虜的武士們對於此行的目的亦是直言不諱。

落跑的樺山久守雖然人走了,帳內卻落下了不少東西。

鄭森意在於給日本人一個教訓,不在於如何殺死日本人。故而,大火一起,便立刻大喊,驚出帳內人馬。

夜襲的效果很出色,倒是沒有多少人死在裡面,就是證據收集,也是頗為順暢。

拿到了這些證據,又取得了眾多的口供。鄭森並不擔心到時候薩摩藩還會狡辯,他只是擔憂要如何才能善後解決。

同時,真切見到了樺山久守帶著數千人過來要洗劫中國城的時候,一種隱隱之間格外惶恐的感覺在鄭森心中生起。

現在的情況實在有些不對勁。

雖然異國他鄉難免受欺負,可頂多也就只限於被敲詐勒索。數千人大張旗鼓過來洗劫,那是是戰爭行為,一旦失控,甚至會蔓延成種族屠殺的地步。

如果只是簡單的圖財,斷然不至於到這個地步。

一定有隱情,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消息。

可惜樺山久守跑了,抓到的都是些小角色,並不清楚內情。

天蒙蒙放亮,林鳳與楊朝棟都顯得十分激動。

「這下子看那些日本人還敢不敢欺負我們,這一場打下來,誰不知曉我們的厲害?」楊朝棟似乎放下了一個心事,十分歡暢。

林楓亦是情緒激動:「事前還擔心打不過,現在看來,這些倭人也不過如此。下次再敢來挑釁,定然回擊過去,誰怕誰了?」

「哈哈哈!」

護衛隊的兄弟們非常高興,行動順利大大增強了他們的信心。也許,也是一直以來缺乏安全感的結果讓他們如此反應。

鄭森見此,將心中的話吞了下來,這個時候不是潑冷水的時候。

他默默地巡視著舊兵營,大火過去,一片灰燼。不過能夠容納戰俘的,也還是只有這裡。

鄭森氣質不凡,身後眾人簇擁,俘虜們一看就知道這是大官。不多時,就有人磕頭求饒,嘰里咕嚕起來。

「做出了這樣的罪過,真是抱歉,請明白我們的無奈,被領主逼迫的不得已。」

「我們明白這樣做是不行的,但領主大人的命令,我們無法反抗。請原諒……」

「真是對不起……」

……

鄭森聽著耳邊之中紛紛響起的日本話,不由回想起了從朝鮮傳過來的傳言。聽聞當年朝鮮為了迎接皇帝陛下的國事訪問,十分激動,上上下下竭力推廣漢話。甚至有一名普通的商社水手竟然靠著教習漢話與一名官宦千金接下姻緣,傳為佳話,在水手圈子裡流傳甚廣。

甚至,還引申了諸多版本,誇張到最終那官宦千金變成了朝鮮郡主。

就是皇帝陛下離開朝鮮以後,漢話教習的熱度更是不增反降,人人以說的一口大明南北直隸腔為榮。這不僅意味著他們走進了社會的主流圈子,更意味著他們有機會改變命運。不論是留學大明還是中朝貿易,都可以發財,走向人生顛覆。

故而,朝鮮境內的漢話環境是非常優良的。甚至有人覺得走在漢城的街道上感覺與大明某個內陸城市一般無二。

只不過,在日本可就不一樣了。

除了鄭森等少數人,大部分人聽不懂日語。

這些話,顯然都是得依靠鄭森去翻譯,甚至腦補那些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話語。

對於求饒,鄭森早就有準備。

他可不打算養活這麼多人。

沒多久,林鳳過來低聲與鄭森說:搜檢已經完成,口供、人證以及物證都準備好了。

鄭森點點頭,除了人證物證,留下來已經沒有必要。

稍一準備,鄭森隨口就是雄文長辯:「我等身為明人,遠渡重洋來此。實為薩摩藩之信義而來。為人友,扶持患難,雖然千辛萬苦,義不容辭。但是,當我們遠渡重洋來此以後。見到的不再是忠義之友,看到的是貪婪鄙薄之徒……」

不愧是錢謙益教出來的孩子,不愧是南京師範學校出來的教師。

一開口,就是氣勢磅礴,言辭犀利。

當然,這是中文版的。只一開口,鄭森自然是翻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