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九章:回禮

第五十九章:回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出乎松平信綱意外的是,德川家光顯然沒有預想之中的昏庸與衝動:「沒錯,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我不打算加入,哪怕是名義上的副主席,也只是虛名而已。朝鮮的事情我知曉清楚,明軍眼下今非昔比,一支符合指揮委員會要求的軍隊肯定會按照明人的標準來整訓。實際上就會讓軍權掌握到明國的手中。失去軍權,就失去了天下。所謂副主席,也遲早會丟掉。」

德川家光保持得很清醒,松平信綱也大大鬆了一口氣:「主公英明。」

林羅山欲言又止。

德川家光笑道:「羅山先生,您教導我父子兩代,難道還要藏私么?」

「將軍言重了。」林羅山嘆道:「一百萬書冊,這樣的重禮,我們難道要無動於衷么?明皇的意思很清楚,我遍尋日本各處,哪怕把佐渡島的金礦拿出來,也未必能稱得上對等的回禮。若是全盤拒絕,實在是……太可惜了。將軍,如果就此落幕,我無法原諒自己,對不住那萬千嗷嗷待哺的學子。」

國與國之間,有時候也是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樣,禮尚往來,利益交換。皇帝陛下拿出一百萬書冊給日本人當然不能打水漂,如果你拿了,那就得有表示。當然,松平信綱心說可以以後再表示。

但皇帝陛下哪裡會等你以後?

人家本來就是用誠意換互信,這才丟出來的大禮。可現在大家還沒有互信,關係也不熟,你說以後再表示回禮誰信?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說不過去,那就只能拒絕一百萬書冊。

失去這個機會,林羅山不知道要耽誤多少學子。

教育是功在千秋的事情,林羅山老了,不圖富貴,卻不能忍心耽誤日本人一代的教育。

為此,林羅山這話可以說是說得很重了。

松平信綱連忙想要開口勸慰,德川家光卻開口更快:「羅山先生誤會啦!這一百萬書冊當然要的。」

「主公……可不能做傻事!」松平信綱急了:「雖然一百萬書冊籌碼不小,可您不能失信呀……」

松平信綱還以為德川家光不想林羅山失望,要黑掉這一百萬書冊。也就是說,光收禮,不回禮。

這樣一來,日本可就要成****了。

就連林羅山也猜到這一點,當即道:「萬萬不可!一百萬書冊還只是一個開頭,將軍,您可能還不知道現在在薩摩藩的希望公司。現在的希望公司當家人就是鄭成功,此前鄭芝龍之子鄭森。這鄭森而今已經統合鄭氏上下,將家資全部捐給了大明朝廷。但明皇卻讓希望公司獨立經營,只是利潤上交給希望工程基金,用以資助貧困學子。此前鄭氏每年收益何止數十萬兩?刨去必要開支,足可以每年辦下百餘學堂。而陛下亦是與我提及,時機成熟,會讓希望公司資助日本學子。若是因此得罪了明人,往後縱然有了書本,也講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啊!」

林羅山本來不打算拋出這一點,在他看來,一次性一百萬書冊就已經是巨大的手筆,需要考驗兩國互信了。若是每年數十萬兩銀子的教育資助拋出來,那就更得考驗中日兩國關係。

原本,希望公司是只資助中華同盟境內。眼下破例考慮資助日本人,已經是格外不容易。如果這個時候耍了一把明人,那可真是因小失大了。

「明人的手筆,還真大呀。本以為鄭芝龍會給明人帶來一些麻煩,沒想到……最後還出來一個自由貿易區,讓明人的生意更好做了。」聽了基金助學的事情,德川家光顯然也很驚訝。

看著兩人的眼神,德川家光很快也明白了兩人的擔憂,當即笑道:「你們多慮了。我當然不會這般無禮。實不相瞞,第一點自然不能答應。但第二點呢?我打算讓千代姬現在就去明國進學,等綱吉年紀再大一點,也跟著他姐姐去。我聽說明國的國子監開了一個課,是針對一些新考上進士講的治政實務,聽說做得很好。我也選一批文生武士,有職務的年輕人也好,跟著千代姬一起去,只要學成歸國,一律官升一級。」

見此,林羅山與松平信綱齊齊鬆了一口氣。

松平信綱當然不想明人伸手進來,可也不想把這個強大的鄰居惹惱了。更何況,幕府的統治雖然日漸穩固,卻不能說是絕對無誤。要是佔了理,自然可以打一場正義的自衛反擊戰。可要是日本無禮在先,說不定明人還沒動手,幕府自己就亂了起來。

至於林羅山,那心情反而純粹一些。

將軍果然沒有沖昏頭腦,既沒有衝動答應加入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交出軍權,同樣也表現出了足夠的圓滑。

千代姬現在還是個小蘿莉,十歲出頭一點,此前一直在幕府里識字,也到了讀書的年紀。她去明國讀書,是剛剛好的時候。

送個女兒過去,這是幕府表示的誠意。若非千代姬與而今大明皇長子年紀都太小,差的也大,都可以搞一個娃娃親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綱吉。

將軍的兩個兒子都太小了,都只有一兩歲的年紀,怎麼可能遠渡重洋去異國他鄉讀書?等年紀再大一點,顯然更加合適。

這個時候選千代姬過去,顯然是替代德川家光的兩個男孩子。

當然,如果單單還只是答應明人第二點條件,一百萬書冊的回禮似乎還有些不夠。

但選派日本文生武士去明國進修,就恰到好處地補全了。

明人恢復天朝上國對四周鄰國的影響力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掌握軍權就已經徹透露出了這個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