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六章:鄭成功

第三十六章:鄭成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馬屁,就不用拍了。一看書·1kanshu·」朱慈也是覺得唏噓不已:「你鄭森的本事,朕也是看中了的。能夠庇護數萬鄉情不受賊人欺辱,這是好男兒所為。只可惜,你生在了這樣一個家庭里……這是無法選擇的事情。」

「陛下隆恩,不降罪寒家親眷,學生已經感恩戴德,不敢奢求。」鄭森說。

朱慈眯著眼睛,忽而道:「無論如何,從今日起,這就算是掀開了新的一頁了。過去的一切,都是過去的事情。不必再想了。既然如此呢,朕也想了想,打算賜你一個新名字,就叫鄭成功,怎麼樣?」

「臣,叩謝陛下!」鄭森,哦不,現在得叫鄭成功了。

鄭成功當即明白了朱慈的心意。

鄭芝龍是內奸的事情不會瞞下去,很快就會知曉。別的不說,具體執行的人就是鄭彩,是鄭氏的一個重要人物。跑了一個大和尚,還有許多小和尚也有罪。他們當然不會不抓。

鄭森固然是無辜,連家業都投獻了出來,但肯定有落井下石之人,也有指指點點之人。

朱慈要說為鄭森辯駁,那是決計不會的,這完全有悖於法理。但要說坐視不見,朱慈也不忍心。

這時候,一個賜名,卻等於是給鄭森一個新生。

從前是內奸之子的鄭森已經過去了,現在活著的,是一個新的鄭成功。一個忠於大明,忠於朱慈,為帝國開疆擴土事業奮戰的鄭成功!

而這個鄭成功,頂著一個御賜姓名的名頭,想來是絕不會有人指指點點的。

這是一個榮譽,也似乎對於鄭成功將鄭氏家業交出來的回報。

鄭成功很滿意這一點,朱慈也鬆了一口氣。

鄭氏的事情,也終於解決了。

中華兒郎,也不用困在內耗上面,彼此紛爭不休。

琉球的事情很簡單,尚賢舉行了一個隆重的典禮,歡迎皇帝陛下抵達。至於日本人撤離琉球的事情,雖然是此行的一個重點,卻很快就走完了過程。

不管是大明還是琉球亦或者日本人,都不會缺少船隻運送。

首批日本軍隊就這樣在鄭氏船隊的承運之中離開了日本國。

丸橋忠彌表情無限複雜地看了一眼奄美大島,重重嘆息了一聲。這名曾經的薩摩藩家的武士又是不得不回歸自己之前的那個身份了:流浪武士。

沒錯,他本來就是一名流浪武士。

只是機緣巧合之下,他在由井正雪的帶領中加入到了中國外籍軍團。只可惜,外籍軍團在打完了朝鮮之戰以後就少有表現的機會。

不過,因為有了從軍中國人軍隊的資歷,丸橋忠彌獲得了一個讓他欣喜萬分的機會:加入薩摩藩的武士團里。

最終,他作為薩摩藩的精銳軍隊被派駐到了琉球,預備即將開始的戰爭。

但是……

預想之中可以建功立業,一展宏圖的戰爭沒有爆發,反而迎來了一個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噩夢的消息。壹看書1kanshu·

撤離琉球……

不僅如此,一個籠罩在所有人天空上的陰雲讓他們心情壓抑。

來自薩摩藩本部的長官沉痛地宣布了一個消息:他們要裁撤掉一半的武士。

緊接著,還未等人反應過來,丸橋忠彌就拿到了遣散費,僅僅只有一兩銀子。

很快,丸橋忠彌就明白了一切的緣由。

日本人全部撤離琉球。

他們徹底放棄了這裡。

連那些各個島嶼上的奉行,連那些薩摩藩自己的數萬民眾都不得不被遷徙回本島,又何況丸橋忠彌這個本來就不是鹿兒島人的外人呢?

裁軍就這麼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發生了,也是由不得丸橋忠彌多做反抗。

「又要回歸成流浪武士了呀……」丸橋忠彌苦澀地笑著,喃喃地道:「只是,不知道由井正雪與金井半兵衛那兩個傢伙怎麼樣了……」

說著,丸橋忠彌不免回憶起了當初一起在江戶時的日月。

尤其是由井正雪,這名日本知名的楠木派軍事學者可謂是一直就想致力於解決日本的流浪武士問題。後來,他們的確獲得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一艘秘密抵達日本的明國使帶走了一批日本武士,加入到了對朝鮮的戰爭之中。

趁此時機,也的確讓不少想要建功立業的日本武士獲得了翻身的機會。

但現在,丸橋忠彌卻與兩位至交好友分隔天涯,而結局,也是如此的懸殊。

「那兩個傢伙,恐怕已經成了明**中的軍官了吧。明國的日子是越來越好過了,後來還平了建奴,多少立戰功的機會,說不定已經成了將軍呢。反倒是我……又重新成了一名流浪武士。」丸橋忠彌感慨了一下命運變遷,但還是掙扎不過命運,只能無奈地登上回到日本去的船隻。

船上,大部分都是認識的武士。他們本來是薩摩藩的精銳武士,經受數十年的武藝修行,有著可以一以當十的戰鬥技藝。但是,在這樣的大潮之下,他們還是無法反抗。

薩摩藩本來就是財政貧弱的地方,要不然也不會開拓琉球之地。

但現在,琉球被迫撤離,不僅要失去每年數十萬石的收益,還要龐大的軍隊開支。裁軍勢在必行……而流浪武士,這個本來已經平息些許的問題再度重新嚴重起來。

丸橋忠彌心中想著事情,也悄然打量起了船上的人。

大部分的人都是滿面困們,有的人大喊大叫,有的人決絕地留了下來,也有的慷慨高喊,試圖團結起他們這些在命運大潮下被揉捏的可憐兒。

但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