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章:黃宗羲出手

第十章:黃宗羲出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公孫藝的麵皮抽搐了一下,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縣衙當然不可能放五百多人進去。真要來了五百多人進縣衙,別人還只當這裡被暴民攻陷了呢!

只是,縣衙竟然受理了。

他們不應該是已經被權貴們收買了嗎?為什麼直接就這麼受理了?而且,看起來外間的這些人也並不是因為縣衙蠻橫阻攔而流落在外,而是簡單的排隊等候。顯然,縣衙透露出來的口風是也會接受這一批人冤情的受理呢。

縣衙這是怎麼了?

這還是那個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的衙門嗎?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自己可不是被工人圍攻報官的資本家,自己是為民請願,伸張正義的士子啊!正派的士子啊!

這麼想著,他高興了起來:「如此,那我們來的這正是時候啊!」

黃九目光一亮,心道:免費的勞動力來了!

「先生願意助我等嗎?青天大老爺啊……老天開眼,來了青天大老爺啊……」黃九當即噗通地跪下,一陣子齜牙。他真是無所謂男兒膝下有黃金,對付這些麵皮薄的士子,這麼干顯然有奇效。

當然,若是換往年那王朝末世,一切冷漠的時光,那是決計不行的。

只不過碰上這些崇仁書院里的舊黨青年,自然是大有奇效。

「老伯快快請起。」公孫藝果然慌了,他連忙過去扶住,心道:定然是有極大冤情,才會讓這些形貌凄苦的老百姓不得不走上這一條絕路啊。

黃九半推半就地起了身,成功地將這一波崇仁書院的秀才們忙活了起來。事情卻也簡單,就是寫訴狀罷了。

只不過一來人數眾多,而來事務繁雜,公孫藝身邊哪怕有四個伴當都會寫字,卻依舊感覺頭大。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

原本還覺得縣衙可能是拖延計策的公孫藝也不由地承認,這所謂的拖延級應當不是了。無他,寫訴狀都這麼麻煩,真要審理起來,那還不得廢上天大的功夫?

公孫藝自己應付著一干工人們的期盼,不得不進了縣衙,收了縣令林鵬提供的屋舍,盡心地寫起了無數工人們的訴狀。

他雖然迅速分門別類地將各個大體一致,情況相似的訴狀歸類起來,但事情的複雜與龐大依舊超出想像。公孫藝自己是走不開,但他卻很聰明迅速喊了手底下一個伴當去喊崇仁書院的救兵……

……

縣衙里,轟轟烈烈地來了好些士子忙活著工人們的訴狀。

這時,位於京師東面澄清坊的一個五層高樓的頂樓里,身著清涼唐裝的侍女們迎接著一個個客人們入內。

今日的四海閣格外熱鬧,這個不對外開放的私人會所里盡皆是京師跺一腳抖三抖的人物。自然,也是大多涉及到了京師東北工人暴亂的那些幕後大佬們。

沈萬重搖了搖頭,謝絕了眾人勸自己坐上首座的意思,拱手側身一讓,請眼前一個相貌堂堂,舉止不俗的男子上佐:「黃社長,您雖然不是工坊主,但大家都明白今日的會議,只有您坐上首座,將大伙兒團結在一起,我們才能渡過難關。您有心出手,可別再為難沈某了。」

被沈萬重請到上座的赫然就是黃宗羲。

黃宗羲乃是中華社的社長,與陳子龍一起,一明一暗,控制著天下輿論。

當然,中華社雖然號稱是大多數報社的信息來源大頭。但中華社的盈利能力是十分堪憂的,這年頭可沒有風險投資,哪怕你這個故事講得再好,再有前景,沒有現金一樣要抓瞎。

但中華社並沒有半路夭折,而是發展得越來越大,儼然觸角已經深入到全國各地。這樣的龐大組織不僅證明了中華社這樣一個組織的旺盛生命力,也同樣證明了這一代當家人黃宗羲的能力。

至於中華社的資金來源,只要仔細想一想黃宗羲的身份就能猜到。顯然,是恆信商行在輸血。

黃宗羲這一回插手工人暴亂之事,顯然就是源於幕後的恆信商行所邀。

無他,京師諸多工坊,大多數在微末之時就有恆信錢莊的借款或者投資。京師之所以能突破重農抑商的氛圍成長出眾多的工坊,除了工坊的確賺錢以外,便是因為有恆信商行的扶持,貸款,乃至投資。讓大多數人拿到了啟動資金。

現在,在座的一干大佬們工坊遇到暴亂之事,停工停產,更得組織人馬準備鎮壓,可謂是損失慘重。一來,沒有生產,此前的訂單就不得不違約,光是違約金就得賠掉很多人的急需。其次,如果不能妥善解決此事,朝堂一旦板子打在他們身上,可真就是要家破人亡了。

「如此,我就恭謹不如從命了。」黃宗羲完,目光一掃在場。

大多都是些老熟人,畢竟規模大的也就那幾個。架子煤礦的東家歐平,龍山紡織工坊的東家魏忠銀、張氏麵粉工坊的東家張才貴。還有黃福文以及前來助陣的馬武。

「黃社長,縣衙的消息如何處理?關係疏通的,都盡量疏通了。可那該死的林鵬軟硬不吃,連人都不見,我托請到了府尹汪喬年汪大人那裡都好歹拿了一個回話,可那林鵬卻死活不搭理我們。這可真是……」歐平面有不忿。

「汪喬年是應了我們,可又如何?人家的是,府衙一定會秉公執法,定然不讓委屈一個好人,放走一個壞人。瞧瞧,這話還不如不呢。」黃福文聽了這話就是不斷搖頭。

「軍中的袍澤在想辦法見陛下,只是,陳將軍攔住了這事。這會兒見陛下,除了浪費一個時機以外毫無意義。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