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章:天下不一樣了

第一章:天下不一樣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瀛台里,朱慈烺打發走了幾個弟弟。

朱由檢卻是感嘆:「這就定下來了?」

「定下來了。」朱慈烺說:「雖然是大事,但其實也是收割果子。這幾個地方,本來是幕府要自己收掉的。朕想了想,還不如分封給自家人來得好。」

「朕是覺得,這麼一樁大事」朱由檢在朝時,想要做一件事可是挺難的。更別說分封這等大事,指不定朝堂會有多少非議。

但朱慈烺顯然對此輕描淡寫。

「父皇,天下不一樣了。」朱慈烺輕聲說。

朱由檢明白,這不是他治下的天下了。他與這個兒子全然不一樣。朱由檢的天下是從木匠皇帝手裡繼承來的。

但朱慈烺的天下,是自己打下來了。

從他出宮以後,一切都是自己掙出來的。朱慈烺的軍隊是自己的,班子也是自己一把手帶出來的。這意味著,哪怕朝中那些言官怎麼說,都壓不住他的意志執行政令。

更別提朝廷已經被朱慈烺一次又一次的大勝壓服。

朱由檢只是感慨了一下,並沒有別的意思。與朱慈烺說了一些閑話,也就撤了。

朝廷啟動分封,這是國家大事。內外都很震驚,也很提氣。

分封到外國去,這是長臉面的事情。當然,對於三名皇子而言,這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朱慈烺固然打下了雄厚的基礎,可幾個十來歲的少年能不能駕馭得住,這是個問題。

閑談之餘,另一個問題也浮現在了水面。

「朝廷要分封了。」

這樣一道留言如颶風一樣,迅速席捲在了京師。

分封三個皇子,這似乎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船隊抵達了南洋,更廣闊的世界也落到了大明京師眾人的眼中。

與此同時,分封皇子為郡王也讓許多人想起來一樁事。

皇帝陛下近年分封的功臣不多呢。

京師權貴犬子一下子又熱鬧了起來。無數人都意識,朝廷打算分封了。這意味著此前以軍功獲得封賞的將領們都可能再次收到追封。

朱慈烺一連在京中忙碌了許久,也是忙活著這些事情。

他的確是想多分封幾個諸侯出去。而目標,朱慈烺已經選好。就在東南亞,只不過,這些東西顯然得一步一步來。

將政務都清理了一遍以後,朱慈烺的關注點落在了柳如是的那個檢舉之上。

支持開辦工坊,鼓勵資本主義發展,這是歷史之大勢。更何況朱慈烺自己就帶頭干。他很清楚這對社會的發展。

但同樣,資本是一頭巨獸。他固然可以吞吃著營養茁壯成長,讓國家強大。但同樣,他也可能飢不擇食,讓百姓淪為資本的血肉。

在輕視技術,幾乎沒有科研概念的大明。指望資本家醉心技術降低成本是很難指望的,他們更熟練的是如何剝削工人。

壓低工人的薪資來壓低成本,甚至使用童工。

朱慈烺敲著桌子,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被柳如是說的意動了。只是,具體如何,他還得了解清楚才能再作打算。

這不是簡單下幾個命令就可以解決的,作為皇帝,他的目光更加幽深,想的長遠。

谷科望了一眼身後的京營大營,吐出了一口氣:「三年了呀。」

三年,到了義務兵退伍的時間了。回想著往事,谷科心中依舊眼眶有點濕潤。昨天營里放了假,許多交好的袍澤戰友一起給谷科送行,一場大醉,三年軍旅生涯走上了結尾。

從後勤處里拿了退伍安置費五十元,又辦理了一應退伍手續,谷科拿到了那張退伍安置推薦信。

上面蓋著第二軍樞秘處的大印,代表著第二軍對退伍老兵的關注與支持。

這是國朝新例,不讓老兵們流血流汗又流淚。每一個退伍老兵退伍之後,都會寫一封推薦信,安置出一份職司。

以而今樞密院的執行力,老兵們安置的結果大多不壞。

谷科妥帖地收好了書信,回到了老家。

他的家位於大興縣盧溝橋鎮黃家村。進了村口就見到了老娘激動的表情。

「回來啦?當兵回來啦?好哇,打熬了一副好身板。平平安安回來了,那就都號!」老娘很激動,拉著谷科進了村,叨叨絮絮地說起了最近身邊的事情。

都是些家長里短的小事,但谷科聽了卻覺得很舒心,很平安。

「三年前的時候,我說要送你去當兵。隔壁的四嫂子還說我豬油蒙了眼,谷家就剩這麼一個獨娃竟然要拿去當兵?可三嫂子也不想想,當初要不是萬歲爺平了賊,這京畿左近的,哪兒還有活路?要不是萬歲爺分的地,別說順天府里置辦家業,咱們都還是沿著黃河當流民呢」

「做人不能不講道理,不報恩。忠君報國當兵打仗,這就是報恩。要我說,萬歲爺就是個聖君。你說說,三年前四嫂子還笑我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可現在,年年鎮公所給咱家送米糧。你爹一人耕了二十畝地,一天徭役沒出過。為啥,咱家谷科當了兵!」

「現在過得就是好呀,村裡也沒有大戶欺咱們小莊戶人家。有什麼官司,直接找村裡的派出警,也不用受衙門裡的皂隸欺。聽說那派出警黃警官也是當兵出身呢,他說進了軍營,人人都能會識字,這是不是真的?」

「娘,是真的。」谷科一路上聽著老娘碎嘴地說著,心裡一片溫情,只不過老娘說話速度快,好多話他都叉插不上話。唯獨到了讀書上,谷科一下子有了精神:「娘,孩兒我還在營里擔任過文書呢。營官退伍的時候也和孩兒說,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