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九章:誤會與補償

第三十九章:誤會與補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水師兩艘代表性的戰艦這會兒都出現在了雙嶼島外的海面。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登州號、膠州號,迎風破浪,直衝而來。

他們身後,百艘戰艦密布在海面之,彷彿是一張天羅地,將整個海面的視線統統遮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萊恩的那艘女王船顯得格外孤單零落又可憐。

女王船並非是說這是英國女王的船隻,而是指一種船型。一百年前,英國人不斷試圖改進自己的造船技術。當時流行世間的是基於拿屋船與卡拉維爾船改良後的蓋倫船。

雖然蓋倫船一直在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都流行於歐洲的多數國家,並且用于軍事與貿易。但英國人顯然並不滿足隨大流,他們發展出了輕型蓋倫船。

為了使之更適合與遠距離炮戰,改善操作性能,英國人把首部層建築降低,移入船體之內,甚至置於首掛之內。

眼下,這一艘萊恩船長駕駛的蓋倫船是一艘五十米長,六百噸排水量的新型蓋倫船。有些時候,歐沃德也是頗為佩服這些英國人的。

這種新式蓋倫船在速度、操作明顯西班牙的老式蓋倫船更加優秀。之所以喊他是女王船,只不過是因為這種船是在半個世紀前伊麗莎白女王時期所研發出來的罷了。

也是靠著造船業的技術優勢以及與西班牙人打仗打出來的勝利,英國人才能從荷蘭人的手分到一杯羹。

畢竟,在這個叢林法則的時代了。他們並不會因為你是來自歐洲的老鄉而對你有更多的照顧,老鄉見老鄉,背後捅一刀的事情並不少見。

這個世界,並不崇尚眼淚與溫情。

特別是在海爭奪的時候。

女王船的慌張可憐模樣沒有人會同情,甚至,連歐沃德自己也內心苦澀。

「該死的……明國人是怎麼找到這裡的?不可能,六年了。連對面的寧波地方官員都不知道我們在這裡的蹤跡,明國的水師怎麼可能一來,找到了這裡?」歐沃德慌了。

萊恩更是慌了。

他臉大汗淋漓,禿頭鹵蛋一般的腦袋這會兒大汗淋漓,一張臉蛋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明國的艦隊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

而他們的力量,又是太強大了。

在港口裡,只有滿載著國貨物準備離去的荷蘭、英國船隻。他們雖然都有武備,卻沒有想到明國的艦隊這麼快撲了過來。

海面,女王船們竭力跑回港口。港口內,一樣也滿是從港口撲戰艦的水手。

他們在拚命地坐著戰鬥的準備。

歐沃德顫抖著聲調,了自己座艦的時候,也顯得有些懵逼,沒反應過來。

「但他們還是來了……」歐沃德苦澀地說著:「等等,傳令所有艦船,不得開火,至少不能先一步開火。還有,下船。立好旗幟,準備迎接儀式。無論如何,不能讓國人認為我們是要掀起一場戰爭!」

歐沃德慫了。

如果是二十年前,從未有過與國人交戰的例子。也許歐沃德還會勇猛一點,先動手了再說。

但是,荷蘭人畢竟已經身受了戰敗的恐懼。

在如此絕對不利的環境之下,歐沃德實在難以想像這場戰爭的結局。

反倒是這會兒女王船的萊恩顯得鎮靜一些。

「好罷,好罷……如果戰爭來臨,那讓戰爭來得更猛烈一些。英格蘭人無懼挑戰!」萊恩狂野地大吼著,鹵蛋一般的禿頭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下,顯得莫名豪氣干雲。

他手底下的眾人見此,盡皆鼓起心氣,紛紛跟著大喊:「無懼挑戰!」

「準備作戰!」萊恩昂揚挺胸。

這會兒,他已經回到了雙嶼島的港口裡。

這個港口被荷蘭人經營了六年,不僅港口裡停泊著十數艘各類主力戰艦,是港口,也有大口徑的岸防炮。

如果國人要死磕,勝負為未可知。

女王船做好了戰鬥準備,而港口經過一陣騷亂以後,也顯然反應了過來,無數人沖船,也有更多的人進入了炮台。

他們在做著戰前的緊急準備。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完全出乎了萊恩的預料。

他看著百合花號剛剛升起滿帆,卻忽然間又掉頭回去。熟悉的身影下了船,荷蘭的台灣總督歐沃德帶著人恭恭敬敬地在港口列隊,準備著迎接貴客用的軍樂隊。

同時,港口的炮台之,一個個士兵沒精打采地被軍官集結下來,加入到了這一場迎接的隊列之。

萊恩氣勢昂揚的迎戰在這一刻突然間泄了氣。

他無懼身前的挑戰,卻恐懼於身後的利劍。

「這群該死的商人,毫無骨氣的商人!」萊恩破口大罵。

他明白,自己被出賣了。

「岸……迎接……」看著船滿倉的貨物以及一個個年輕小伙們迷茫的目光,萊恩苦笑說。

第一艦隊與第二艦隊組成的聯合艦隊已經逼近了雙嶼島外,他們撒開大,將所有可能讓雙嶼島洋人艦船跑掉的漏洞一個接著一個的封鎖。

儘管歐沃德與萊恩都已經放棄了掙扎,但看到明人這麼紮實而嚴密地圍來,依舊感覺到了一種落入水窒息一般的恐慌。

「這種感覺……真是不好啊……」歐沃德劇烈地呼吸著,格外不適應。

本來,這種感覺應該是他們帶給台灣國移民的。

但現在,被國人重新加到了他們的身。

唯一可以稱得安慰的是,不管是哪一艘**艦,都沒有主動開火。

這讓雙嶼島的這些歐洲人們暫時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閣下……荷屬台灣總督?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