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二章:德川家光服軟

第六十二章:德川家光服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會議室里討論的氣氛正是最熱烈的時候,大家都想宜將剩勇追窮寇。

「水師已奪,這時候發動那一張牌如何?」王夫之知曉魏雲山最近的蹤跡,知道朱慈烺又拿了一個炸彈大牌。

「日本的水師已經沒了,消化這個噩耗已經夠嗆。這麼著急就再打出那張牌,恐怕幕府會懵掉的。總得給他們一點反應時間。只要他們態度軟化下來,我們就得喂幾顆糖過去。不管怎麼說,能想得出讓千代子以及年輕一代官員來大明進修,德川家光還是有希望拉攏過來的。」陳貞慧對幕府的態度很樂觀,也不由調笑了起來。

眾人一笑,朱慈烺則是說:「那一張牌暫時不動,時機不到。日本情況複雜啊,昨天的那個松平信綱其他地方是很討厭,但有一點沒說錯。日本不同於朝鮮,幕府雖然實力強大,但各地大名近乎割據的諸侯。拿下一個幕府不難,可是沒了幕府,日本就要亂了起來,這不符合我們的根本利益。」

「是,屬下明白了。」陳貞慧說。

「接下來,王愛卿你可以去找幕府了。陳愛卿也不用跟著朕,把風聲放出去,等著各地大名,特別是那御三家來巴結你。」朱慈烺又說。

陳貞慧與王夫之紛紛起身,都是笑聲連連。

王夫之很是輕鬆地說:「這個尺度不錯。不把幕府逼死,但各處大名來找陳大人獻媚,那肯定能讓的船家族緊張起來。」

「不過,要是真把德川家光給逼狠了,可就頭痛了。聽說他最近身子骨都不結實。」陳貞慧也是笑著說。

他們明白朱慈烺讓兩人這麼乾的目的。

王夫之去見德川家光,顯然就是要進一步逼迫德川家光對大明低頭,徹底臣服大明。

經過由井正雪之亂,而今的日本沒有水師,怎麼揉捏都隨朱慈烺自己。幕府失去水師,力量大減,正是最為衰弱的時候。那些野心家們肯定會一夜之間冒出來,想要爭奪新一代日本之主。

普通的大名當然沒什麼實力,但御三家肯定就不同了。

特別是德川賴宣,江戶城內很快就會傳出這一回由井正雪之亂是他帶頭。到時候,他就是不想反,也沒有機會了。只能被大勢逼著向前走,等德川賴宣回過神來就會明白,他除了竭力巴結上明國這根大腿以外已經沒有出路。

這個時候,他自然是要竭力巴結陳貞慧。

御三家之中的其他兩家也是差不多的心理,至於那些大名,更是會想在接下來的爭雄之中或者渾水摸魚,或者乘勢而起,亦或者悶聲發大財。

但無論怎麼做,都必須正視一點,明國人的力量才是日本這個棋局上關鍵性的力量。

「適當的逼迫是要的,不然德川家光真以為能守住日本。」朱慈烺有點口渴,喝了喝水,又說:「但也不用逼迫太緊,只要他態度軟化下來,還是要多喂一點胡蘿卜的。陳愛卿的擔憂是對的,根據最近魏愛卿的情報,德川家光身子骨不行,撐不了幾年了。真要一下子把他嚇死了,反而就不好收場了。」

「臣明白分寸。」王夫之連連道。

「行了。大家去忙活吧,不管怎樣,接下來的活兒都挺輕鬆。當孫子大家不樂意,當大爺還不會么?」朱慈烺詼諧地說著,又是引發全場鬨笑。

氣氛輕鬆地結束了會議,王夫之與陳貞慧紛紛忙碌去了。

兩人走後,魏雲山慢了一步,留了下來:「陛下,柳生十兵衛想見您一面。」

「柳生三天狗啊……」朱慈烺腦子裡閃過了陰陽師大天狗那英俊的模樣,突然冒出來一句:「柳生十兵衛雙眼視力怎麼樣?」

「挺好的……陛下是……?」魏雲山一頭霧水。

朱慈烺擺擺手,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見一面吧。」

果然那些什麼流言都是假的,柳生十兵衛的確不是文學作品裡那副獨眼龍的模樣……只是有沒有陰陽師大天狗那般俊俏就未知了。

魏雲山收起了思緒,他跟著朱慈烺很久了,早已習慣朱慈烺時不時冒出來奇怪的問題。

……

江戶。

消息傳到大奧的時候是早飯的點。

德川家光最近胃口難得的不錯,當然心情也很好。明人的確是講信用的,這邊還糾結著如何回復婉拒人家第一點要求的時候。一百萬書冊的教科書就已經在一周前交付到了林羅山的老家。

林羅山興高采烈回去了,還帶回了江戶許多求學的學子。

一時間,幕府名聲大好。不僅是士林學子的口中,也博得了諸多家長的厚愛。紛紛聲稱此乃文華盛世的發端。

原本身子骨不太有精神的德川家光也胃口好了許多,比往常早起了一刻鐘,隨後慢悠悠地吃起了早飯。

德川家光的早飯很清淡,清粥白菜水煮蛋,其餘一些小菜擺著,卻都沒讓德川家光多動筷子。

他吃飯很慢,講究的是細吞慢嚼,十分照顧胃部的感受。

一旁伺候的僕人婢女們輕手輕腳,不敢打擾。

平靜的早上,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安寧,讓人不忍破壞。

噠噠噠……

一道急切的腳步聲響起,讓德川家光抬起了頭。他感覺有些驚訝,畢竟時間還早,很少有人打擾。

原本腳步聲還有點遠,但很快,腳步聲就變成了奔跑,衝刺,甚至嘭地一聲絆倒在地。

在這樣快的速度下,德川家光見到了來人。

狼狽不堪的松平信綱剛剛摔了個狗吃屎,頭上沾染著青草,額頭磕破綻放了血花,唯有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人,顯得有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