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一章:年輕人的理想

第二十一章:年輕人的理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安南是中國的藩屬國,與朝鮮日本一樣,而今都可以安全地販賣鐵器而不用擔心被扣上一個資敵的名頭。

蓋因大明強軍的武備已經超然到了熱武器的時代,於是樞密院早已將曾經嚴控萬分的鐵器禁止命令解除。

相反,從敵人手中賺到更多銀子從而給自己的大軍武備更新換代顯然才是朝中大佬們更喜歡的選項。

話雖如此,但朝中這幾年新的政令頻繁出台,朝野的注意力都落在幾件大事之上,除非事涉此行利益有關之人,不然都不會想到這一茬。

至於此前那些曾經給建奴給蒙古韃子販賣鐵器的人還會不會行動……這個道理可真是簡單極了,因為八大賣國晉商都已經被抄家滅族,整個家族被大明連根拔起。

這樣可怕的效果雖然不是治本之策,卻也將而今北疆販賣鐵器的事情給杜絕到了最低。

就這樣,這竟然出現了一個大家都未發覺到的政策空間。

而這,代表著巨大的利潤空間。

華夏目光灼灼,他很清楚這個時機留給自己的選擇時間很少。如果在往日,面對這樣的機會他也想不到如何用起來,就算勉強用了,也會覺得不甚合適。

他固然可以將這個點子賣給現在的大商人,但這個一個點子哪怕再有價值由能賣多少錢呢?當然,他也可以讓自己的家人去合股經商。但華夏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的風險,思來想去,決定放棄。

他是一片公心,為了大明著想,為了崑山的發展著想。同樣,他也是想要做出自己的成績證明一個舉人也可以做好一縣主官。

沒人不喜歡錢,但華夏的確不缺錢。比起為了錢而需要捨棄的政治生涯,他更希望自己這樣冒險的計劃一舉一動都能在後世經得起考驗。

最終,希望公司的概念帶給了華夏啟發。

希望公司是鄭氏私產,落在鄭成功的手中,卻希望公司的全部股份都捐給了朝廷。當然,具體操作的時候寫的時候鼓動寫的是朱慈烺的名字。

這一點,讓華夏抓住了靈感。

解決之道就在這裡。

既然希望公司可以是皇帝陛下的私產,那為什麼他不能開一家公司,也落在朝廷的名義上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朝廷開辦的工坊,難道不是皇帝陛下的產業么?

華夏解決了衙門開辦工坊最後一個難關。

這個時空畢竟不是後世,一提起改革開放,就是外國有錢人提著金燦燦的金銀來中國投資,發展中國經濟。

全然反了。

因為,大明並不需要出賣廉價勞動力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相反,大明有足夠強大的政治力量、軍事理論以及人口實力與資本去全世界爭搶。通過外國人的鮮血、資源與勞動力完成大明的資本原始積累。

如而今的朝鮮,如而今的日本,只有主動面向大明改革開放,才可能不被時代發展的大潮所拍打落伍。

在此之前,大明對此所做的行為是接觸了商業、工坊業發展的大量限制性因素。也用外交力量,軍事理論轟開了朝鮮、日本等地封閉的大明,讓大明兒郎可以無所顧忌地去全世界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

而現在,當可以驅除的枷鎖都漸漸完成得差不多的時候,一個新的時代到來了。

這個時代,是全面競爭的時代。

原本壓制工商業發展的官府改變了態度,將走上鼓勵共商發展的方向。對於同樣面對著無限機會的地方官府而言,他們一樣也渴望在這樣的巨大利潤之下,參上一腳。

至於朱慈烺會不會擔心官僚資本壟斷,從而導致整個競爭走向內向惡性循環,朱慈烺現在暫時不打算考慮這個問題。

因為,留給大明而今局面的,是一個充滿著無數機會,需要大明兒郎用數十年努力都未必能填滿的大蛋糕。

蛋糕在變得越來越大,並且可以越來越清晰地感受到越來越巨大,這個時候,誰若是陷入內亂只想著怎麼吞下別人的那一份,面對的結局一定是愕然地發現,自己好不容易搶了兩份蛋糕,卻比別人分到的蛋糕越來越小。

更何況,朱慈烺很清楚資本家的力量有多強大。

現在,資本家們是蟄伏著,舔跪著。但很快,當他們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的時候,就會露出獠牙,試圖爭奪越來越多的政治權力,而不是面對一個小官,都要露出戰戰兢兢的表情。

沈萬重的例子就是一個典型的故事,他固然因為社會保障稅的事情成為不少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卻同樣引得無數人的艷羨。這是第一個敢於光明正大議論政務並且還順利成功的商人。

可以預見,面對沈萬重這個一個資本家,哪怕是大興縣縣令林鵬也不會動什麼破家縣令,滅門令尹的心思。

蘇州府崑山縣的後衙里,場上已經只餘下華夏與金志達兩人。

顯然,只有金志達走到了最後,被華夏選中。面對這個眼界與見識都不凡的年輕官員,華夏的眼中滿是欣賞:「本官此想,你以為如何?」

華夏的全部計劃已經在剛剛和盤托出。

金志達聽聞之後,久久才緩過勁來,他看著華夏,喃喃道:「縣尊此計一出,天下都將因此大變。」

華夏是在搞事,但他搞的這個大事卻對極了金志達的胃口。

大家都是年輕人,還是見識都很一致的年輕人。這樣的年輕人共同特徵是什麼?

永遠充滿希望,永遠激情澎湃,永遠永不言敗。

落在這件事上,哪怕預想到了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