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章:壓下來

第六章:壓下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水峪溝礦上的暴亂工人們在努力串聯,同樣,馬武、沈萬重以及黃福文都是馬不停蹄奔赴去了各處。

架子煤礦、龍山紡織廠、各類叫得出叫不出名號的大小工坊,都被三人跑了個遍。對於工人暴亂,所有工坊主一聽聞都是緊張了起來。

這與農民造反一樣,一旦亂子起來,大家的家業都要保不住。而且,工人不比農民,他們許多都是識字的,一旦串聯起來,暴亂的火苗就如同進了柴禾堆里一樣,猛烈燃燒起來。

經過一天緊張的串聯,沈萬重終於組織起了一支超過五百人的護衛隊。

他畢竟曾經是當過朝廷大將的人物,再加上能給各個資本家當護衛的許多都是退伍兵出身,於是乎,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時候,一支規模在五百人上下,行動有素,組織有度的護衛隊就這麼圍到了水峪溝煤礦里。

「怎麼樣,裡面的人聯繫上了沒有?」沈萬重重新回到水峪溝煤礦山腳的時候,已經是意氣風發,一掃此前的頹廢。

礦上頂多也就五百多人,雖然工人比起農民厲害一些,可他手底下卻有五百多訓練有素的護衛隊。其中很大部分都是退伍兵組成,戰鬥力彪悍。雖然護衛隊沒有朝廷命令禁用的火器,卻依舊帶足了長矛短刀,甚至有人不知從哪裡尋出來了鎧甲。

這樣的武力,放五年前已經當得上一個總兵可以調用的精銳力量了。當然,是按照戰兵計算。

有了這樣強大的武力,沈萬重昨天的凝重輕省了許多。

黃福文也是奔波了一天,他忙活著從黃家莊將可用之人都抽調了過來,又派人去聯絡潛入上山的谷科。

好在,當他回來的時候,消息已經從山上傳了下來。谷科一行人順利潛入,已經得到了李非最新一步的行動。

只是,谷科不知怎麼想的,卻是隱瞞了那位秘密調查的貴人在幫助李非的事情,只是說這位貴人也藏身期間,被暴亂驚到了。

對於這位莫名其妙跑進來調查卻捲入其中的編修,黃福文只是冷笑,他恨不得那些暴民直接將那編修殺掉了賬。

很快,黃福文的注意力就挪開了。

谷科穿回來的消息十分勁爆,也讓所有人眉頭大擰。

「他們沒有下山……也沒有搞什麼佔山為王,而是……去串聯了京東北部的煤礦……許多煤礦都是連著,現在朝著架子煤礦去了……」黃福文轉述完了消息,山下頓時一陣寂靜。

隨後,就是一個胖乎乎的富商急忙上了一個轎子:「快回礦里!」

幾個轎夫連忙起轎抬著這富商急忙朝著架子煤礦而去。只是,轎子剛剛跑了幾步,忽然間又猛地停了下來,那富商伸出頭,急忙喝令一人說:「還愣著幹什麼?帶著人回家啊!這群天煞的,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何苦找我麻煩啊!」

「劉員外,何必著急……我話還沒說完……」黃福文抹了抹額頭上的大汗說:「除了架子煤礦還有龍山紡織工坊,張氏麵粉工坊……」

黃福文一連報了十數個名號,整個場上頓時全部嘩然。

一時間,方圓數十里的工坊全都被這群暴民給盯上了。

「我也要回家!這群該死的亂民,抓了非要打死不可!」

「鬧得這麼大,咱們自己還收拾得下嗎?」

「五百人看著不少,可要是將整個京東北的工坊都拉上,那工人何止萬人……依著那暴亂頭子的本事,只怕還要串聯。那賊子背後有高人啊!就是那些還在上工的工人聽了,只怕也會拿這個要挾。別的不說,只要他們停工,我可就要虧慘了!」

「我也要慘,這可是天津港洪五爺定的貨啊!」

「這是賣給朝鮮人的鐵鍋,該死的……錯過這一回生意,可就要等到來年了!」

「報官吧……」

眾人議論紛紛,都是感覺到有些慌亂。

「先上山,看看到底是怎生個情況!只要拿住賊首,先掐死了火苗,這禍事就起不來!」緊要關頭之際,還是沈萬重開了口,定住了眾人亂糟糟的心思。

眾人聽此,也都漸漸安靜了下來。一陣沉默之後,大家還是默認了沈萬重接管。大家都是互相聽聞過彼此的名號與背景,知道眼前這人是曾經的朝堂大將。今時不比往日,往日的朝廷大將,大家只有怕,只有不屑。但現在的官軍大將,大家都知曉那是定然有本事的。

沈萬重也不理會大家的沉默,強行統一了思想,隨後帶著人馬迅速朝著山上出發。

但結局顯然印證了黃福文傳來的消息。

一路入山,礦山上面里里外外全都空了。

馬武帶著一隊騎卒縱橫跑了一圈,回來的時候一臉複雜而便秘的表情,十分不舒爽:「事情有鬼啊……顯然有人指導他們,不然一群工人,哪裡會這般果斷。」

礦上的確是空了,一個人都沒讓馬武逮住。顯然,他們撤退得非常果斷。雖然李非帶著人撤退陸陸續續被他找到了一些蹤跡,也知道對方剛走不超過半天。

但就是這半天時間,卻足以造成關鍵性的扭轉。

望山跑死馬,在群情惶惶的局面之下,沈萬重知道事已難為。不可避免的……此事會被鬧大。

原本,若是暴亂局限在沈萬重自己手中控制,他便可以分化瓦解,自行鎮壓。雖然免不了打點衙門,一番運作,但還是可以風輕雲淡地就當一切無事發生過。

但是,暴亂的事情很快鬧大,那些嚷嚷著為名請命的傢伙一定會動起來。

畢竟,為了爭搶勞動力,不止一家工坊主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