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五章:樺山久守的失敗

第二十五章:樺山久守的失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伯尼布萊恩興高采烈地離開了,樺山久守卻在櫻島的對岸,靜靜地看著英國人的船隻離開,激動不已。他覺得自己獲得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情報。

「該死的切支丹教徒!竟然在這個時候興風作浪!」聽到樺山久守的彙報,島津光久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眼下,正是薩摩藩最受考驗的時刻。

不僅要處理鄭氏的難題,還要應付明國使節的咄咄逼人,再等不多久,來自江戶的阿部忠秋也會抵達薩摩藩,檢查撤離琉球的進度。

在這個時候,已經覆滅的切支丹教徒又冒了出來,真是讓島津光久說不盡的頭痛。

如果真的是小打小鬧,也許下面人體貼島津光久最近諸事纏身也就不打擾了。可佔領的是櫻島,預定的行程之中,還有要去櫻島賞櫻呢。就算島津光久不去,也說不定會帶著貴賓王夫之、鄭森鄭芝龍等人去。

當然,王夫之或許會欣然應允。但鄭芝龍肯定擔心來一個鴻門宴,敬謝不敏。

撇去閑話,而今在仙嚴的別墅被切支丹教徒佔領,島津光久肯定不會再帶人去了。自然,也得稟告島津光久。

「我知道了這些事情,先放一份。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們處理,一些亂民還能在那片貧瘠的島嶼上生出什麼更大的麻煩嗎?」島津光久忍耐著心中的煩躁,想要掀開這一頁。

但樺山久守似乎邪了門一樣,又拋出一個消息:「稟告主公我看到了英國人的大帆船在櫻島停下,與那些切支丹教徒進行貿易。」

「該死的英國人!」島津光久一下子被觸碰到了敏感點一樣,騰地站了起來,但隨後又頗為無奈地道:「如果是在往日,還能攔住他們,質問他們為什麼沒有交納足夠的關稅。但現在,我只希望他們有多遠離開多元。誰知道竟然在這個緊要關頭跑到了這裡!」

曾經日本與歐洲殖民者的關係是頗為融洽的。

因為戰爭需要,誰都需要新的財源來增加自己的實力。這個時候,不僅是幕府,就是各個地方的大名都十分熱衷於進行通商貿易。西方殖民者紛至沓來,荷蘭人,西班牙人以及英國人、葡萄牙人都在日本開了貨棧。

但很快他們的蜜月期就結束。

不僅日本對外擴張與歐洲人起了衝突,最大的緣由還是島原之亂的禍患讓幕府覺得與歐洲人做生意,肯定會被他們的宗教滲透,讓自己的百姓不再服從幕府將軍的統治。由此江山變。

於是,一地雞毛的閉關鎖國開展。

不僅歐洲殖民者被驅逐,就是各地大名也被嚴厲約束與那些歐洲殖民者通商。儘管島津光久知道通商貿易可以獲得利潤,強大自己,解決一直以來急需的財政缺口。

但千好萬好,若是因此引起幕府的猜忌,從而在接下來的一系列麻煩之中打壓薩摩藩,唯恐薩摩藩藉此時機壯大到脫離幕府的地步。那麼,島津光久的日子就格外難過了。到時候,別提怎麼吞吃下鄭氏這個肥羊,就連幕府答應的對華通商貿易優惠政策都可能因此流產。

「很好很好樺山久守,你的消息彙報的很及時。不愧是我信任的家臣。」島津光久雖然內心萬份不願意聽到壞消息,但作為一個明智的領導者,他很清楚現在不是發脾氣的時候,他保持了最大的冷靜,誇讚了忠心的手下。

樺山久守激動不已,上次突襲的失敗是一個巨大的心裡陰影,籠罩在他的心中,格外的難受。而現在,一個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一舉雪恥。

「為主公效命,萬死不辭!」樺山久守用著絞盡腦汁想到的一個成語,十分激動。

不知不覺,最近日本國中都流行起了漢語。不僅薩摩藩,就是江戶也一樣如此。雖然大家都說江戶肯定會內定成為那五個名額之中的通商口岸。但江戶人並沒有因此懈怠,十分積極地與明人親善,表達自己的誠意。

自然,學漢語,說漢話就成了很直接的一環。

「我需要你去探查清楚那些切支丹教徒的底細他們還有多少人,擁有怎樣的力量。你用多少人,可以將他們統統平定。」切支丹教徒的堅韌讓島津光久印象深刻,當初作為薩摩藩的主將,島津光久可是親自出兵平叛過的。

但是,面對十數萬日軍數年來的圍攻,切支丹教徒卻是堅韌頑強,一直堅持了將近三年的時間。

要知道,他們可是僅僅只有兩萬多人。還不是兩萬多兵馬,而是算上婦孺老幼一共只有兩萬多人。

「是。遵命!」樺山久守走了。

島津光久扶著額頭,陷入了深思。

他的目標本來是非常清晰的,既然鄭氏無用,那就吞吃下鄭氏,填補自己的損失。事實上,這也的確是一個本來很輕鬆就能做到的事情。

當年薩摩藩既然可以進攻琉球一國,而今對於一個區區海商,也不算難事。

可意外接二連三地出現。

首先是樺山久守的行動失敗。

緊接著,一個更大的麻煩來了。王夫之帶著來自江戶的壓力以及通商口岸的誘餌逼迫島津光久不得不停止吃相難看的計劃。

島津光久不是傻子,他當然明白這其中肯定有鄭氏的行動。大抵能想出這些主意的,也只有那個被稱作少主的鄭森。鄭芝龍有什麼底細,慣常會使出怎樣的法子,島津光久熟悉已久,大約都能猜到。

能打出這樣一同亂拳的,也只有這個年輕氣盛,奇怪想法多多的鄭森了。

鄭森不僅自己組建了一支兵馬,甚至還在相當短的時間裡統合了鄭氏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