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八章:訪歐使團

第二十八章:訪歐使團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更新換代正在緩緩推行。

新生代的列席會議還只是一層試探。

哪怕是顧炎武,也只是列席之權。也就是說,只能帶耳朵過來,沒有發言權。至少,沒有主動發言權。

但誰又能否認,一旦時機成熟,所有總署都會光明正大升格成部呢?隨後,各部大臣們,自然就能成為新一代的國務內閣大臣。

紫禁城、國務內閣甲字型大小會議廳。

朱慈烺坐在上首主位上,靜靜聽著李邦華奏事。

「……警署配備,已經在四川省推行,主要城市都以完成配備。治安形勢扭轉,各地輿情監測均有較大正面反饋。」

「根據最新統計,大明二百八十年,全國在冊小學生已達一百零七萬九千六百三十二人……」

「預計今年鋼鐵產量將超過五十萬噸……」

公元一六四八年,原定歷史上,中華大地陷入沉淪。但現在,於他手中,振翅高飛。

這種感覺,真好。

……

大明二八零年,西元一六四八年四月二十三。

鄺露進京了。

這個消息傳出來,在京師掀起了好大一陣波浪。

當然,主要限於嶺南這個圈子裡。

不過,自從皇帝陛下推崇大航海以後,天津衛到遠至海南、廣州、杭州等地都有航班。於是京師的嶺南學子也多了起來。

一口很是特別的官話在京師里為這座城市注入了天下匯聚的魅力。

在崇文門迎接匡廬的是顧炎武,這個崑山男子今年也已經三十五歲了。正是事業有成的時候,他與鄺露算得上是忘年交,這一回邀請鄺露入京,卻真是難以預料的順利。

「鄺大哥,一別數年,風采依舊呀。」顧炎武笑著拱手。

「顧老弟,哈哈,倒是你官威更重了。」鄺露操著一口廣東腔的官話,又說:「我要恭喜雷,列席內閣。部堂大佬可期喲。」

「伴君如伴虎,辛酸自知呀。說起來,我更願意辦一座書院。研究天下學問。這方面,我那老朋友黃宗羲過得可是比我如意多了。雖然,他沒有列席進內閣會議。」

「有空,就多來長蘆圖書館轉轉便是。」

「是過去方便你打秋風罷。」

「哈哈,還是老友知我。不過,你是未來的大財主嘛。」

「看來一陣子不見,你惦記的主意是更多了。」

「不僅如此呢,我還想你能多修築幾個運動場館來。也讓京師子弟可以有機會騎馬、射箭、游泳、強身健體。」頓了頓,鄺露說:「這可不是打秋風。是想了想越南之事有感呀。咱們大明,也該興盛武風了」

「鬧大了?傷了邊民?」顧炎武眉頭一挑。

「幾個窮瘋了的亂兵衝進了大明國內搶了一通。哼,廣西的邊兵你也知道,唉。」鄺露不僅是明末廣東著名的詩人,嶺南三大家。同樣,他還通曉兵法,不是那種紙上談兵之人。他會騎馬,射箭,也會持劍格鬥。

這方面來說,他倒是更像是北方人。

「那是自取滅亡。」顧炎武不甚在意:「說不定京師軍械工坊要開心了。朝廷會對南軍整頓,到時候換人換將又要換兵甲。」

他聽說京師軍械工坊等幾家在越南三家裡賣掉了大量兵甲,甚至還以白菜價的價格遠銷給了當地許多華裔之後。

這樣的成功案例讓幾家軍工作坊紛紛吃撐。而牽頭負責此事的樞密院也是對來年軍費有了更大底氣。

顯然,這一回越南人鬧事反而給了他們找事練兵立功的機會。

「看來打不大啊。」靠近越南,鄺露也就知道安南事情的真相。這是在藉助越南人的血肉養肥大明,也證明大明對越南局勢的掌控。

有更好的辦法之下,動兵大打出手是沒啥可能了。

但為了讓生意更順利,肯定會有一直強兵刷新大明邊防軍對於越南人的印象。要不然,這群後世就已經被證明的越南人告訴你什麼叫白眼狼。

「教訓一頓還是會的。」顧炎武接著鄺露上了馬車。

鄺露聞言,好似迅速反應了過來,立刻說:「等等,差點都忘了正事。怎麼與我打起馬虎眼了,那體育館場的事情,你想得怎麼樣?」

「尋個時機罷。長蘆鹽場總會上繳利潤的,到時候想建什麼體育官場都有機會。現在,我還是要先將圖書館的事情辦好。再考慮這體育館的事情,不過,總該建的。但今年應該不成。」顧炎武明白皇帝陛下的心智,有心應下來。但他精力上的確顧及不上。

鄺露表示理解。

老朋友春風得意,也是官場最麻煩的時候。

今時不同往日。

往日,或許當官還能糊弄糊弄。但今上是個眼光毒辣的人物,哪裡是能容忍手底下人摸魚耍滑的。

更何況,鹽政也的確要改了。

他還不知道具體鹽業總公司參與進去以後會是怎樣模樣,但那些鹽商的好日子也的確是到頭了。

……

長蘆圖書館修建得其實很快,尤其是作為第一座國家行為修築的公立圖書館,佔地很大,書籍更多。

據聞,這個圖書館的建築設計更是揚州名士鄭元勛親手設計的呢。

不僅融入了江南園林的風格,一座又一座藏書閣外,是一個個閱覽室。當然,最主要的還是一座標誌性的九層大樓。

若非這裡已經是外城頗為偏遠的地方,要不然光是地價就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饒是如此,這裡剛剛圈定地址,就引起京師無數人追捧。

這裡其實本來是一處晉商的會館,那九層高樓,也是當初外城一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