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章:收復赤嵌城

第五十章:收復赤嵌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場又一場的偷襲,荷蘭人不知出現了多少俘虜,多少WWw..lā.隨便抓幾個舌頭就把荷蘭人自以為遮得嚴嚴實實的東西給摸了清楚。

戰象雖然調教得很好,又是蒙步,又不吵鬧,可總得吃東西,總有糞便出現。再用排除法算一算,很容易就知曉了裡面是個什麼東西。

有了情報就有準備。

明軍早就備著這一場圍點打援,豈能不做足了預備?

眼下,楊朝棟見荷蘭人終於亮出了自己遮遮掩掩的秘密武器,頓時放鬆一笑:「有句話叫什麼來著,黔驢技窮。這說得是個什麼故事?驢子啊,他在老虎面前用盡了一切可以嚇唬對方暫時不行動的計策。最後……所有表面的虛張聲勢都結束了,該猛虎,釋放屬於自己的威嚴了。勇士們,大明帝國勇敢的戰士們,保家衛國而來的同胞們,發出你們的怒吼,進攻!」

「殺!」

「殺!」

「殺!」

……

簡短而極具節奏性的口號下,是行動迅速嚴整的明軍。

林鴻飛艷羨地看著楊朝棟麾下這支精銳之師的行動,這支混雜了老營與新營兵馬的第一營毫無疑問是台灣國民警衛隊的第一強兵。

因為,除了從大陸母國支援來的老營以外,就是新加入的新營兵馬也是鄭氏希望公司從日本帶來的老兵。他們的經歷,可以追溯到進攻日本人的夜襲之戰上。

這樣一支精銳之師的加入,讓楊朝棟麾下的武力無比可靠。

戰象的迎頭衝鋒之下,九百名明軍士兵毫無慌亂,排著沒有經過一點騷亂的陣列向前進發。他們勇敢而強大,自信而沉著。

一直到兩軍相距兩百米的時候,這時,一直游騎從明軍身後突兀地衝出。林鴻飛認出了這支游騎的帶領人。

那是鄭成功的從弟鄭省英,一個年輕而驕傲的少年郎。

他騎術精湛,麾下的騎士也是一個個的行動果斷利落。他們衝出明軍本陣,斜刺里地沖向荷蘭人的戰象。

相比於人類,戰馬頗為巨大。但相比較於高大威猛的戰象,幾匹戰馬又顯得那麼細小,脆弱得好似玩具一樣。

一共八名騎士衝去,卻悲壯得好似絕望的突襲。

戰象對於軍陣的破壞性是無比巨大的,在嚴密而厚實的板甲下,缺乏破甲條件的燧發槍難以擊破。只有火炮才有這樣的威力。

但是,短時間裡顯然難以調集火炮過來。如果離得遠,準頭又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似乎有點死結,以至於明軍派出了僅有的八名騎士。

畢竟,海船的運輸量十分有限,運送戰馬代價高昂。

「中國人面對戰象,果然已經嚇壞了腦子。幾名騎士,難道就能劃破戰馬的鎧甲?」

「也許已經絕望了,才會想出這樣的辦法。或許,當戰象將他們的踩成肉泥的時候,才能讓他們找到唯一的弱點,那些沒有甲胄覆蓋的腳底。」

「哈哈哈,真是勇敢而愚蠢啊。也許,中國人還是有一些勇氣,那就是送死的勇氣。」

……

赤嵌城上,無數議論聲響了起來。

「伯尼,也許你應該準備更多的犒勞物資。勝利越是巨大,歡呼就應該更加猛烈。對嗎?」雅各布看著伯尼,笑容不懷好意。

「雅各布閣下,我會準備好的,您請放心。」伯尼無可奈何地應了下來,但心中卻是思緒亂飛,很是不解。

騎兵的出現顯然不是偶然,這說明明軍已經有了準備。

但是,孤零零的八名騎士就是中國人的準備嗎?

難道,這就是楊朝棟引以為傲的優勢?

如果中國人的戰鬥力只體現在嘴皮子上的話,那也太讓人失望了。回憶著楊朝棟從容與自信的表情,伯尼恨不能理解。哪怕以他對陸軍戰鬥並不成熟的理解也明白,八名騎士想要解決五頭鋼鐵巨獸一樣的戰象幾乎沒有辦法。

但有的時候……

戰爭的藝術,就是這麼不可理喻,就是這樣出人意料。

鄭省英騎在馬上,看到了眼前荷蘭人眼中的不解、嘲弄以及喜悅。

八名送死的騎士,似乎就是他們對鄭省英的評價。

但真相只是如此么?

鄭省英冷笑一聲:「這些蠻夷,永遠不會知道天朝上國的強大。匠作大院里的東西,今天……就用你們,來證明一下新武器的威力!」

說完,鄭省英低著身子,從戰馬的包裹里掏出了一個琉璃瓶子。

隨後,雙手鬆開,火捻子迅速從懷中拿出。火星冒出,蹭在了琉璃瓶子的口子上。一點火光迅速冒起,鄭省英顯然訓練多次,流利地將琉璃瓶拋出,丟向身前的戰象。

他距離戰象已經不到十步了。

拋出去以後,琉璃瓶子準確地落在戰象的身下。

隨後,在戰馬轉身離去的過程里,鄭省英眼疾手快地將餘下一共四個琉璃瓶子紛紛點燃,動作乾脆利落,甚至帶著一點行雲流水的美感。

餘下的七名騎士同樣如此,他們迅速地將琉璃瓶丟出,紛紛落在了戰象的腳下。

看著這一幕,貝德爾心中升起了濃重的不安。

「攔住他們,殺死他們!」眼看這八名騎士已經開始調轉馬頭,貝德爾急了。儘管,這個命令已經晚了。

荷蘭人紛紛列隊射擊,可惜他們顯然沒有騎兵,只能指望火繩槍的射程擊中明軍。

但重要的顯然不是這一點。

四五十個琉璃瓶子落在了戰象的腳下身側,有的直接撞在了戰象的鐵甲上,迅速破裂。隨後,五顏六色的妖冶火光騰地冒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