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三章:江山永固的法門

第十三章:江山永固的法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陛下登基以來,重新推行考成法。這個所有官員的夢靨。

考成法說白了就是績效考核,是一根鞭策官員努力幹活的長鞭。同樣,也是一個升官發財的好時機。考成成績上佳,自然是升官發財沒人可以說二話。考成成績不好,下課轉任閑職都讓人無話可說。

傅淑訓是主持財政這麼久,這些道理十分清晰。同樣,他對於陛下最近的舉動也是頗為了解,深切感慨陛下之英明。

往常時節,順天府府尹官階較低,以至於是人人避之不及的職位。但現在,汪喬年只要做出了成績,來年部閣就有他的名字了。

事實上,京師東面那近百家工坊所倡議的最低工資制度與戶籍限定製度就是一個兜底,能夠讓順天府的經濟發展飛躍增加上了一層樓。

而且,這些工坊主的上書顯然十分精妙。

這一張投名狀納進順天府,朝堂的觀感如何轉變,不言自明。

想到這裡,傅淑訓輕輕看了一眼一旁的陷入沉思的史可法,輕輕一笑。

「這幾人倒是乖巧。」李邦華本來是看戲的,但見傅淑訓這一言,還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怪不得,順天府府尹汪喬年會如此不遺餘力地將此事推到朝議之上。原來是有這樣一張王牌。

雖然說不準這一張牌打出來會讓工坊主們虧本多少,但比起查實之後抄家關門的結果顯然要大大領先。

史可法沉吟良久,忽然感覺有些異樣的失落。

他們舊黨苦心孤詣,就是想要藉此時機重振旗鼓,聚攏人心。是以,這些年大興縣縣衙里滿是奔波各處的崇仁書院學子。他們收集民情,匯總訴狀,將官司打到了大興縣,打進了順天府,最終被順利推進了朝議之中。

原本,這該是一個一舉必殺的時機。藉助朝議,由他史可法審議此案,最終讓舊黨翻身。

但是本該看似一擊必殺的局面,卻被對手這一記最低工資制度與戶籍招工制度打出後閃避一空。

彷彿是一擊重拳打空,史可法有些沒緩過來。

但是,對方這一個賣乖卻是讓史可法不得不承認很厲害。他隱隱猜到了皇帝陛下的下一步走法。

既然如此,他決定不再硬抗。

事實上,朱慈烺並不昏庸,並沒有打算包庇那些害群之馬。

心思涌動,其實時間只是剛剛過去十數息。

一陣不痛不癢的議論之後,李邦華躬身上前:「伏唯聖裁。」

「組建中央調查組,徹查此事。主使,顧炎武。副使,黃宗羲以及陳子龍。抽調三法司人員聯合調查,不冤枉一個好人,不漏掉一個壞人。」朱慈烺說完起身離去:「李邦華、傅淑訓、黃道周、史可法還有李遇知留下,其餘人先下去吧。」

「吾皇萬歲。」眾人山呼。

顧炎武亦是躬身領命而走,引得無數人目光看去,都藏著各色的艷羨之情。這一位,可真是簡在帝心呀。這種調查組的差使就是欽差大臣,代表著天子的威嚴。不是陛下的心腹斷然接不到這種差事。

對於這個結局,汪喬年以及黃道周等人都悄悄鬆了一口氣。顧炎武是朱慈烺的人,黃宗羲是偏向新黨的人,但不是還有陳子龍么?這可是舊黨中堅。

至少,陛下並無偏心之舉。

顧炎武得了命令,更加馬不停蹄地奔波了起來。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紛紛開始出動人馬配合顧炎武組建調查組。

儘管朱慈烺的命令從宮中下達的時候已經到了夕陽落山,只剩下黃昏暈染的時間。但中央調查組消息一出,整個京師上下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

陳子龍進了崇仁書院,就見到處都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他們以為這是自己的勝利。

事實上,這幾天崇仁書院的舊黨士子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在他們埋頭苦幹之下,一共涉及的五十七家工坊狀告東主的案子完成了卷宗梳理,報道了縣衙之中。

面對事實清楚,證人證言充分的報案,縣衙十分乾脆,一一受理下來。

當然,林鵬同樣非常清楚。這根本不是縣衙可以處理得了的案子。情況迅速匯總到了順天府,又一路捅到了內閣之中。

崇仁書院上下,顯然都覺得這是自己的功勞。

「同學們最近的努力很棒。這是一場值得歡呼的鍛煉,證明了我們舊黨同仁亦是可以做事,可以成事。稍後,後廚會大開筵席,亦是準備了好酒。當然,歌姬舞姬要找,自己想辦法。我還有事,先不陪了。」陳子龍勉勵了幾句,去了崇仁書院的另一處。

那裡,柳如是早已久候。

「這算不上成功。」陳子龍看著柳如是,神情複雜。

他們其實本來就是舊識,只是後來陳子龍考上進士分配去了浙江為官,便與風月場斷了聯繫。只是,兩人都想不到,會在這樣的場合里重新相距。

「已經足夠了。」柳如是目光很堅定,的確,對她而言這已經是一個難得的結局了。

她處在暴亂的工人陣營里,並不考慮舊黨的利益,而是考慮工人的處境。

「好了,這些抱怨的話不多說了。下一步,要如何?證據材料,都已經收集差不多了。但所有人都很清楚,根子不在於這裡。」陳子龍說。

「辦法,我已經想過了。」柳如是秀眉輕蹙,彷彿想起了什麼記憶,但很快,她恢復了正常的表情:「陛下決心發展工業的想法從未變過。工商是不一樣的,陛下的政策並非是重商。而是重實業。」

陳子龍不知道柳如是為何轉移了話題,但他知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