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三章:很美妙很可笑

第三十三章:很美妙很可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事後回想,才會覺得荒謬,也才能明白夏將軍的底氣在哪裡。或者說,那也並非單單只是一種底氣。作為一名軍人,被海盜挑釁。那應該是一種恥辱吧。對於無知者的回報,就應該是這樣……在大炮的轟鳴下讓他粉身碎骨……」遠征公司的商船上,李岩在自己的船艙里寫著日記。

他不會想到,當自己無能的子女借著父輩名頭髮財的時候,會為這一件並未載於史冊,卻在民間野史廣泛流傳的小故事起到了多麼驚人的傳播作用。

筆下書寫如有神,李岩的字跡很端正,而回憶,也如開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那時的他並沒有資格能夠在膠州號上見到皇帝陛下,他是在遠征公司慶元號上看著戰鬥打開的。

各船離得不遠,也有通訊艦往來。尤其是山內忠直喊出了二十萬兩的時候,祖大壽已經做好了準備要繳納勒索金,換取皇帝陛下的安全。當然,膠州號上是沒有遠征公司財產的。也就是在這個機會上,李岩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萬萬沒想到,在薩摩藩一切順利之後,竟然會在前往琉球的道路上碰上這種事情。

這真可謂是還難以置信。

首先難以置信的當然是倭寇的愚蠢。

作為曾經皇帝陛下的敵人,他太清楚眼前的對手是如何的強大。在當初就已經讓他敗得心服口服,到現在,自然是更加明白皇帝陛下的強大。

這一點,同在船上的吳三桂也是分外清楚。

「一群宵小,也敢挑釁。真是活膩歪了。」吳三桂聽完了信使的話語,沒有著急著準備錢財,而是道:「準備作戰。很快就有事情要幹了!」

遠征公司,從公司的名字身上就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性質的公司。作為開疆擴土的殖民公司,骨子裡就藏著搏鬥的獻血。

艦船之上,更是許多都是直接從軍中退役的將士。

他們聽聞皇帝陛下被一群倭寇勒索,先是感覺好笑,隨後就是義憤填膺,齊齊高喊著戰鬥的口號,準備作戰。

慶元號雖然是商船,但這年頭海上行商哪裡不準備一點武器?

他們更是配備著此前在路上退役的火炮安裝到了船上,等閑比起鄭氏的商船火力還要兇猛。

隨後,炮擊開始了。

李岩回憶道了這裡,筆尖一下子停頓了下來。

那是怎樣讓船上那些日本鬼子震驚的場面呀。

慶元號第一次炮擊落在了三百米的地方里,懂行的人沒有多說。第一發的精準度一向夠嗆,沒人當真。

但是,緊接著第二輪炮擊開場以後。

忽而間,船上那個叫做山田有榮的薩摩藩家臣忍不住驚呼出聲。

無他,命中了。

一發炮彈丟出一個漂亮的拋物線以後,以極快的速度集中了渡邊雨宮的一號福船。刺啦一聲,一道煙霧衝天而起。

「大明萬歲!」

「吾皇萬歲!」

「大明萬勝!」

……

各樣的口號震天地響起。

山田有榮冷冷地說著:「這又不是慶元號打中!」

他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這樣的事實。

「但那是皇帝陛下的座艦膠州號打下來的!」李岩動情地歡呼著。

在這些異國人的面前,他前所未有地感覺到作為一個中國人的驕傲。

山田有榮沉默了。

他是戰國時代的老將,比起已經漸漸凋零的家臣,他對戰爭的氣味更加熟悉。對戰爭的變化更為敏感。

本來,他是可以不必參加此行前往琉球國的。作為一名老臣,他資歷夠深,已經不需要這一行為自己添加功勞。他只是聽說可以近距離觀摩中國人的戰艦,才特地來了一趟。

沒想到,在這裡看到了一個大大的驚喜。

對於中國人而言,這是驚喜。對於日本人而言,恐怕就是驚嚇了。

沒有人喜歡一個強大的鄰居,趙匡胤當初那句話赫赫有名,日本人一樣也記得,至少山田有榮就記得: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枚炮擊擊中了渡邊雨宮的一號福船,戰鬥並未因此一錘定音,但在山田有榮這個老將面前,他非常清晰地感覺到,勝利的天平已經不斷傾斜向中國人一方了。

果不其然,伴隨著距離不斷的拉近,炮擊的命中率不斷提高。

距離已經到了一千步的地方,經歷了至少七輪炮擊以後,其餘三艘戰艦的炮擊終於已經命中了敵艦。

他們當然沒有那麼厲害的精準度,只是各自散落在三十五艘各色倭寇戰艦之上。

明人不再歡呼,緊張的戰鬥氣氛已經蔓延到了全船。

硝煙味撲入鼻腔,接下來才是最緊要的關頭。

一場場炮擊雖然打得很歡,一次次命中敵艦,激起無數鮮血與木屑。但是,在這年頭,三艘商船的火炮都無法直接擊毀敵艦。

這並非是木質戰艦兼顧,而是大多數的火炮都是實心彈,殺傷力有限。如果時間足夠,他們可以盡情地在海上追逐,用炮擊打得敵人毫無還手之力以後再跳幫作戰。

但現在,就帝國的榮譽不允許他們這麼做。

那麼就剩下了一種情況。

狹路相逢勇者勝。

接下來,是要到跳幫作戰,白刃衝鋒的時候了。

這是這年代戰鬥的節奏。

兩軍的距離越來越近了,近的彼此都已經可以清晰得看見對方的旗幟。八幡大船,的確是倭寇的船隊。

伴隨著越來越近的距離,視力好的甚至可以看得清楚對面戰船上那些躍躍欲試的倭寇。

沒錯,倭寇已經等待白刃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