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五章:投筆從戎

第八十五章:投筆從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回國了。

重新回到闊別已久的京師城以後,一切都顯得頗為平靜。

如果在往常,征服東瀛日本國這樣的盛世定然是滿城狂歡,人人歡欣喜悅的。但到了而今,大家反而對這樣的喜悅多了幾分從容,少了幾分狂熱。

曾經的狂熱更多是來自於無奈,來自於心底里的自卑與疑惑。

如果大明是天朝上國,中華文化是世界領先,那麼為什麼文明會在野蠻的鐵蹄之下屈服?為什麼煌煌大明,卻差點被一個建奴弄得亡國滅種,文明幾近斷絕?

為什麼巍巍中華四千年,到了不肖子孫手中,卻連山海關都要守不住了?

有太多的疑惑,太多的失敗,太多的無奈,讓京師兒郎,讓大明兒郎苦悶,自卑,更是在亂世的絕路之下,必須用狠毒的心腸才能艱難存活下去。

於是,當第一場平亂李自成的勝利傳回京師的時候,人人狂歡呼喊。當時的皇帝朱由檢重重鬆了一口氣,終於在延綿不斷的噩夢裡找到了一點可以喘息的時機,看到了那回天有數的希望。

於是,當又一場於章丘擊敗阿巴泰的勝利傳回去的時候,歡呼之聲此起彼伏,長長地迴繞在京師的各個角落之中。彷彿不可匹敵的敵人終於在正面擊敗了他們。罪惡多端的敵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更重要的是,他們終於開始相信文明。相信漢家兒郎的力量,相信大明還有希望,有希望重新站起來。而不是被人呵罵成奴隸,跪在地上的奴隸!

於是當建奴被平滅的時候,大明子民從內心到膝蓋都站起來了。

他們站起來,相信自己依舊是那領先寰宇的強國。

就這樣,一切都顯得那麼從容有度。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讓人動容,在這樣平靜從容之下,藏著一個大國,一個強國源自內心的驕傲。

內閣已經接受善後事宜,在李邦華的主持之下,各個大臣們紛紛入駐自己管轄的部司開始忙活起來。

高名衡帶著兵部與太僕寺看著那兩萬餘旗本大軍,垂涎不已,打算調取一波人馬評定安南的亂局。那個在後世叫做越南的地方這會兒互相打得不可開交。但也不知道哪個夜郎自大的傢伙沖昏了腦袋,竟然窮瘋了一樣對過路的明商下了狠手。至於太僕寺,則是漸漸增加了軍隊後勤的職能。

傅淑訓當然是領著戶部與光祿寺計算如何讓幕府好生收稅,特別是收商稅。當然,最後還得分成上交到京師來。朱慈不愛繁文縟節,也不喜歡養閑人。光祿寺分在傅淑訓手中,則是不斷擴充職能,在朱慈的影響之下,開始演化出稅務局的架構。

就連看似低調,剛剛進入內閣的范景文也帶著工部與盯上了日本的各類礦山,中國缺洞,日本銅賤富餘,輸銀換銅是曾經商人賺大錢的不二法門,只不過後來幕府嚴禁就沒了機會。現在得此時機,如何能錯過?更何況佐渡島上還有眾多的金礦。

就連看似沒什麼存在感的禮部、刑部也躍躍欲試。管部的幾個大臣史可法、黃道周更紛紛說不能錯過。比如黃道周就說得名正言順,教化日本國民,乃是陛下旨意。一百萬書冊何其重大,不能荒廢前功。

教育是個好事,只要一代青年經過了明人教科書的教育,等他們長大,日本國就要變日本省了。

當然,更不能少了聯席會議上,審定功勛。

朱慈親自拍板定下了三百萬元的獎金池,這筆錢看似比起之前幾次賞格不多,卻著實激勵了不少人。畢竟,這一回參與的人少。主要參與軍功分配的一個團也只有一千六百人,賞了他們以後,再參與分配的人數就迅速下降,只有那麼幾十人了。幾十人分上百萬元的獎金,自然是人人滿意。畢竟,這一元大明寶鈔可是能換一兩銀子的。

審定功勛,升官發財,京師之中,一片歡騰氣息。

朱慈郎主持了久違的朝會,將懸而不決的許多政務一一敲定推進,這才被朝臣們放著迎來了午休。

雖然工作很累,不過朱慈的心情還是很好的。就在剛剛,樞密院里送來了一個禮物。

懸掛在南書房側廳上的地圖更新了。原本代表著綠色背景的日本被換上了紅色背景色的領土。在東亞為中心的新地圖上,中國這隻雄雞背負起了蒙古高原的重擔,又終於將嘴巴前面朝鮮與日本這兩條蟲子吃了下去。

開疆擴土,這是標榜史書的功勛。這樣想著,朱慈不由想起了回京一路上聽聞的說的那個地方。

朱慈發誓,他真不知道裡面有幾個大名鼎鼎的粉色人物。

九月一開學,到了新學期,京師大學堂最近選修當代史的學生又多了。這個沒有軍訓的年代裡,學生們上課的進展還是挺快的。

一開始作為老師的傅青主還狠開心,覺得這是自己教導有方的結果。

但知道了真相以後,他就顯得有點哭笑不得。

蓋因柳如是作為學姐主持了這一輪迎新。校園裡很快就有人記住了她的名字,學弟們很快就順藤摸瓜地找到了歷史系。

尤其在得知柳如是時當代史老師傅青主的助教,每門課都必定前去以後,前往聽課的人自然就更多了。

傅青主很快就將這麼一點小插曲給摔倒了腦後,昨天校長朱之瑜急急忙忙跑來讓傅青主最近上課謹慎一些,弄得他一頭霧水,摸不著頭腦。

他消息並不閉塞,知道朝廷之中對於他研究當代史的事情並無抨擊之聲。這很難得,也證明了他治學嚴謹,態度公正,得到了眾人的信賴。

在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