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六章:技術儲備

第二十六章:技術儲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李邦華與顧炎武的方案名單朱慈細看了一下,沒有什麼大問題。www.pashuw.com

這個點子本來就是朱慈一同商議出來的,就是恢復食鹽專賣。而且,因為有著技術的提高,朱慈決心將以往貴的讓普通百姓吃不起的食鹽砸成白菜價。

是徹底低價的白菜價。

要知道,這年頭的食鹽是的確是貴,就算以往太平年間的食鹽,也是價格頗為感人。嘉靖時期,朱廷立在《鹽政志》上記載湖廣、江西、南京一帶每鹽一斤賣銀三分到四分之間。哪怕是經濟較為差一些的湖廣、江西等地,每鹽一斤也要賣銀一分五厘。

因為明末動亂,戰爭橫行,是以鹽價也如同糧價一樣,迅速飛漲。糧價在戰後已經跌落到了京師之地都只有一石米半元左右的價格。但食鹽卻沒有得到管制,於是悄然暴漲到了一斤鹽三錢到四錢的價格範圍里。換算起來,差不多三百枚銅錢。

也就是說,一斤鹽在後世賣出兩百元左右的價格。

這無疑是一個天價。

但實際上,食鹽的生產成本非常低,不提朱慈依靠機械化大生產能夠大幅度降低的成本。就是而今依靠曬鹽,其成本依舊是很低。鹽商之利,十足的暴利。

所以,朱慈要讓鹽回歸成民生物資本來應有的地位里。直接將一斤鹽的價格打落到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三文錢。

按照現在朝廷的寶鈔細分價格里,就是三分錢。

這個價格,才能真正讓百姓吃得起鹽的同時,能夠多吃得起飯。畢竟,一石米有六十斤,一斤鹽卻能換三十斤米。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這都是不合理的。

此前,朱慈在外折騰沒有顧得上這一塊。

現在,既然要正本清源,就絕不能姑息養奸。

「一斤鹽三分錢,卻能讓我大明百姓真正吃得上鹽。哪怕會因此損失些許鹽稅,也在所不惜。」朱慈決定加碼一下兩位大臣的信念。

「臣等決不負陛下所託!」

「臣等決不負陛下所託!」

……

兩人齊聲說。

朱慈頷首,繼續看了下去。

這一回李邦華與顧炎武的方案,實際上就是設立大明鹽業總公司,參與進鹽業的生產、販賣之中。通過這一回匠作大院研發出來的新技術,以低成本的生產水平搞大規模的傾銷,一舉擊垮而今高額暴利的鹽業價格。將現在一斤鹽約莫三毛錢的價格打落到三分錢的水平上。

就連具體實施方案他們也準備好了。

首先,鹽業總公司會收攏各地的鹽業有司衙署,並且聯絡各鄉鎮三主官,沉入基層。隨後,朝廷會以慶祝大明建立二百八十周年的形式,對全國人民免費發放一斤食鹽。

鹽固然是生活必需品,是人不可能離開的食物。但總的而言,在明清年間,一個人一年也吃不了六斤鹽。

大明每人發一斤鹽,足夠讓大部分的百姓在接下來兩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不用買鹽。

等兩個月下去以後,朝廷的鹽業總公司自然可以完成分化、拉攏、打擊。將鹽商這個寄生群體完成一次革命性的清理。

「全國之局,總攬於顧卿家一身,朕是放心的。況且,由李卿家幫襯,朕並不擔憂。只是,鹽業之局,首重兩淮。兩淮之地,顧卿家是如何想的?」朱慈說。

李邦華作為首相,不可能事無巨細插手。這一回,也只是為了表示對新黨同仁的支持,這才露臉。這一回實際上是由顧炎武進行負責。

顧炎武的本事,李邦華是有數的。

顧炎武聞言,面露凝重之色。鹽業,固然有陝西等地的青鹽,還有四川等地的井鹽。但主要的,是兩淮等靠海之地的鹽商。

至於朝廷控制的幾個鹽場如長蘆鹽場之類,左右不過是一紙文書的事情,大家都不擔憂。朝廷的掌控能力已經恢復,直屬的鹽場收入鹽業公司並無問題。

麻煩的,是兩淮的鹽商。

他們交結朝中權貴,地方士紳名流,難纏得緊。

固然,有了新的技術可以完成成本的碾壓,朝廷也可以打得起價格戰。但破壞一項政策的法子有太多了,讓你走歪了,歪的害民了,這政策自然就成了壞的政策。

但同樣,兩淮之地搞定,全國也就容易。

若是收拾不了兩淮,那全國搞定了,有兩淮堅持,依舊不能算完成。

至於兩淮之中,最重要的顯然就是揚州了。

當然,顧炎武可以親自出馬。

只是,這樣一來朱慈就不情願了。鹽業是顧炎武的一個職司,卻不是全部的職司。還有太多的事情,朱慈需要顧炎武在京師。

好在,對此顧炎武顯然早有安排。

「臣為陛下推舉一人,是為五年前的進士鄭元勛。此人便是揚州鹽商,難得的是心性上佳,為臣奔走數年,品性、本事具是一時之選。臣打算讓他負責揚州鹽業公司的開局。」顧炎武鎮定說。

「哦?」朱慈眯起了眼睛:「明日朕要去看造粒鍋法的試運行,你帶他隨朕一起出行吧。」

「是。」

……

很快,中書舍人陳邦彥就將資料匯總給了朱慈。

當朱慈前往匠作大院位於京西的試驗場時,鄭元勛的前前後後,里里外外的情況都被朱慈摸清楚了。

當然,有一點朱慈沒有知道的是,在原定歷史上,這是一個揚州十日的殉難者。也許也是最傑出的一個殉難者。

這樣的傑出,讓朱慈記憶深刻的竟然是鄭元勛是一個優秀的園林設計者與地主老財。沒有足夠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