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一章:拐走戰艦

第六十一章:拐走戰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江戶的早上霧蒙蒙,城門突如其來地打開。

如果德川家光知曉這一幕,一定會驚地以為發生了兵變。而事實上,也的確也兵變差不多了。

無數武士,有職司的也好,流浪的也罷。此刻彷彿身上帶了磁石一樣,朝著城外的楠派道場而去。

楠派道場上,人頭攢動,一根根不同顏色寫著必勝二字的缽卷被綁在武士們的頭頂之上。

當德川賴宣瞧瞧地跟著人群抵達的時候,楠派道場前已經聚集了至少五千人。更加可怕的是,人數還在不斷上漲。同樣,德川賴宣也知道,這裡絕不是唯一的聚集點。

武士的數量雖然很多,但在頭頂不同顏色的缽卷區分之下,他們卻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上級。一切都是那樣的有條不紊,一切都是這樣讓人感覺到強大得可怕。

回想著上一回與由井正雪見面時的場景,德川賴宣心中一緊。他本以為,楠派道場頂多也只能號召到一兩千武士就頂天了。於是,他高估了自己的控制能力,答應了為楠派道場站台。

隨後,無數武士湧入楠派道場,力圖在幕府中爭取到奔向海外的財富追尋之路。

只可惜,當幕府拒絕了林羅山第一點要求的消息傳出來以後,武士們紛紛沸騰了。

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裡,一支上下組織嚴密,行動果決有力的隊伍就這麼出現在了六月六日楠派道場的門前。

他們目光決絕,呼喊著口號,聲勢震天。每一聲呼喊,都彷彿敲打在德川賴宣的心房之上。

「出海!為了武士的未來!」

「反抗幕府,不再流浪!」

「大明萬歲!」

……

聽到最後一聲呼喊的時候,德川賴宣目光猛地一凝,往後看去,想要找到李岩,大聲質問。這多出來的數千上萬武士,是不是明人在搞鬼。

沒錯,他是想藉助明人的到來爭取到日本國內更高的權力。

但他絕不會想到,由井正雪的力量會這麼快就失控!

一切都已經脫離了德川賴宣的控制,而他,對此顯然無法阻擋。

歡呼聲大喊著越發猛烈,在數千武士的呼喊之中,德川賴宣感覺自己此刻是無比的弱小。他環顧左右,一面派出人手去將自己府中的人馬盡數召集過來,又一面收攏人馬,趕緊躲開鋒芒,藏了起來。

一直到德川賴宣終於找到一片不引人注目的小山崖時,他才終於有空可以觀察眼前的景象。

由井正雪已經出現,他走在所有隊伍的正前方,在短短的時間裡整隊完成。人數雖然可能有六七千,但跟在由井正雪身後,卻是整潔有序。

他們喊著口號,數千人迅速朝著江戶東南角落的荒川與多摩川而去。

看到這個方向,德川賴宣心中一跳:那……是要去江戶港嗎?

爆發兵亂,卻不朝著戒備森嚴的幕府官邸而去,反而騙開城門,朝著江戶港跑去,德川賴宣不得其解,卻隱約覺得只差臨門一腳就能猜到要點。

但是,眼看數千人全副武裝衝去,而他身邊只有十數名護衛隨從,德川賴宣心中一虛。想要跟上去一探究竟的念頭幾度沉浮,卻終究下不了決心。

「罷了……罷了……」德川賴宣跺了跺腳,無奈地放棄了心中一探究竟的渴望。

德川賴宣不跟上,由井正雪卻不會停下腳步。

此刻,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這一支隊伍。

趕路的商人紛紛躲進樹林山崖,農夫平民急忙躲開甚至跪在地上唯恐惹禍,更多的人一看這麼龐大的隊伍,早就遠遠讓開。

原本繁忙的道路一下子變得十分清靜。

與此同時,浦安宮裡,松平信綱心中不妙的預感越來越重。

昨晚與朱慈烺長談一直到了晚上,再回江戶城時間已過。朱慈烺客氣地留宿了松平信綱,甚至還特地安排了一個靠海的房間。

朱慈烺的行宮裝修很好,不僅帶著中華韻味,亦是就地取材,招募了許多日本工匠,御史很多室內設計依舊是日式風格。

松平信綱睡的很好,一夜無眠,質量極佳。

他一如既往地早起,甚至比平常都要來得格外的早。天剛剛放亮他就醒了,萬籟俱寂之時,他已經走出卧室,走到了陽台,隨後再也走不動路了。

靠海的房間無一不是裝飾成了海景房,推開門窗,走進陽台就能看到太平洋。

只見此刻的海面上,一共十餘艘戰艦齊刷刷地靠近浦安這處小半島。看到這一幕,松平信綱當即驚了。

朱慈烺抵達日本有一支隨行的艦隊,自從當初倭寇偷襲的海戰過去以後,他們就再也不敢離得遠一點。

原本浦安行宮沒有修築完畢也就罷了,艦隊照顧不上。這會兒,浦安行宮修築完了,自然是定時定期地有艦隊巡邏半島。

這一切,松平信綱都是知曉。

但是……他也同樣很清楚,再怎麼巡邏,也不可能一共全部十六艘戰艦都出來了啊!

「這是要開戰嗎?」松平信綱整個人都繃緊了起來。

但很快,聽著這一切安靜聲音,松平信綱迅速冷靜了下來。

沒有炮火,也沒有全副武裝的明**人衝進來將他抓住下入地牢。

這並不是戰爭。

但整支艦隊都跑出來而不是呆在原本應該在的江戶港,這一點發現依舊讓松平信綱胸腔里彷彿堵上了水泥牆一樣,既是喘不過氣來,又是格外地感覺沉甸甸的。

一名中書舍人走來,看向松平信綱說:「陛下請松平伊豆守移步觀瀾台。」

觀瀾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