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五章:敢犯我中華者,雖遠必

第三十五章:敢犯我中華者,雖遠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台灣被封鎖了。

移民到台灣各地的大陸移民情緒變化萬千。

一開始是惶恐,對未來不可確定的擔憂、抑鬱,甚至絕望。不少移民台灣的宗族高層、殖民公司高層都是知道這一回陸軍醫院有準備好大量治療瘧疾的藥物呢。

後來就是憤怒。

擔憂乃至於絕望,這是弱者的特質。

而敢於憤怒的人,則往往敢於反抗。

「從前,有山裡的山賊欺他們。年年備了貪官污吏的攤派以後,還要面對山賊的搜刮。」

「後來,他們要忍受土豪劣紳的欺凌。印子錢、賣兒女,一遇天災**大病就是家財破敗,流離失所的結局。」

「再後來到了而今,他們好不容易終於尋到一片安穩的天地,在帝國的新國土裡耕種,擁有了一輩子都想不到會有的土地。他們勤勞開墾,忍受著初期的飢餓、疾病,卻不再迷茫。不再有山賊,不再有土豪劣紳,也不再有貪官污吏橫加的攤派。更沒有了從前所充斥的絕望與無助。他們第一次擁抱了一種讓人內心深處感覺顫抖的東西:希望。」

紫禁城,甲字型大小國務會議廳里,當著全體國務內閣大臣們,朱慈烺動情地說著。

「這些人,就是移民去了台灣的人,一個個,都是我這個皇帝的子民,我們這個國家的同胞,血肉同胞,中華兒女。現在,在擁抱希望以後。他們再次感受到了絕望,因為,來自同胞們通宵達旦,嘔心瀝血研製出來的針對瘧疾的疾病被一群流傳於海上的海盜搶走了!」朱慈烺壓低了聲線,顯得格外悲痛,壓抑著憤怒,藏著讓人感覺心底里顫慄的雷霆之怒。

「陛下但請吩咐,大明百萬兒郎,立刻可以起兵戈,踏平寰宇,敢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樞密院副使孫傳庭恰到好處地喊出一聲。

孫傳庭這一句雖遠必誅喊出,哪怕以堂上諸位大臣們都是心性沉穩的中年人,也依舊忍不住有些心神搖曳。

這可是強漢之時的名句。

而中國,今日又可以重新喊出這一句話。從前,這句話雖然喊出來提氣,卻終歸是有些難以做到。

但現在,大明兒郎已經終於有了機會,可以名正言順,可以底氣十足地喊出這麼一句話來!

「水師上下,均已待命。只等陛下一聲令下!」

「軍需後勤,均無問題。這幾年休養生息,軍械糧草都有充足戰備。」

「財政方面,有賴於去歲關稅收入大幅度增長。有大量結餘,特此準備一筆千萬兩級別的經費,沒有問題。」

「文宣之上,定然上下一心。臣以項上人頭擔保。」

「一場海上剿匪,早就該做了!臣以為,此戰一處,軍心民心,定然歸服。」

國務會議廳上,眾人紛紛發言。

顯然,在會議召開之前,朱慈烺已經做了一番工作。

只是,真正開場以後,卻沒想到會如此之順利。

「戰,是必然的。」朱慈烺肅然說道:「但怎麼戰,是一個問題。無論是海盜所屬國的西班牙、荷蘭還是英國人,都距離中國十分遙遠。勞師遠征,不值當。更何況,若是區區一個小海寇,就需要大明動員人馬百萬,耗資千萬,那也太看得起那些賊寇了!」

朱慈烺的話很在里,但黃道周卻是腹誹。

這不應該是保守黨們應該說的話么?

只有陳子龍目光灼灼,猜到了什麼。其實,無論是保守黨還是新黨,這一回在這個議題上都非常一致。

跳樑小丑,蠻夷之輩也敢冒犯天朝上國,真是不知道死之一個字怎麼寫!

新黨是皇帝陛下掌控深厚的執政黨,而陳子龍一系的舊黨,則大多都是年輕人。年輕人無論是新黨還是舊黨,對於這等事,向來都是持剛硬態度,認為就應該打回去,教訓回去。

也唯有舊黨里少數老臣心懷憂慮,認為為了一個區區海賊就讓天朝上國動員巨大人力物力去評定,實在是太過於匪夷所思。

但是,這樣一番話今天竟然從朱慈烺的嘴巴里說了出來。

場上的畫風有些奇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朱慈烺為此,也的確是用心良苦。

就連李邦華,也只是微微猜到了朱慈烺的一些打算。

「朕要的,是從根子上扭轉這個問題。」朱慈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中華兒女,歷經磨難,傳承到如今,有些民族上的氣質的確是讓朱慈烺感覺嘆息。

沒錯,中國人勤奮、堅韌,就彷彿最堅強的野草一樣,哪怕大火燃起,將土地燒成一片白地。但只要天上滴落下雨滴,就會重新冒出嫩芽。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但是,在朱慈烺看來。

中國人這樣的堅韌頑強實在是太悲催了。

這是一首悲情的史詩。

固然,恢弘壯麗,美感集聚,亦是動人心魄,讓人感動。

但感動之後呢?

恐怕是不甘吧。

這就如同,一個人歷盡千辛萬苦,經歷生死磨難,渡過九九八十一劫,終於創業成功,公司上司,身價過億,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顛覆。

而另一個人,一生吃喝玩樂,一到成年,便接手老爸事業,出任,迎娶白富美,身家一直以來都是過億。

這樣的人生,如果有得選擇,任何人都會希望是後者。

同樣,如果有的選。朱慈烺更希望中國就是後世的美國,坐擁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沒有草原民族的欺壓。依靠著一戰二戰,成為星球里唯一的超級強國。

一生驕傲,無需屈服,無須隱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