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章:攻略安南

第二十章:攻略安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約莫過了一刻鐘,最後一名稅務主事抵達的時候,崑山縣縣令華夏出現在了後衙的花廳里。

華夏這個姓名當真是極有特色,讓人一下子就記住了崑山縣縣令的大名。事實上,歷史上的華夏也的確是一個有名的人物。

因為,此人是寧波六狂生之一。

按照原定歷史,三年前,清兵南下的時候,寧波知府朱之葵準備剃髮降清。消息傳到城,六個平時愛議論時局的秀才的董志寧、王家勤、毛聚奎、華夏和張夢錫決定剷除朱之葵,起兵抗清。都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落在華夏等人的身上,卻又是一個意外。

華夏等人很清楚,以他們的身份,想要抗清無疑是痴心妄想。清談無用在這裡顯露得淋漓盡致,想要發動抗清事業,必須以來當地的實權人物為主。

為此,他們找到了當地士紳錢肅樂。錢肅樂是大明忠臣,面對建奴來勢洶洶,作為老臣,他本來的打算是絕食殉國。

但華夏等人發動辯才,迅速打消了錢肅樂的想法。最終,錢肅樂與定海總兵王之仁聯手抗清。

當然,這都是歷史上的故事了。

現在這個時空里,大明早已平定建奴。寧波六狂生的命運也是悄然改變,其中最為幸運的的華夏,他早早加入當時朱慈烺在南京時的留守六部里,並且順利中舉。有了這樣一層功名,他順利放到蘇州擔任崑山縣縣令。

至於其餘五名秀才,大多也因為華夏的號召,紛紛來到了蘇州府,在各地任職,或者是當地鎮長,或者是當地的警署亭長。

天下風氣已變,東林復社那等夸夸其談之輩不為陛下所喜,有心於社稷之人,自然要懂得進基層為官,面對庶民,面對胥吏。

華夏今日來到此間,看著一個個年輕朝氣蓬勃的士子們,不由大笑:「諸君來此,由讓崑山大治多了幾分助力了。今日,我於此著急諸君,除了地方政務上的一些宣講以外,便是另一樁要務,事關我崑山一地福祉,要尋諸位大才一用。」

說完,華夏請著眾人進了會議廳。

圓桌會議廳里,擺放好的一份份資料已經準備就緒,眾人都是認真仔細地看著。

開頭的一份資料頗為平常,是一份《鄉鎮稅務主事工作手冊》,上面仔仔細細地寫著作為一名鄉鎮事務主事應該如何工作,如何應對地方政務,甚至如何面對地方豪強為了偷稅漏稅而進行的威逼利誘。林林總總,十分詳細,十分詳盡。

眾人仔仔細細地看著,都是顯得十分認真。

「這一份工作手冊,大家各自拿著,往後工作有不明的事情,除了與鄉鎮班子共同討論以外,多多參詳這份工作手冊。除此外,接下來就是要進入正題了。」華夏輕咳一聲,表情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

「十日前,莫氏越南求助大明,懇請大明復其屬地。言辭謙卑,更喊出舉族內附的籌碼。此事一出,京師為之生出軒然大波。」華夏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眾人的表情。

讓他頗為遺憾的是,一共有三人都對此表示出了並不陌生的表情。其餘人大多都是茫然四顧,不知道為何縣令要說起遠在京師的事情。

這在京師雖然是新聞,卻因為京師諸多報紙在七日內可以抵達江南而也變成了江南的新聞。特別是朝廷邸報,而今的朝堂邸報除了日常政務的消息傳達以外,也多了許多新聞的傳揚。

莫氏越南要舉族內附,這是一個大事,一個大大的喜事。

要不然,朱慈烺不會貿然地在朝廷還未做出任何決策面前就將這樣機密的事情傳揚出去。

唯一能解釋這一點緣由的就是因為朝廷也的確決心接入越南此事,並不擔心越南人能逃出手掌心。

當然,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因為……這事太漲士氣了。

如果說朝鮮與日本只是打服,讓朝廷上下頗為有些揚眉吐氣,那麼莫氏越南的舉族內附則說明中華天朝上國的天威已經真正開始傳揚。

大明打一個噴嚏,全天下都要震三震的想像現在逐步化成現實。

蠻夷遠邦,舉族內附,這對於大明兒郎的士氣,民心都是極大的提升。

尤其是越南,這是一個讓不少明人感覺黯然神傷的地方。

因為,這裡在永樂皇帝時期,就已經是大明的領土。但越南人不斷反叛,以至於最終逐漸脫離了中國的控制。事實上成了異國。

雖然越南依舊承認自己是大明的屬國,但其中桀驁不馴之處,是讓無數天朝上國子民內心感覺失落與無奈的。

失落的是曾經的地盤分裂了出去,無奈的卻是大明在相當長一段時間,甚至長到以後都可能沒有希望再收回這一塊領土。

而現在,這樣一個從天而降的機會來了。擺到了所有人的身前,讓人感覺驚喜不已。

莫氏越南懇請大明恢復越南領土,並且舉族內附。顯然,大明有了恢復越南這個失落領土名正言順的機會。

只可惜,對於天下大勢,並不是所有人都具備基礎。華夏當初號稱狂生,見聞是不短缺的,對於國外的奇聞異事,也是很有接受能力。

故而,當他走上縣級主官崗位的時候,也漸漸從朝廷的邸報之中獲取到了許多有意義的事情。

其中,赫然就是莫氏越南舉族內附,大明有機會重新恢復越南這個曾經安南之地。

華夏雖然有幾分本事,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他這樣的胸襟與目光。

至少,眼前的十來人里,只有約莫三個人能夠知曉此事,或者說知道越南是個什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