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一章:德川義直

第四十一章:德川義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朝鮮、琉球這兩個國家加入中華同盟,充其量來說是一種自保性質的。保住朝鮮,保住琉球。就可以保住中國在東面的戰略安全不受威脅。但也僅止於此。

但朱慈烺想要將日本納入彀中,卻顯然不是止步於亞洲。他更希望手中擁有一柄鋒利的日本武士刀,作為神兵利器,成為東西方爭霸的有利臂助。

那不僅是日本廣闊的市場可以加速中華同盟經濟飛躍,更是日本這個以武士為主體的國度,實在是一柄利刃,用好了,東西方爭霸的戰爭上無疑可以事半功倍,更有幾率可以所向披靡。

懷著這樣的心情,朱慈烺語義微妙地說著:「朕希望,朕的到來,可以讓這個已經落後於世界發展步伐中的國家重新跟上潮流。未來的世界,將註定是東方與西方爭奪世界主導權的世界。無論我們怎樣粉飾,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都將在這個叢林法則盛行的世界裡,掙出一個東方文明的道統。這一場爭鬥里,我希望日本能夠跟隨。我懷著這樣的歷史使命感來到這裡。這是我的最終志向。至於一路上所做的其他細枝末節,也許從狹隘的視角里有些人無法理解。但我相信以將軍的智慧,你會明白的。」

「陛下您的智慧,的確有的時候是我所無法理解的。」德川家光聽著朱慈烺這樣宏大的指向,不由露出了一絲敬佩,他的確無法理解那種上升到整個東西方文明爭霸的角度上。

這也的確是時代的局限性。歷史的局限性。

他們畢竟不是超脫時代的朱慈烺,這個穿越客的思維早就脫離了一國一地的爭霸了。

但德川家光同樣不失作為日本幕府大佬的敏銳直覺:「但無論如何,請皇帝陛下務必明白。日本是一個獨立之國。」

「我當然明白。」朱慈烺笑著說:「但我當然相信,這天底下,最不缺的是俊傑之才。包括將軍閣下你,也一定是日本最一流的俊傑之才。」

「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那個俊傑嘍?」德川家光明白,這是在勸說他低頭:「也許陛下不能理解,一個獨立統一的幕府,對於日本國而言,是怎樣的珍貴。的確,戰國時代雖然在紙面上看起來只有區區幾十年的時間。但許多時候,我出城去各地遊玩,卻是太可以回憶起往昔的一幕幕啦。那樣人命如草芥的日本,是我無法接受的。讓日本因為少數人的私心而倒退到那樣的國度里,更不是一個合格將軍的所為。我德川家光也許笨拙,卻絕對對得起歷代將軍的信任。」

「錯啦。」朱慈烺無奈一嘆,的確,三觀不同,許多見解就是一種鴻溝。

但也這也的確正常。

中日兩國互相不了解,已經持續數百年的時光了。也許民間的交流從未斷絕,但官面上的彼此互信幾乎是零。

尤其是主持大明國政的是朱慈烺,是這個萬年不遇的穿越客,那一切大明的所想日本人理解錯了,歪了,也情有可原。

但面對朱慈烺這一聲嘆,德川家光卻認真了起來,還以為朱慈烺還是在嘲笑德川家光不識時務。認不清明強日弱的現實。

「還請皇帝陛下明白。對日本的戰爭行為,無論是歷史上那一位中國的君主,都尚未成功過。神風之助,更是殷鑒不遠。日本國雖然渴求和平,卻絕不會畏懼戰爭。幕府,更不是出賣國家的存在!」德川家光義正言辭。

朱慈烺見此,不得不笑道:「看來,將軍閣下很快就忘記了柴犬君的犧牲啦。有的時候,錯誤的理解真是十分可怕呀。」

「陛下」德川家光愣了。

朱慈烺只好解釋道:「難道一定要用戰爭將日本徵服成為中國的一個行省,才能在東西方交鋒的關頭,讓日本人出力嗎?當然非也。」

這當然是安慰德川家光的,朱慈烺也的確沒有優先考慮發動對日本的戰爭。

朱慈烺心中想的可是戰爭當然不是政府一個國度的唯一武器。而是一個兜底的手段罷了。

中國,完全可以用強勢的文化入侵,強勢的經濟控制,強勢的思想滲透來達到征服日本的目的。

甚至,只要一等日本被綁架到朱慈烺征服世界的戰車上,這群窮瘋了的苦哈哈一發現殖民掠奪那麼好賺錢,哪裡還會捨得下船?

當然,朱慈烺也不擔心這群窮瘋了的苦哈哈會盯上大明這個最富的存在。

畢竟,大明才是那輛世界至強戰車的主人。

一場薩摩海戰如果不夠,朱慈烺完全不介意再來一場江戶戰役。

對於朱慈烺的解釋,德川家光卻信了。

這畢竟是君無戲言的時代呀。

「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德川家光感慨,當然,知道一切真相以後,他很快就會收回這句話。

「我相信,伴隨著我們彼此對了解的進一步加深。將軍閣下,會明白朕心意的。中日的友好,一定會更加緊密,更加團結。」朱慈烺心理默默加了一句調侃,後世經常有一句眼熟的官話叫什麼來著:緊密團結在以某某同志為首的領導之下

嗯,朱慈烺是一個好同志。

畢竟是頭一回相見,朱慈烺和德川家光試探來試探去,還是沒有說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當然,德川家光也並非沒有收穫。

至少將日本君臣關係的尷尬現狀給解釋了下來,這可是歷來阻塞中日兩國關係的一個重要障礙。對此,朱慈烺表現得大度顯然遠超德川家光所預料。

初次見面能夠有這樣的成就,已經足以讓德川家光寬慰了。

這年頭不必後世,信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