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一章:神技-自古以來

第三十一章:神技-自古以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皇帝陛下意外地表達了希望有生之年能來神聖羅馬帝國旅遊的願望,他提出,希望到時候能儘可能地發現歐洲都在說著中國人的語言。據說,各國使節都提及了這一點。真是個有趣的理想……」弗朗索瓦的報告寫得非常的有趣,也許也是各國使節里,最缺乏政治意味的一封信。

也只有朱慈烺才能體會這種惡趣味背後的無奈,幸酸,以及無數回憶。

語言,文字。是這個世界上最能體現霸權的存在。

曾經,西班牙語是所有有志于海外開拓之人必備的語言。

後來,荷蘭人的話取代了這一點。但凡想要在商業上有所成就,就不能繞開海上馬車夫的存在。

最終,英國人奠基了這一點。

全世界都在說英國話,用英文,以一口地道的倫敦腔為榮。一個人想要走向國際,走向世界,甚至僅僅是通過一門考試,就要去學習這種萬里之外遙遠國度的語言。

而今,大明崛起了。

朱慈烺下定決心改變這一點。

在朝鮮,在日本,在越南,在琉球。已經開始出現一股以一口地道北京腔漢話為榮的風潮,不僅貴族能夠說漢話,就是各地普通的平民百姓也明白,能學上一口漢話,就能改變命運。

因為,這代表他可以有機會走出閉塞的鄉村,遙遠的海島,愚昧的山溝,邁向大明國境內,憑藉著一口漢話經商貿易。務工務農。無論任何一條道路,大多數人都能獲得比之前好出百倍的生活,由此完成人生的逆襲。

亞洲這個大明傳統勢力範圍圈的實現是如此的簡單順暢,這讓朱慈烺心情膨脹了起來。

自然,當歐洲使節們紛紛抵達的時候,朱慈烺一樣也是故技重施,為此不惜搞出一個皇帝陛下有意遠遊的噱頭。

當然,這一點念頭朱慈烺已經與朝臣通過氣。這只是為了推廣漢話漢文罷了,並不是朱慈烺真的立刻就要遠行。他很清楚,等到中國的影響力擴散到歐洲,估計已經是至少二十年前以後了。那時候,新一代人成長起來,漢話漢文的影響力也將藉助對新一輩的教育完成大力的拓展。

那個時候,朱慈烺估摸著也已經掌權穩固,甚至要開始思索著接班人的問題。等到四十年以後,朱慈烺開始考慮退休,不管去哪兒都不會再有人囉嗦了。哪怕,為此朝廷要花費巨額的支出。

撇去這一點題外話,而今各國使節也已經開始結結巴巴地練習著漢話。

「方塊字,一個簡單的字,卻能蘊含巨大的信息量。一個簡單的字,卻要寫這麼多的比劃。上帝,這比拉丁文還要讓人感覺絕望。」英國使節雷萊貝洛克無奈地對身邊的隨從說。

「雷萊爵士務必謹記,不管是法國人還是西班牙人,他們都對中國人的把戲極為追捧。在這樣一個充滿著魅力的都城裡,他們很快就會為了追去融入說出一口地道流利的中國話。而您,手持著克倫威爾閣下書信的使節大人,一定不能落後呀。」隨從彷彿憋了許多話一樣,一口氣吐了出來。

這個時代的歐洲是風雲變化,江山改色的時代。

不僅西班牙人在墜落,法國人在崛起,德意志人困於戰爭,瑞典人雄心勃勃。在英國,也見證著一場劃時代的改變。

這樣的改變,起源於克倫威爾。

奧利弗·克倫威爾出身於亨廷登郡的一個沒落的新貴族家庭。青年時期就學於劍橋一個著名清教學院,受到清教思想的薰陶。

六年前年,英國內戰,克倫威爾戰隊議會革命,屢建戰功。四年前,克倫威爾在馬斯頓荒原之戰大敗王黨。三年年,克倫威爾改組軍隊,組成新模範軍。由此軍權在握,成為一名軍事獨裁者。

滄海桑田,兩年前見到明國使節的查理一世不會想到,自己會在明年就被克倫威爾殺死。

同樣,這也代表了而今英國困於內亂,自顧不暇的狀態。

這個時候,克倫威爾派出雷萊出使明國,顯然也是希望盡量低調不惹注意,以至於掀起一場在國外發生針對英國的外交事故。

而更重要的顯然還是一點……

中國也是有皇帝,有國王的。

天底下的國王基本上都是一種動物,難免會有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想法。誰能肯定,朱慈烺不會資助王黨在英國掀起血雨腥風呢?

只是,英國人能打的牌實在很少。

這樣想著,雷萊回去寫給克倫威爾的信就不得不變得格外的鄭重。

他希望國內能給他更大的授權,讓他表達出對英國人對中國的善意。儘管,此前克倫威爾已經授予了雷萊相當多的許可權。但是,在真切感受到中國的強大與富足以後,他又是如此地緊張著。

唯恐京師的城牆之內,突兀之間又冒出一座英國大使館,而裡面坐著的,赫然就是英國國王查理一世的使節。

事實上,若非是克倫威爾的嚴加控制,查理一世的使節已經抵達了中國。哪怕接下來克倫威爾如何用力,都無法阻攔查理一世派出使節。

雷萊唯一能做的,就是藉助這樣一個時間差,搶先在王黨的使節排出之前刷夠中國人的好感度。

「也許……一口正宗北京腔的中國話,有助於我打開中國的局面……」雷萊,一個操著一口正宗倫敦橋的英國貴族,劍橋大學出身的傳統英格蘭精英,而今抱起了一本用英文注音的《如何學習一口正宗的北京腔中國話》。

「誠摯向您問候,克倫威爾閣下……也許,為了共和國的未來,我們必須學習中國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