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章:另類的歷史第一起……

第四章:另類的歷史第一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李非的怒吼震動了長峪溝上下,五百名礦工被吸引了過來,看著地上零零散散三十七具屍首,心中的恐懼與憤怒被聚集了起來。

這樣的恐懼與憤怒在下午的悶熱之中混合之下,是五百餘人如一群餓狼一樣,朝著山下撲了過去。

他們的目標是整個煤礦的東家,據說今天東家恰好要來這裡視察。

馬武與沈萬重得知消息的時候已經是一刻鐘後,一個偵察兵退伍的煤礦頭目見機快,先一步找到了沈萬重帶著他們逃跑。

好在,煤礦真的極大,當煤礦大部分工人都被暴亂席捲衝到山下的時候,沈萬重已經出了煤礦,尋到了自己來時的那輛馬車,臉上的表情極其難看。

他的身前,是陸陸續續從各個地方跑下山的煤礦頭目。下山的道路不多,主幹道更是只有一條。沈萬重立在這裡,就見一個個曾經意氣風發的頭目們此刻灰頭土臉,許多人臉上帶著恐懼的蒼白色。

顯然,也有些人被那些讓人震驚恐懼的屍首驚到了。

馬武站在沈萬重身邊,腦海里迴旋著方才聽到的訊息,臉色不斷變化。

「萬重,怎麼死了這麼多人?」三十七具屍首,爆出去,別說御史饒不了他們,就是那些軍中袍澤也會變了顏色。

大明強軍,追亡逐北,歷來殺的不是叛逆就是韃虜,何曾屠殺過平民與俘虜?明軍的名聲,正是靠著朱慈烺與十數萬將士數年來嘔心瀝血這才扭轉,讓百姓不至於見了當兵的就要唾罵幾聲。

清白的名聲建立起來艱難,但想要毀去卻是很簡單,一揮手就能做到。比如現在水峪溝煤礦所做的一樣。

「我……只是聽說煤礦有時候會死人。這本是常識,這幾年擴張得快,許多都要打洞進去。不小心塌方下來,總是難免死人。但沒想到……沒想到不是三人……」三年死了三人,別說百姓非議,就是最嚴苛的御史知曉了也不會多說。但現在不是三人,是三十七人!沈萬重腦海里嗡嗡的。

馬武不說了,只是臉色十分難看。他深深看了沈萬重一眼,才想起來眼前這一位治軍打仗是一把好手,可要說經濟庶務管理的水平,的確夠嗆。尤其這些年賺錢太容易,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讓人腐蝕了。至少,這個煤礦雖然大東家是沈萬重,但管理具體事務的肯定不是他。

感受到了馬武的異樣目光,沈萬重怒吼著喊出了一個名字:「陸懷谷,給我滾出來!」

眼前一干水峪溝的頭目紛紛分開身形,將一個身子顫抖著的男子讓了出來。顯然,這就是那陸懷谷了。

「亂軍之中,是我救了你。從錦衣衛退役,是我用的銀子接濟你。從一名大頭兵成了京師小有名氣的陸老爺,是我成全的你。現在,眾叛親離,就是你給我的報答嗎?」沈萬重氣急敗壞,一想到自己一生清名可能要毀於一旦,更是眼前一黑,晃悠著,就要栽倒落馬。

好在,眾人眼疾手快,衝過去將沈萬重扶起。

尤其是陸懷谷,更是急忙衝過去,從沈萬重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將葯倒出來喂沈萬重服下。

「東家好些了沒?」

「東家你可不能有事啊!」

「將主,要打要殺,要如何罰我都沒意見。可將主你不能因我壞了身子啊!」

……

眾人嚷嚷著,倒是讓馬武嘆了口氣。

沈萬重不是壞人,這些頭目也多是良心未泯。只是,三十七具屍體……必須給一個解釋,必須給一個交代。

沈萬重用了葯,悠悠轉醒了。一行人尋了一個小亭,幾個頭目恢復了當兵時候的身份,尋了趁手的東西在外巡邏。其餘一些身份高一些的,就這麼圍著小亭里,等著沈萬重與陸懷谷的對話。

「這幾年外頭要的煤多,一個個揮著寶鈔搶著買煤。生意好做,我也就沒多想,只是一個勁招人,一個勁開礦。開礦不好開,時常死人,一不小心就塌了我都知道。只是我也不懂怎麼開礦,只曉得讓人幹活。這些年死的人……是有些多,只是我本以為這些都是正常的……」陸懷谷囁嚅地說著,叨叨絮絮地,沒個邊界。

但話說多了,沈萬重等人也就明白了。

典型的外行指導內行,不懂得如何開礦,只曉得驅使工人。加上這幾年搶著要煤,行業景氣,於是急功近利擴張。至於生產安全是什麼,他們根本就沒聽說過這個詞。

「哎……」沈萬重嘆了口氣:「我用人不明……」

屋內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當兵的拿工人當兵管,這挺正常。故而,這也是煤礦能一直開下去的一個緣由。可沈萬重用的人都是自己親信,退伍老兵,脫離基層也脫離專業,自然全都不懂怎麼才能正常管理一個煤礦,特別是安全生產之上。

「等等……也就是說,沒有虐殺餓死之人?」馬武察覺到了關鍵點。

陸懷谷低聲說:「我雖然貪財憊懶了一些,可也不是黑了心腸的……」

「到底死了多少人?」沈萬重又問:「只有三十七人?」

「不止……」陸懷谷說到這裡,已經面色灰白。

大家心底里都是一沉。

不管如何,死了這麼多人,就算他們自覺沒有黑心腸過,這事也難了。

「沈大哥!」這事,一個白胖的大漢子騎著馬過來,翻身下馬,看著這邊聚集了這麼多人,好生奇怪:「我去你府上尋你,卻沒見著你人,打發一問,才知曉你上礦了。怎麼了這是?」

來人便是那安排了谷科的黃老爺黃福文了。

「福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