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六章:是你們武士!

第二十六章:是你們武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櫻島的小巷子里,中午的陽光正是威力最大的時候。樺山久守憤怒地質問,不敢相信自己的失敗是因為一群低賤的農民。

他的目光兇殘而暴戾,他開始後悔自己沒有帶上足夠的武士。要不是攝於天草久二身邊健壯的護衛,他已經想要用武士刀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相比之下,天草久二卻顯得很平靜,甚至還帶著一些自嘲和揶揄。

「沒錯。農民會說謊,會隱瞞他們的米與麥。在你們落單的時候殺死你們武士,在你們顧不上的地方隱藏自己的稻田。他們卑鄙又懦弱,殘忍又軟弱。一打仗就殺死殘兵搶劫武器,是你們心中的殺人惡魔。但告訴我!」天草久二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句吐出,猶如雷霆霹靂道:「是什麼,讓他們變成了這樣?」

樺山久守彷彿是被雷霆擊中了一樣,聽著那幾個字,彷彿是被敲中了心房,呆立著,腦海之中一片搖晃。

對呀……

儒家說,人之初,性本善。農民也一樣,他們本來是善良的。那又是什麼,讓農民變成了這樣呢?

「是你們!是你們武士!你們發動戰爭讓村莊燒成白地,你們奴役農民,侮辱他們的妻女。你們將敢於反抗之人肆意殺死。面對你們?農民能怎麼辦?他們該怎麼辦?」天草久二幾乎咆哮地大喊,凝望著樺山久守:「你覺得他們都是切支丹教徒?不。他們只是為了生存的可憐人。」

答案出來了。

樺山久守明白了為何櫻島裡面的日本本地人突增。日本國當然沒有那麼多切支丹教徒。就算有,也基本上隱姓埋名,不可能這邊喊一聲,各處切支丹教徒就拋家舍業跑過來。

一切的答案都很簡單,在這裡可以活下去罷了。

在薩摩藩,他們要忍受剝削與欺壓,艱難求存。一如天草久二所言一樣,殺戮讓村莊變成白地,妻女被凌辱,父子被奴役,敢於反抗被殺死。一切都充滿了絕望。

但到了櫻島,卻彷彿來到了世外桃源。他們可以將自己的出產賣給英國人獲得東南亞廉價的糧食。吃飽飯曾經是格外奢侈的事情,但在這裡,來自暹羅的大米價格低廉。更重要的是,他們可以活下來,還活的很不錯。

沒有人願意這一切被打斷,不管來頭多麼驚人。

曾經在樺山久守的農莊里,他的農民可能卑微低賤得如塵土。但一旦見到了可以擺脫困頓生活的希望,哪怕是幕府將軍,也無法壓制他們的抵抗。

這一點,天草久二分外清楚。沒有人是天生的賤種,也沒有人一開始就想要戰爭。如果連爭取正常生存的權力都沒有,那麼也不怪他們使用暴力的武器,對抗一切。

切支丹教徒暴亂的時候,連幕府都不放在眼裡,更別提一個去去的大名家臣。

當初的島原之亂之所以堅韌頑強,說到底並非是他們真的因為宗教信仰而叛亂。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們選擇信仰基督教,通過與外國人通商貿易,便可以改善生活,吃飽穿暖,實現夢寐以求的夢想。

但是,幕府不能容忍有人膽敢反抗自己的統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鎮壓。

「不……我不相信……一定都是切支丹教徒。你們被夷人蠱惑,將靈魂出賣給了魔鬼!背叛了日本」樺山久守喃喃自語。

「哪裡有那麼多切支丹教徒。只有一群為了在你們欺壓之下生存下來的可憐人。如果成為切支丹教徒可以生存下來,那麼所有人都是切支丹教徒。」天草久二意味深長地說著。

「樺山久守閣下。請你務必明白,無論是大名,還是農民。他們都有最基本的作為人的權利。他們要吃,要穿。作為薩摩藩的農民,他們飢寒交迫。但作為櫻島的人民,他們可以吃飽穿暖。我們反抗的原因就這樣簡單。啟蒙的種子已經撒開,哪怕你們選擇更殘酷的鎮壓。也無法將這樣的火種消滅……」

「薩摩藩的軍隊不可戰勝!哪怕你買到了紅夷大炮,也無法抵禦幕府的大軍!」樺山久守聲色俱厲。

「沒錯!我們的**可以被消滅。在強大的幕府軍隊面前,我們的反抗微不足道,但這註定意味著日本國的毀滅。」天草久二昂然挺立:「閉關鎖國的下場,是註定要讓千萬日本國民走向飢餓與死亡,總有一天,他們會走向反抗。如果他們從未看到希望,那麼你們也許可以得逞。但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對外開放的貿易是必須進行的,樺山久守閣下。我可以放你離開,因為我相信,我……我們絕不會輸。也許,輸的是我。但獲得勝利的,一定是我們!」

樺山久守感覺身子里的精氣神被抽空了,一直到天草久二安排的人送他離開櫻島,也久久沒有回過神。

儘管眼前只有兩千多叛亂之民,他相信自己只要多付出一些代價就可以消滅。但是,那句勝利一定是他們的彷彿是有魔咒一樣,在他的腦海里久久徘徊。

他發現自己竟然好像真的開始相信他們的話。

沒錯,他們說的的確很合理。他只是回到大隅半島稍稍一打聽,就知道最近薩摩藩有許多人逃亡去了櫻島。

其中,甚至還有幾個武士的親戚。他們絕對不是所謂的切支丹教徒。

他們只是一群渴望通過貿易改善生活的普通人。

樺山久守再次見到了島津光久,只是這一次,他已經準備好了切腹自殺。

「閉關鎖國的下場,是註定要讓千萬日本國民走向飢餓與死亡,總有一天,他們會走向反抗。」島津光久默默地念著這一句話:「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