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章:低估了朕的本事

第六十章:低估了朕的本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明國二七九年六月六日,天色正早,夏日的白天來得尤為的早。拂曉的晨光劃破天際,照亮大地,雨季充沛的濕度讓江戶城的早上起了大霧,隱藏住了裡面行人的蹤跡。

城門外,一行農戶們安安靜靜地等候著城門打開,好早些將貴人們採買的新鮮果肉菜水等生活物資運送入城。

按照正常的時間,還有一個時辰才會開城門。

但今天,櫻田門忽然間打開。

裡面,安安靜靜地走出了一行人。這些人身著楠派道場的作訓服,胸前紋著菊花圖案,背後則是寫著一個大大的楠字。

德川賴宣站在城郭的一處酒樓二樓包間里,將窗戶開了一半,想看得更多,又怕被人發現。

他的身邊,李岩笑道:「大人,這個時候,縱然讓人見到了又如何?這一場風潮湧起,接下來要如何指畫,都由你來揮舞,難道還要繼續怕了他們嗎?」

「我也想不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啊。」德川賴宣看著源源不斷湧出城門的武士,心肝都在發顫。

與此同時,一匹匹快馬來報。各處城門裡,到處都是涌動的武士。

德川賴宣支持由井正雪,自然是想由井正雪能做出一番事業來。但是,他顯然萬萬不會想到,這一番事業做起來,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大人,田安門出現武士兩千人……」

「清水門出現武士兩千六百餘人……」

「大人……櫻田門現在出現的武士已經足足三千人了!」

……

一個個探報將消息傳給德川賴宣,讓他驚呆了。

這個感覺就好像是自己隨手劃拉了幾顆種子,沒想到竟然長出來了一片森林。最要命的是,這篇森林裡面看起來許多長得還是食人花。

他隱隱感覺到自己可能要對這一回大事失去控制……

離開了大奧,松平信綱一個人顯得有些失魂落魄。他這些天都在想著朱慈烺的後手是什麼。

毫無疑問,朱慈烺不是真的來休閑度假的。哪怕有那個心思,也絕不會是最終的目的。

刺過來的利劍無法動搖松平信綱的意志,但懸而未決在頭頂上時時刻刻都可能掉下來的利劍,卻能讓人陷入精神衰弱。

他知道,這種困惑來自於對未知的恐懼。

戰勝恐懼,只有認識恐懼,接近恐懼,才能徹底戰勝。

松平信綱思慮良久,決定既不啟示主公將軍大人,也不大張旗鼓,而是自己一人抵達了朱慈烺的新居所,浦安行宮。

說干就干,松平信綱清晨就單獨開了城門出了城,抵達了的浦安宮。

不提一路所見浦安宮如何風景秀麗,建成之速度迅速,松平信綱驚訝地發現,自己才剛剛交上了求見的信件就得到了渴望而不敢奢望的結果。

「見見他。」朱慈烺竟然答應了。

謎底,似乎即將揭曉。

……

「本以為,陛下不會見我。」松平信綱進入了浦安宮,見到朱慈烺的時候,很是意外。他已經注意到了浦安宮裡嚴密的安保,甚至原本日本方面不願意看到的路上軍隊亦是進駐到了浦安宮。

不過,作為大臣,也作為武士,松平信綱倒是清楚,區區三百人,自衛的性質顯然多餘進攻的可能。

但是,松平信綱其實自己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這麼順利見到朱慈烺。

沒有人推脫,沒有借口,甚至大家的表情都很平靜,對待松平信綱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思。

朱慈烺打量著眼前這個男子,這個傢伙算算年紀也不小了。1596年的人,而今五十一歲,但依舊精力充沛,頭髮也不怎麼黑,面容堅毅,透露著心志的堅定。

「有什麼不能見?難道,老中閣下還能對朕圖謀不軌么?」朱慈烺笑著說:「荊軻刺秦,反而賠了燕國。以史為鑒,想來你不是蠢材。」

松平信綱搖搖頭:「日本國豈會做這等卑鄙之事。我只是以為,陛下既然想要躲個清靜,就不會見我。」

政治上爾虞我詐,互相捅刀子下黑手,朱慈烺聽說過,也遇到過,哪裡會將松平信綱的話當真。

但同樣,朱慈烺的確有些疑惑,或者好奇松平信綱此來的目的:「閑著也是閑著,倒是想看看,老中閣下想說什麼?」

「陛下!小臣此來,是為告誡陛下而來。古有縱橫家,亦有明君仁主。不知陛下,可願意做後者?」言下之意,松平信綱顯然是要來做那個縱橫家了。

「有意思。」朱慈烺笑了:「但請直言無妨。」

「日本,不比朝鮮。朝鮮雖然豪強並立,但終究為中央集權之國。此前或許孱弱,卻在天朝扶持之下,國王漸漸強盛,訓練兵士,收納關稅,儼然中興。這時,只將朝鮮官軍收攏,便可大部平定朝鮮各處之亂。然則,日本的情況實在太不一樣了!」松平信綱緩緩道來。

「幕府軍乃是穩固日本政局之基石。一支強盛可以壓倒反叛的幕府軍才是和平日本的根基之所在。一旦軍權改易,勢必引發內亂。大名見中樞勢弱,定然心思並起。日本各地,將再度重歸戰國。千萬生民流離失所,百萬國民生靈塗炭。如此局面,不會利於任何一人。和平的日本,才是大明需要的日本。因為,只有和平,才能讓中日親善存在意義,讓通商彼此互惠。」松平信綱侃侃而談,不僅目光灼灼,也是條理清晰。

朱慈烺聽完,心中對眼前這個日本幕府高官倒是多了一點認同。

打著為對方著想的旗號來勸誡對方,從來都是獲勝的不乏二門。眼前的松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