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二章:日本太上皇

第八十二章:日本太上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切的真相都已經清晰無誤地呈現其中。

幕府直屬軍隊升起了專屬於大明的日月龍旗意味著什麼,不用人多說,所有人都已經立刻瞭然。

德川家光的依仗,德川義直的恐懼,此刻都已經無從談起。

這支軍隊已經被朱慈烺收入手中,成了為大明徵戰的神兵利器。

與此同時,原本駐紮在橫濱的兩個團也同樣在各個角落裡出現。甚至,朱慈烺沒有刻意安排過,也看到了江戶城中無數大明移民紛紛拿起武器,自發地前來護衛朱慈烺。

四面八方的援軍緩緩進入江戶大校場,德川義直也好,黑田忠之等人也罷,面對這必死的結局,都心知已經失敗。

硬氣一些的,已經自刎倒在荒野之上。

但目前德川義直、前田綱紀、黑田忠之以及伊達忠宗等人都沒有選擇自刎。顯然,這幾個也不是有骨氣的假貨。

不管他們有沒有骨氣,他們的失敗已經是定局。

勇士們大步踏去,輕而易舉地擊潰了任何聚集在一起的叛軍。沒多久,灰頭土臉的德川義直、黑田忠之、伊達忠宗以及前田綱紀被捆綁好丟在了朱慈烺的身前。

朱慈烺對於幾個大男人的捆綁沒有什麼興緻,揮揮手,就交給了陳貞慧去定罪。

與此同時,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三嚴也聯袂而來,齊齊行禮。

朱慈烺上前扶起兩人,朗聲道:「這一戰,多虧兩位愛卿成事。此間功勞,由朕親自審定!」

而今國朝政務齊備,審定功勛自有有司負責。

朱慈烺親自審定,不僅代表著重視,也代表著會超出此前想像的規格。畢竟,恩出於上。朱慈烺既然出手,那肯定會打工大賞收攬人心。

果不其然,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都是激動難言。

「蒙陛下不棄,罪臣才能改邪歸正,得此時機已是萬幸。臣不敢居功自傲」柳生十兵衛一連驚喜與心怯,他此前還是日本的情報頭子,搖身一變成了明國大臣,還有些不習慣。

「臣等不敢居功自傲」柳生十兵衛搶先開了口,弄成了這個謙虛的氣氛,魏雲山不想壞氣氛,也跟著說。

「哈哈,在大明,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有功不賞,難道要朕看著你們犯錯不成?行了,起來吧。這日本大好江山,也該由諸位卿家,帶領我一同閱覽了。是不是啊,德川將軍?」朱慈烺看向德川家光,笑容頗為促狹。

雖然朱慈烺這話語十分戲謔,可落在德川家光心中,卻是隱隱升起了驚喜。

「陛下罪臣」德川家光的罪臣倒是貨真價實,此刻連忙將姿態放低到雲端,說:「罪臣願意帶領陛下閱覽!」

朱慈烺見此,便不再理會德川家光,而是與柳生十兵衛有說有笑了許多閑話。德川家光在一旁看著,卻是心焦無比。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結局會是怎樣。

雖然,德川家光沒有如德川義直那樣罪大惡極地玩了叛亂。可這等陽奉陰違,設計挖坑對付朱慈烺,那也是罪不可贖的大罪。

一個不好,身家性命就要丟掉。這也是德川家光出門交代阿萬時的心情。

可看眼下,朱慈烺似乎有意留他一面,這就讓原本已經做好身死準備的德川家光又重新冒出了無數希望。

只不過,朱慈烺顯然沒有多大心情去搭理德川家光,而是與柳生十兵衛閑聊。朱慈烺不開口,德川家光更是找不到搭話的機會與勇氣,一下子氣氛頗為僵硬。

眼下戰場正在收尾,一個個俘虜被押解回去。

雖然押解的人手還是以幕府旗本為主,但朱慈烺卻清楚,在魏雲山與柳生十兵衛的聯合之下,那些沒有戰隊到大明身上的幕府武士早已被處理乾淨。

一番動亂,此刻江戶的權力已經落入了大明的手中。

雖然江戶大校場依舊還是有些亂糟糟,兵荒馬亂後的殘破,可朱慈烺這邊,已然是一片熱鬧。

朱慈烺在柳生十兵衛的介紹下,一個個認一下幕府將領的名字,隨後一一握手過去,點頭致意。

這麼一輪結束以後,所有將領都是一副與有榮焉,恨不得當即為朱慈烺赴湯蹈火的表情。

德川家光見了,更加吃味了。

他也認識這些將領,更是知道其中不少就是劍禪道場門下子弟。阿部重次擔任大目付以後,這些人不少被悄悄調整了職位。

但現在,這些人一下子都抖起來了。

只不過,他已經再也看不到一個親信了。他已經失去了軍權的掌控能力。

德川家光能活著,那是朱慈烺別有安排。可那些掌握軍權又不靠攏大明的,此刻八成已經死於非命

心神恍惚之中,朱慈烺已經入城。

因為叛亂進行得非常倉促,又結束得非常迅速。於是,朱慈烺下午入城的時候,全城都彷彿在歡迎一個參加完相撲的勝利者一樣。

不僅那些心憂朱慈烺安慰的明國移民,漢家後裔擠在道路兩旁,熱烈歡呼。

就是那些日本士民,見了大明軍隊與幕府艦隊兵強馬壯,雄赳赳氣揚揚,也是一陣陣喝彩。

「這怎是一個服從強者的國度啊」朱慈烺心中喃喃地說了幾聲,隨後信步繼續入內。

他要前往的,是江戶幕府官邸。

幕府官邸門口,悄然間蒙上了一層紅布。

紅布之下,是陳漸鴻正在左右踱著步子等候。

忽然,地面一陣輕輕顫抖,陳漸鴻急忙看向方向,果不其然,朱慈烺已經來了。

陳漸鴻連忙疾步走去,恭迎皇帝聖駕。

一番見禮,朱慈烺看向了幕府官邸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