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六章:圍點打援

第四十六章:圍點打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葡萄牙誠心可嘉,一如法蘭西人呀。前陣子,法蘭西公使費馬先生受邀京師大學堂,發表了向東方文明學習的號召。消息傳回歐陸,有兩國聲援,看來我中華文明可以遠洋四海了。此功勛,朕會嘉獎。」朱慈烺笑眯眯地看著佩德羅。

佩德羅也笑,只是有點苦笑。

法蘭西是大國,國際地位可比葡萄牙這種小國高的很。固然,葡萄牙在海外的殖民地很多,但不管是國際影響力還是國際地位,都遠遜於法國人。

他雖然知道這多半只是費馬的一廂情願,未必會得到法國國內的允許,但這種事情,既然已經公開開口,就造成了威勢。

勢頭一起,就不是他想否認就能改變的。

建策之功,想要拿大頭,就要獨立一人出言發表。

眼下有人來分功,葡萄牙人的功勞就少了許多。

沒辦法,佩德羅不得不拿出底牌,一臉嚴肅正色地說:「澳門上下,無數海外義士欽佩皇帝陛下的德行與功業,願意為皇帝陛下您作戰,驅逐盤踞在台灣上的歐洲籍貫海寇!」

「好!」朱慈烺終於點頭表露出了讚賞的目光:「衷心可嘉啊!」

……

葡萄牙人不知喜樂地回去了,與此同時,位於台灣島上,戰爭依舊展開。

比起一開始的緊張,激動,眼下的台灣國民警衛隊就顯得輕鬆寫意了許多。

只不過,也有一些疑惑在軍營里流傳。

林鴻飛審批軍裝,國民警衛隊雖然是在樞密院里挂號了的正規武裝,但在大明軍隊的建制之中,是實打實的民兵力量。也就是說,除了校尉、首席軍師這兩個職位是省級官府進行任命以外,其他基層軍官均有長官自行任命。

這一回,除去那首批從大明母國直接支援而來的民兵以外,其他贏糧影從加入國民警衛隊的民兵自然是各自以熟悉的形式形成組織建制。

林鴻飛當仁不讓地加入到了國民警衛隊。

但一路作戰,除了艱苦的行軍以外,卻是少之又少的戰鬥。

楊朝棟率兵圍困赤嵌城以後,鄭成功便率領主力圍困熱蘭遮城,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台灣城。

但接下來,鄭成功的行動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圍困以後,鄭成功做的不是加緊攻城,而是立刻開始組織當地土著、百姓以工代賑。

荷蘭殖民者喪心病狂,眼見大明率軍殺來,急忙搶了一批周邊百姓的糧食鞏固城防。為此,城外出現了不少飢民。

鄭成功於是以工代賑,不緊不慢地修築起了通往大員港的官道。

在修築的過程里,這裡爆發了迄今為止唯一一次有一點烈度的戰爭。

一艘荷蘭炮艦被無數大明艦船團團圍住,一番登艦作戰,裡面的荷蘭蠻子悉數束手就擒。

荷蘭人顯然很不甘心,因為這一回出場的並不是大明官軍,而是希望公司與台灣各地殖民者的商船。

一直忙活到年底,一晃眼就過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距離登錄台灣,也已經過去了一個月。林鴻飛沒有接觸到意想之中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景象,而是遭遇著一場沉悶,彷彿只是種田一樣,按部就班的尋常行動。

「圍而不打,怎生個意思?只顧著修路……唉,後勤是重要,可以我軍軍心士氣,軍械武備,哪裡轟不開熱蘭遮城?」林鴻飛滿臉不解。

這時,不知哪裡冒出來一個聲音,笑道:「這不是林族長么,怎麼,在這兒竊竊私語,還一臉不高興的,是怎麼了?可否能說給我聽聽呀?」

「林,林軍師。您怎麼來了……」林鴻飛慌了:「我……我不是妄議軍政……我……」

「嗨,哪有那麼多罪名。」林鳳笑著說:「我也是過來聊聊天。看看將士們最近怎麼樣。老營呢,我是不擔心的,我教他們不夠格,他們教我們還差不多。新營就多來看看。國民警衛隊不比其他,這是地方民兵自衛組織。他的成立,核心就是保家衛國。不是為了誰的升官發財才在出來的這個一個警衛隊。」

「本家就是厲害,這一番話,可比我當年的老師講出來的道理還要深刻。」林鴻飛說。

「沒什麼厲害的,心裡話,實在話就是了。怎麼,閑得心慌?」林鳳笑著說。

「是……去大員港,本以為能大打一場。沒想到風頭都讓船上的兄弟們出了。打炮台,一槍沒放,前排的兄弟們沖一陣,對方投降了。這……這叫什麼事啊?」林鴻飛滿臉鬱悶。

「這叫什麼事?這說明……咱大明,強大了啊。你啊,說不好是第一回與洋人打交道。我是出海的老人了,二十年前,我就在海上晃悠。那時候,我就覺得納悶。咱中國人的海面地界上,幾個海賊頭子老大,誰也不服誰,可不管是誰,卻都會對著洋人認慫。」

「那時候啊,想要掙錢,貨得賣給洋人。」

「想要兵強馬壯,得從洋人里買槍買炮,甚至就算是想搶一個肥羊,一見是洋人的船,慫了。不是怕,是打不過……」

「但現在呢?」林鳳抽離了回憶的思緒,指著不遠處的炮兵陣地。

那是從母國里支援過來的炮兵營,一共十二門火炮,足以轟開台灣上包括熱蘭遮城的城堡。

「你看到的,只是一陣衝鋒。卻不知道,衝鋒之前,炮兵已經開始進行校對射擊。只不過荷蘭人識貨,看到熱氣球升空就知道接下來的結局,自己投降了。」

……

不遠處,鄭成功在軍營里仔仔細細地閱讀著手中的書信。

這是從南京傳來的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