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章:暴亂

第三章:暴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沈萬重下了車,一步一步地走上了長溝峪。只不過,這樣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馬武眼裡,顯得有些沉重。

馬武是被沈萬重拉過來的救兵,他看著這個老朋友,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放心吧,也許只是一場虛驚。」馬武說著,拍了拍沈萬重的肩膀。

只是,沈萬重受這麼一拍,卻是咳嗽了起來,回過頭,一張臉顯得有些蒼老:「無風不起浪啊……」

馬武凝著眉頭:「難道還能因此治罪不成?我們開辦工坊,一來活躍了經濟,二來創造了那麼多的就業機會。無數人家往日里只能餓死凍死,現在有了工坊,都能尋到一口飯吃。這是活人無數的功績!況且,兄弟你為大明徵戰半生,帶了一身傷病不得不致仕還鄉。朝廷難道能如此薄涼,讓人寒心?」

沈萬重聽著這話,心中暖流涌動。

雖然眼下經營煤礦,置辦工坊,一年都有至少三萬兩銀子的利,但比起老友馬武,沈萬重其實過得十分不如意。

他在崇禎十六年的時候,就是朱慈烺麾下的千戶,算得上是追隨朱慈烺已久的老底子。當時的同僚,現在大多都已經官制一鎮總兵,一軍之長,都是位高權重。但是,沈萬重卻因為崇禎十六年那一仗染了重病,手腳靈活大不如前。這樣的身子骨,在高強度的戰爭里是無法承擔的。

於是,沈萬重選擇了離開。

雖然朝廷給他安排了一個陝西延安府警署署長的職司,但沈萬重只是幹了半年就退了。無他,身子骨吃不消。

最終,沈萬重選擇了回到京師,在長峪溝這裡開辦了一個煤礦,又此前一些早些年退伍的老兵開辦了幾家工坊,聊度此生。

三年多的時間一晃而過,曾經的小煤礦變成了京西排前的大礦。這幾年京師煉鐵工坊日多,人口越發繁茂,以至於煤礦用量飛速激增。沈萬重原本一年千把兩銀子的利到了而今,足足一年能入三萬兩銀子。

利潤大還在其次,沈萬重不是個談吐享受的,他更看重開辦工坊能安置兄弟。

一年又一年的大戰落幕,一次又一次的兵役期最截止。無數傷兵老兵退伍兵都面臨一個去路的問題。大多數被安置區當了警察,各司衙署的小吏。可能熬過去熬出頭的並不多。

每到這時,沈萬重就覺得自己重新煥發了青春,大肆伸出援手,招募了諸多活得越發潦倒的袍澤戰友。

煤礦利潤豐厚,沈萬重開的薪資一樣足夠高。

再加上工坊這種地方一樣與軍隊強調紀律,強調技能學習,於是很多老兵都過得遊刃有餘。

漸漸的,沈萬重也不再去管。一直到柳如是男扮女裝,帶著京師大學堂的學子拿著京華報的編修證前來暗訪。

煤礦死人的事情終於攔不住傳了出去。

一時間,京師暗潮洶湧,數不盡的攻訐之聲冒出了頭。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死了人的事情,終究是假不了。馬哥,山雨欲來風滿樓……那些士子本就看不慣我輩驟然豪富,豈會善罷甘休。這幾年國朝漸少兵事,文官漸重。我現在只是一介商賈,此事真是難了……」沈萬重沒有說虛話,哪怕朱慈烺鼓勵工商,但商本末業的觀點依舊是主流。

御史言官,輿論清議朝著幾個商賈壓過去,堪稱泰山壓來。

「袍澤兄弟們不會坐視不管。」馬武沉聲地說著:「我會上書陛下!」

沈萬重心中感激,微微一暖,緩聲說:「兄弟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你在軍校里,恐怕還不清楚情況。這種政務之事,軍將插話很難。更重要的是……陛下究竟是怎生個態度,誰能摸得准?」

按照往常所言,如果是真的尋常書生士子攻訐朝堂重商,朝中早就將這些風頭壓了下去。亦或者很快就會有另一件大出風頭的事情將這些事情蓋過。

但現在一看,這些流言蜚語卻越來越大,有些抑制不住的架勢。這只能說明……皇帝陛下並沒有選擇壓下這些話語。

這讓沈萬重與馬武心中都是一沉。

「聽聞山下沸沸揚揚,說什麼各處報社都在調查,萬重大哥,你小心一些行事吧。」沈萬重說。

「幾個小報,還算不得什麼。」沈萬重對此不以為意:「只要不是朝堂進來查,礦里的兄弟們自然能好生應付好,這幾年來都是兄弟們在處置。」

馬武聞言,張嘴想說什麼,思慮稍許,還是決定不再冒昧開口。

……

沈萬重不會想到,這會兒,谷科帶著孫三與黃九以及一個身形瘦弱,目光清亮的年輕人進了長峪溝。

那身形瘦弱,目光清亮的男子顯然就是柳如是了。

柳如是喬裝打扮,又尋了江湖裡有易容之法的高人變換了模樣,曾經容貌傾城的柳如是這會兒面色泛黃,雙眼細長,臉型也微微一變,看起來只是個相貌清秀一些的年輕後生。

四人是以務工為名進的長峪溝。

雖然最近風聲很大,但消息顯然還沒有進一步擴散。

在長峪溝煤礦這個準軍事化管理的地方里,很少有人嚼舌根。

谷科在前頭帶著孫三與黃九應付著一個看起來像是頭目的男子,而柳如是則是打量著長峪溝煤礦里一路所能見到的一切景象。

長峪溝煤礦比他想像得還要大,三年持續的擴張讓這個煤礦佔地數百畝,大的驚人。因為這裡的許多管理者都是退伍軍人出身,於是路上所見的工人盡皆都有些民兵的架勢。走動之時,三人一排,五人一列,絕無落單之輩。就是行走之間,也頗為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