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章:囂張使節王夫之

第二十章:囂張使節王夫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上午的陽光像是冰箱里的電燈泡,毫無威力。

海風猛烈吹來,讓人感覺十分寒冷。城外十里長亭,荒草遍布,但此刻卻是擁擠不堪。擠滿了前來迎接的隊伍。

隨行島津光久迎接隊伍的樺山久守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比起至少數百號人的迎接隊伍,來者的隊伍就顯得很少了。

駐紮在日本的大明使節只有一正一副兩人,身邊隨從也不多,並無如在朝鮮那樣還有上萬駐軍,還有駐紮著艦隊。

但是,只需要一行使節,卻足以鎮住擁有雄兵上萬的薩摩藩當家人。讓他不得不暫時放棄收拾鄭氏的計劃,竭力接待著來自大明的使節。

這就是大明的雄威。

這一刻,樺山久守忽然升起一個念頭:做中國人,可真好啊。

種子島,晚上的風很冷。

但鄭芝龍喜歡這感覺,冰冷的風讓他覺得至少腦子清醒了許多。沒錯,自從接到了來自薩摩藩兒子與兄弟的書信以後,他就感覺腦子昏昏沉沉的,十分不清醒。

彷彿是整個腦袋都被人重重打了一錘一樣,沒了精氣神,也思考不起來了。

到了船首,迎著腥鹹海風,這樣的昏沉少了幾分,讓鄭芝龍重新可以開始思考。

無疑,這一回他賭大了。將整個鄭氏都堵了上去,一開始一切都顯得很順利而美妙。但大明一出手,哪怕沒有刻意針對鄭氏,卻也依舊將鄭氏的處境掉了個個兒。

那感覺就彷彿是,對手還沒有用力呢,我自己就倒了下來。

這滋味,放誰身上都不好受。

好在,自從朱慈烺平定建奴以後,鄭芝龍早就熄了與建奴對抗的心思。就彷彿是他當年在這個時候面對清人滅了明國,打進福建時所做一樣。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對抗龐大的清國,只想從新王朝中拿到一個滿意的位置。

原定歷史上。如果鄭芝龍只是簡單以一個海商的身份投靠清人,其實也無所謂。只可惜,當時的鄭芝龍不僅是一名海商,首先還是大明官員。哪怕這個招安有名無實,但後來鄭芝龍卻是執掌著隆武王朝的軍國大權。

鄭芝龍投靠清人,帶的不僅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也是埋葬了大明的未來。原定歷史裡,再過九個月,執掌隆武王朝軍國大權的鄭芝龍至福州將與清軍統帥、貝勒博洛折箭為誓,剃髮投降。

只可惜,賣了大明的鄭芝龍很快就被清人賣了。一見大明氣數已盡,反清事業再無希望。清軍統帥貝勒博洛以「鑄閩廣總督印以待將軍」為誘餌,派人招降鄭芝龍。

鄭芝龍利令智昏,不顧部下與兒子鄭成功此時還叫鄭森的再三勸阻,依舊帶著寥寥五百人投降清人,結果轉頭就被軟禁起來,關進監獄,最終連同其幾個兄弟一起發配寧古塔,到了康熙年間,更是直接與他的十幾個家人一同斬首於京師菜市口。

在這個時空里,到了同一個時間。

似乎命數如此,鄭芝龍舉家投靠日本人,結果轉手又被日本人賣了,要打劫這支肥羊。

唯一讓鄭芝龍感覺心中好受一些的是至少一如原定歷史上那樣,他的兒子鄭森十分爭氣。

原定歷史上,鄭森自己收拾了老爹的家業,重新建立了一個海上王朝,以台灣作為基地繼續抗清事業。

在這個時空里,鄭森被拐到了日本,也一樣帶著五百餘人,抵抗住了日本人的暴行。

「一代比一代強啊」風越來越大了,船隊揚帆啟航,趁著夜離開了種子島。

距離收到消息還不到一個時辰,鄭芝龍下的決定很快,快到種子島上的日軍哪怕想要行動也根本來不及。

面對力量強大的鄭氏,水上力量並不強大的薩摩藩難以抵擋,就是偷襲都未必有多少勝算,更何況硬攻?

風起,揚帆北去。

鄭芝龍在串木野距離中國城的中間點上見到了一個新的港口。

那是鄭芝龍與薩摩藩談判後的結果,這個港口將作為鄭氏艦隊駐紮之地。連命名的權力都交給了鄭氏,唯恐鄭氏將艦隊駐紮到薩摩藩的主要港口裡去。

鄭森明白島津光久的擔憂。

在強大的水師力量面前,作為主人,誰都喧賓奪主的擔心。

鄭森毫不客氣地將這個港口命名為新華港。

十分中國化的名字。

只不過港口的吞吐能力十分有限,大部分的船隻依舊只能在海外漂泊著。

對此,鄭芝龍倒是沒有什麼異議。

其他人可以排著隊,他能順利登陸就行。

鄭芝龍是在早上十點的時候見到的鄭森,地點是一處巨大的校場里。上面有足足三千餘人馬在操練。

而這,還是新華港的駐軍。據聞,中國城裡還有緊急動員起來的兩千人,市來串木野也有五百人。

也就是說,小小的薩摩藩里,竟然有五千五百餘名士兵不屬於日本人,而是屬於中國人。

帶兵訓操的鄭森忙得滿頭大汗,重新回到帥帳見到鄭芝龍的時候,亦是止不住的汗流浹背,一口氣喝了兩大碗鹽水,兩方這才坐定。

看著滿頭大汗,卻是渾身綻放著朝氣的兒子,鄭芝龍心中既是自豪,也是有了些許的倦怠。那是一種跟不上變化潮流的疲倦。

算起來,自從鄭森去了南京跟著錢謙益讀書以後,父子二人也是很久沒有見面了。

記憶里,鄭森在鄭芝龍的眼中還只是一個年輕的後生仔。就是上一回鄭森提出來諸多意見,鄭芝龍也只是當小孩子胡鬧,聽之任之,奔著鍛煉的心思。只不過,作為富豪闊佬的兒子,鄭芝龍有更多的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