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章:謀主柳如是的首秀

第五章:謀主柳如是的首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水峪溝上,李非聚集了五百餘工人衝進了煤礦位於山腳下的辦公樓群。大多數人已經撤離一空,散落一地各類賬冊、文本。當然,還有零散的寶鈔、金銀。

李非決定當眾將這些錢款分發,此言一出,頓時就引得人群高漲。

五天後恰好就是發薪日,煤礦沒有如盧溝橋鎮的磚窯一樣可以讓人打款到錢莊賬號上,而是採取了最實際的親手發放。

這樣的發薪方式給了李非眼前這麼一個機會,他可以將那些管理頭目的薪水也發給了工人們。

跟著李非能拿到錢,工人們反抗熱情頓時高漲。

不過,就當李非打算把全部的錢財都平分下去的時候,一個相貌有些清秀的人跑了出來,攔住了李非分錢的舉動:「不可!如果全分下去的話,三天內,大家都是敗亡的結局!」

說話的赫然就是柳如是。聽她這麼一說,他身邊的谷科三人組都是一驚。心道這位爺也太猛了,他們明明是來結交的,怎麼這位爺來鬧事啊!

「你?」李非心底一沉,但他曾經當過大學士李建泰的護衛,不管是拉攏人心還是見人識人上都有點水平,沒有倉促行動,而是打量著對方,分析著對方的身份。顯然,眼前此人雖然一身工人的打扮,但看舉止有禮有節,是個讀書人。近年崇武,但民間尊文依舊。對於一個讀書人,大家多少都有一些尊敬。尤其是李建泰很清楚他在做什麼,往小了說是暴亂,往大了說是造反。

大凡起義之中能成事者都是需要必備一個必要條件:有讀書人支持。

李自成最後雖然敗亡了,但他崛起之中一個標誌性的分界線就是招攬到了牛金星等舉人級別的讀書人。

想到這裡,李非猜出了對方的心思。有點戰國縱橫家的感覺啊。上來先阻止你,然後告訴你大禍臨頭,最後自己幫你解決,證明自己的本事。

「敢問先生尊姓大名?有何指教?還請分說一二,分錢有何不可?」心理活動雖然很多,但李非想完這些只是一念之間。他很快緩和了話頭,拱手發問。

孫三與黃九紛紛出言。

「這是剛進礦的兄弟!和俺們一起來的。」

「是新請進來的賬房先生柳如,本來打算給兄弟們發薪的。柳先生也是個苦命人,想賺點贏錢補貼老娘進的礦」

孫三黃九照著預備的法子在人群里道出身份。谷科也是跟著拿出了幾本賬冊,一副有些害怕的模樣。其實,谷科一個當兵的哪裡怕了一個民間暴動。他只是藉此演示自己的驚訝。這個貴人比他想像的厲害呀,竟然真的鎮住了這暴亂的頭子。

說到這兒,李非已經信了三分。他並不著急言語,盯著柳如是,等他回話。他想看看這柳如的賬房能說出個什麼子丑寅卯來。

「留在礦里的銀錢不多,都發給了工人們,大家都會一鬨而散。到時候東家來了,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都擋不住。更重要的是,礦里的糧不多。不留下來一部分做公使錢將人組織起來,別看現在氣勢洶洶,過不了多久就是一盤散沙。」柳如是鎮定自若。

李非雖然聽不懂公使錢、組織這幾個辭彙,但意思他很快明白了。只是剛說過的話就要吞下來不認,這對他的威信打擊很大。

想了想,李非將柳如是扯到一邊:「話我已經應下來了還請先生教我!」

說著,李非似模似樣地做出一副求賢若渴的模樣。

柳如是果然很是受用的樣子,笑道:「這不難辦,礦上餘下來的錢雖然不多。但頭目的俸祿都很高,相反工人們的薪資都很低。直言將工人的薪資漲一倍立刻下發,隨後餘下來的銀錢做公使錢即可。據我所知,礦上除了薪水的錢以外,還有幾筆貨款入賬,暫且頗為寬裕。更能拿出一筆錢來激勵後進,為李公所用。」

說完,柳如是拿出了賬本,一連串的數字報了出來。

一個普通工人辛苦勞作一月才一塊五,但一個普通的頭目一月卻有十塊。工人的工資哪怕翻一倍,也只需要支出一千五百元左右。事實上,礦里存下來的還有五千餘元。原本這些都是賬上新收的貨款與工資,現在都便宜了李非。

這是一筆巨款,李非心中怦然大動:「就依先生!我欲以百元一月聘請先生為我贊畫,日後富貴共享,定不相忘!那五千元里,且分先生五百!」

李非頗有魄力,當即拍板。反正這筆錢也不是他辛苦賺的,用起來不心疼。更重要的是,這等暴亂之事,工人們尚且有機會勞改幾年就重獲自由,他卻十有**要砍頭。在生死之間的大恐怖面前,貪財毫無意義。

「那就謹謝不敏了。」柳如是頷首應下:「這是我三位舊友,我打算讓他們先跟在我身邊,為李公先將發薪之事解決。」

「都依先生!這些小事大可都讓下面的人去做,我有至關重要的大事要與先生商議!」李非乾脆地應下。

谷科、孫三以及黃九紛紛對視,有點難言的震驚。這就搞定了?

有文化真好啊

三人腦子裡很快又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谷科三人組跑去發錢了,李非拉著柳如是談起了組織發展的問題。

暴亂的工人們暫時沒有時間去破壞,而是忙著收錢。

一時間,水峪溝上漸漸平靜了下來。

唯有柳如是很清楚,這樣的平靜是短暫的。這更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切都只是暫時。不過,他已經足夠好運,先一步接觸到了水峪溝煤礦暴亂的工人頭子。

當然,如果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