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二章:中華天威不容褻瀆

第三十二章:中華天威不容褻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膠州號上,山內忠直氣焰囂張。ΩΩeom

當然,在島津光久心中,他也的確有這個囂張的本錢。顯然,土佐藩這一回認真了。窮瘋了的他們為之據說投入了相當大的血本,此前島津光久光顧著樂呵中日自由貿易區的事情,卻沒料到自己當初還留下來這麼一個收尾。

易地而處,如果島津光久自己落到了土佐藩這個境地估計也會十分抓狂。

藩國之中已經是財政危急,十分困難。這個時候,忽而聽到有賺二十萬兩白銀的機會,恐怕誰都會激動不已。

為此,哪怕是借高利貸籌措軍費他也會做。

事實上,山內忠豐也的確這麼做了。

但結局顯然十分的悲催。

希望來得是如此的愉悅,當希望破滅的時候,就會有同樣程度的崩潰。

山內忠豐的暴走不出意外,他們的威脅,也的確是貨真價實。

島津光久感覺到了棘手,這真是一樁大麻煩呀。

二十萬兩,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但以船上所有人的豪富,應該不難拿出來。島津光久想著措辭,想要屈服了。

他甚至沒有想過,大明皇帝陛下是否也會跟著屈服。顯然,在島津光久的潛意識裡,明人也許有錢,但他們肯定也惜命。也許路上他們是強大的,據說十分悍勇的女真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被他們所擊敗。

但這裡不同,這裡是海上呀。

至少三十艘戰艦環繞之下,他們僅僅只有四艘船。而且,對方是悍勇的倭寇,許多都是流浪武士。他們悍不畏死,熟悉海戰。跳幫衝殺過來,任你是路上雄師也只能覺得是無能為力。

但,皇帝陛下只是輕蔑地吐出了幾個字:「無知者無畏」

山內忠直面色一變,面色很是兇惡:「明國的皇帝,固然是權力重大。但你們明國也同樣有一句話說得好,那就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這裡是大海,面對我們的圍剿,你們只有四艘船。其中許多都是一些軟弱沒有骨氣的商人的商船。這樣的對手,絕不是渡邊雨宮艦隊的對手。現在,還只是二十萬兩銀子就可以解決。但等你們所有人都被俘獲,那就不再是二十萬兩可以解決的事情!」

島津光久急了:「忠直君,何必咄咄逼人。這畢竟是大皇帝陛下」

「所謂皇帝又如何那明國不一樣也有過所謂土木堡之事。哼,中國人的強大與我日本國何干?當年盛極一時的所謂蒙古人,也一樣在神風相助之下二十萬大軍灰飛煙滅。島津光久,你的膝蓋太軟了。但我土佐人的兒郎,卻絕不會和你一樣!」山內忠直一臉不屑。

朱慈烺搖了搖頭,不想再和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對說,只是開口道:「山內忠直閣下,你要明白,只是再與大明為敵。你清楚自己所作所為嗎?你確定,要這樣做嗎?這,是戰爭的行為!」

朱慈烺目光灼灼,更帶著許多的冷芒。

山內忠直忽而感覺空氣里氣氛一變,剛剛還只是看起來溫和有禮的大明皇帝一下子顯得有些咄咄逼人起來。

雖然話語里不見有幾分鋒銳,可這般語氣,卻顯露著十足的寒意。

「哼,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山內忠直安慰著自己,輕哼一聲,說:「是又如何?」

「有道是,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現在可以安全的離開了,但一刻鐘後。如果你還停留在我方視野里。也許你會是第一個戰死的日本軍人。同樣,朕放你回去也並非是緣自宋襄公的迂腐。而是朕有信心,很快就能再見到你。如果你沒有死的話。而地方,就在戰爭罪犯的牢房裡。」朱慈烺揮退了山內忠直。

很快,自然就有人不由分說地趕著山內忠直下了船。

島津光久著急了:「陛下,何必如此。他一下傳,和平的機會就沒有了」

祖大壽與鄭森都是顯得焦急,他們也明白這些倭寇的厲害。就是他們,等閑也是不想招惹。可是大多數時候,他們在航行之中也不會碰到這麼多倭寇。

三十五艘倭寇戰艦,這可能已經將那所謂渡邊雨宮的倭寇頭子全部家底都掏了出來,講不定還拉攏了其他的倭寇。

而且,一般而言。經商都是求財,如果敵人勢大,交一些買路費其實就是最合算的事情。二十萬兩雖然多了,大家都湊一湊不是什麼難事。總比船毀人亡要好。

但這畢竟是皇帝陛下。

祖大壽與鄭森都很理解,作為大明臣民,陛下既然開口,他們就沒有理由再阻攔,只好心中憂慮。

島津光久畢竟牽涉最深,身份也較為然,當即勸阻。

就是一旁一向對大明親善的阿部忠秋也是低聲勸誡:「陛下,如此一來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僵局了。還請陛下三思。實在不行,小臣亦可出面。幕府的威嚴,那些倭寇不敢不顧。縱然有什麼關涉,一應都該是土佐藩與薩摩藩的不是。不該牽扯到大明身上,這些人應是明白分寸輕重。」

阿部忠秋無疑是遞給了朱慈烺一個台階下,這樣一來大家面上都好看。

作為幕府的高官,對付一個兩萬石的大名不成問題。

就是島津光久聞言,雖然知曉可能要自己承擔一應罪責,卻也一樣覺得這也是個辦法。總比大家都撕破臉皮好。萬一皇帝陛下在日本有什麼閃失,那對於薩摩藩而言就不是機會,而是災難了。

朱慈烺含笑著搖頭,但沒有說拒絕的原因。

島津光久聽了,既是覺得放鬆,又是覺得心情緊張。

放鬆的是大明既然將這件事扛了起來,那就是對薩摩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