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章:崩潰土佐藩

第三十章:崩潰土佐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皇帝陛下在薩摩藩的行程安排很快就要進入尾聲了。Ωe小Δ說om

薩摩藩再是強大,號稱第二強藩,說到底也只是日本的一個藩罷了。就如同大明的一個省一樣。

朱慈烺不會將所有的行程時間都安排在薩摩藩。

若非這裡有琉球與鄭氏的事情,他甚至都不會跑來這裡一趟。

就是江戶那邊,隨行使團的名義也是檢查薩摩藩在琉球的撤離進度。要不然,這多少是對江戶幕府的一種不尊敬。

雖然大明有這個實力和底氣居高臨下,但作為禮儀之邦,表面功夫無論如何還是要做到的。外邦蠻夷也許可以粗鄙無禮,但大明國顯然不會好的不當學壞的。

朱慈烺一路參觀了鄭氏商社、島津光久官邸、櫻島遠征公司總部以後,踏上了此行在薩摩藩的最後一個行程安排——琉球。

沒錯,皇帝陛下要前往琉球了。

雖然地圖上所有人都明白琉球就在上海東面,直接過去也許就幾日的功夫。

但說起這一茬,朱慈烺不免就要感慨起時代的局限性。

雖然為皇帝陛下準備的船隻與水手都是帝國里一等一頂尖可靠的,但航海這種事情,人力的事情做周全萬分,那也架不住老天爺不賞臉。一個暴風雨下來如果簡單只是將皇帝陛下澆成落湯雞也就罷了,可要是不幸出來個船毀人亡,這大明的天都要塌了。

故而,儘管朱慈烺願意嘗試這些風險,也願意試一試軍中艦隊的船運能力。但在身邊幾乎所有人的勸說之下,最終朱慈烺還是走了一條看起來十分繞路的方案。那就是從京師到遼東過朝鮮抵達日本,最後登錄薩摩藩以後,從薩摩藩向南航行抵達琉球國。

這一條方案可以說是饒了一大圈,但海面距離卻因此大大減少。而且,沿途島嶼眾多,船隊往來經驗豐富,水文條件最為熟悉,可以用這年頭最穩妥的方式以島嶼作為標的物航行抵達琉球。

琉球畢竟是要去的。

皇帝陛下辛辛苦苦跑出來一趟,自然不可能錯過這一回出國最主要的事情。

那麼,走這一條不能更穩妥的路線顯然就是所有人可以做的最大努力了。就連朱慈烺也寬慰臣民們說:如果這般三重保險,諸位卿家再三努力老天爺依舊不賞臉,那這也是命數了。不過,朕細數朕出宮以來數年裡生的一切,還是有幾分信心相信這老天爺是站在我這這一邊的。

皇帝陛下有些傲嬌的話語出人意外的效果好得驚人。

不管是鄭森還是隨行的王夫之,都非常明白朱慈烺這一番平淡的話語透露出來的豪情。帝國內憂外患,那是歷朝歷代十數年都未必可以振作解決的事情。但在朱慈烺的手中不僅解決了,還已然開始造就一番中興事業。

這年頭可不是科學昌明的後代,絕大多數人談論皇帝陛下的功績,都忍不住要感嘆一聲:天命在我。

沒錯,朱慈烺能出現在這個時代,可不就是大明在中華么?

水上航行的事情終於不用臣民們憂心煩惱了,朱慈烺亦是走上了北洋水師第一艦隊準備好的戰艦上。

這一回,卻不是此前一直擔任皇帝陛下御用船隻的登州號。

登州號雖然是北洋水師開建之處的主力艦船,但伴隨著這幾年對水師的投入,已經開始只能作為主力艦船之一了。

也就是說,艦隊開始入役更多的新艦船。

飛剪船雖好,但用作軍艦總的來說顯得有些不那麼妥帖。這種航飛快的艦隊對於初期幾乎毫無存在感的大明水師而言很合適,因為他可以有足夠高的出鏡率,讓大明水師保持著航道上的定期亮相,維護海面秩序,確立海權歸屬,彰顯帝國水上力量的肌肉。

但伴隨著而今大明從原本的內6國家開始走向海洋國家,帝國往外擴張的步伐不斷加大,原本飛剪船為主力的水師就不那麼夠用了。

這個時候,大明的各個船廠都收到了水師都督府的招標。

大明要設計建造新一代的軍艦,用一句後世的話來說,那就是有自己自主知識產權的新一代主力戰艦。

這方面的水平大明原本是遜於西方的。

大航海時代已經揚帆百年的西方有更多的底蘊與實力,將大明的造船能力遠遠拋在後面吃土。

好在,飛剪船的設計建造為大明培養了一代人才。

飛剪船在商船上經久不退的熱潮一樣也是養活了無數船廠,培育了無數人才,讓造船業的水平越來越高。

而今,水師都督府要招標新一代艦船以後,頓時便引起了大明內外幾乎所有有研能力的船廠追捧。

不必過去,官爺要你造船,給點本錢就是仁慈了,根本不用奢望利潤。

但皇帝陛下不愧是恆信商行的幕後東家,深切明白這天底下沒有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事,是以撥付的預算頗為充足。

軍隊訂單量多穩定,且不提敢不敢拒絕,就說不管怎樣這也是一筆與官家攀得上關係的生意。做造船業這一行的,誰家沒有幾個跑船的親友甚至自己就有經商。且不提本來就賺錢,就是趁機結實水師也是個好事情。

一時間,各家都是熱情高漲。

經歷了數年的等待,這種改良自原本舊式福船的新戰艦應運而生。

比起舊式的福船,新式福船改良了機動性,尤其而今帝國新式材料層出不窮。原本限於時代,許多不能改良的地方都有了增加。比如原本的福船行動不便,十分依賴順風順水,可現在改良了船帆,可以進行更多複雜細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