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四章:柳生十兵衛的最後一樣

第五十四章:柳生十兵衛的最後一樣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由井正雪草草見了幾個的確有必要親自相見的貴客以後,就不再會客了。而是招待著常住與此的李岩以及此刻江戶鼎鼎大名的飯田良廣、丸橋忠彌一起用午餐。

午餐頗為簡便,卻不是日式的小蝶,而是聚在一個八角桌上,大塊吃肉,大口吃菜。

「這一回,可真是辛苦你啦。忠彌君。」由井正雪舉起酒杯又說:「這一杯,我要敬你。若不是你的犧牲,這一回的計劃可不會有這麼順利。」

李岩笑呵呵地打量著眼前幾人,也是舉杯敬酒。

丸橋忠彌連忙起身,說:「正雪君太客氣了。我走過一次歧路,難道還能再走第二次么?這一次的計劃能讓我參與,這是對我的救贖。」

由井正雪嘆道:「但不管怎麼說,江戶里,你的名聲從此以後不會好聽。大家都會說,笨蛋丸橋忠彌,放著一千兩銀子的機會不要,去拿了薩摩藩武士的五十兩銀子,還失去了武士的身份,重新成了流浪武士。」

「名聲……?如果不是當初顧忌薩摩藩武士的身份,考慮到了名聲的好聽,怎麼會做錯事呀?輿論,很多時候都是愚蠢的。聽從隨大流的意見,並不能代表做出正確的選擇。跟隨正雪君,追隨大明的事業,我還不晚吧?」丸橋忠彌誠心地說著。

「當然不晚!不過,你可別想著那些金子。」飯田良廣嘿笑一聲,道:「這些可都是拜託了李岩閣下的功勞,那可不是我們的財產呀。」

「哈哈哈……一點小事,何足掛齒。」李岩謙遜了一下。

「這個時候才記起來財不露白的道路,可就晚啦。別以為我不知道,光是去呂宋的津貼,就足夠你賺一個媳婦本。」丸橋忠彌笑道。

錦衣衛在國內是一個名聲不顯的地方,似乎是在刻意洗刷過去的身份,表現得十分低調。

但加入其中以後,就會發現,這裡也許無法再獲取名聲,但賺一份豐厚的俸祿是十分有希望的。

錦衣衛的俸祿,甚至在大明人的眼中看起來也是足夠高的。

更何況,特工可以打破許多限制,不僅自己可以為了完成任務行商坐賈,甚至開殖民公司,當僱傭兵都可以。只要有利於完成任務。

這樣的結果就是……他們各個收入豐厚。

當然,同樣也十分危險。

很多時候,風險飛躍與俸祿都是成正比的。

說說笑笑,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關係都親近了一些。

不過,由井正雪還是露出了一些擔憂的表情。

他本來是打算再接再厲,將今日來訪的客人都接見的。尤其是那些號稱與由井正雪有舊,希望達成各式各樣合作的人。

不過,李岩卻攔住了他。

「當真要卡著人數……而不是全部相見嗎?其實,若是準備一場盛大的筵席,也可以解決招待的問題。道場而今經費充足……光是今天收到的禮物,就足夠我們招待十天十夜了。」由井正雪表示不解。

丸橋忠彌與飯田良廣對視一眼,看出了由井正雪的鄭重。顯然,這個李岩的意見十分重要。

事實上,這也是錦衣衛與遠征公司聯手合作的計劃。至於誰有這樣的能耐……毫無疑問,這是直達天聽的。

「一口氣都接見,這實在有些不符合而今正雪君的地位啦。」李岩笑道。

由井正雪搖頭失笑:「哪裡有什麼地位……對於幕府而言,也不過一介草民。」

李岩的笑容誠摯而自信,伸手指向會客院:「也許,正雪君在過去只是一介草民。但現在呢?我們已經將這一變革的大潮掀起了開頭。相信我……很快整個江戶都會因我們而起舞。而這,就需要我們更有信心地對待外面的那些人。」

順著李岩指過去的手,會客院里等候由井正雪見面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許多人似乎擔心這裡混不上飯,還特地午後才來。

當然,由井正雪也得吃飯,午休的時間是不待客的。

結果就是會客院里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既是想吃飯,又擔心因此耽誤了見由井正雪的事情。紛紛狼吞虎咽,會客院里一片喧鬧。

「如果太簡單就讓他們見到……就失去了對這次機會珍重的心情?」由井正雪大約明白了李岩的意思。

李岩露出了一個孺子可教的表情,笑道:「正雪君的聰慧真是讓人驚嘆。沒錯,想要爭取到一個合適的條件,晾他們一會兒也是無礙。」

「我明白了……」由井正雪若有所思。

這時,金井半兵衛急匆匆跑了進來,抹了抹額頭上的大汗,看著眼前幾人輕鬆的模樣,露出了羨慕的表情,說:「外面都是人,我這登記的事情都要忙瘋了。你們卻能安然坐在這裡,真是讓人不平。正雪君,李岩桑,也許我問的冒昧。但……我們的計劃可什麼時候才能最終發動呀。就我一個人,一天登基了三百多要報名的子弟,可真是……忙壞了。」

「哈哈,放心好了。道場這邊缺人手,很快就會有人過來。至於發動的時機……很快,你們就會知道了。」李岩說完,將最後一點飯食吃掉,起身到別。

……

「道場里,最近挺熱鬧?」柳生十兵衛回到了柳生故里,看著柳生宗矩留下來的道場人來人往,不由感慨。

這是一種對過去的緬懷。

作為天下兵法師範的柳生宗矩可是幕府的大目付,培養了眾多的人才,讓無數大名噤若寒蟬,失去了與幕府對抗的野心。他是德川幕府的棟樑。

至於柳生宗矩的弟子們,他們分散天下,在各地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