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一章:荷蘭求和

第五十一章:荷蘭求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楊朝棟率軍進入赤嵌城,迎接他的是恭順的荷蘭人、英國人以及西班牙人移民。

戰戰兢兢的伯尼很是擔憂明軍入城後的軍紀,但讓他意外的是,明軍士兵並沒有搞什麼劫掠之事。除了一部兵馬不斷地傳喚荷蘭三國軍政人員以外,城內的平民大多都沒有被騷擾。

明軍對此經驗豐富,雖然台灣國民警衛隊是民兵,但因為有大量老兵的存在,所以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甚至,他們迅速成立了憲兵隊開始維護城內的秩序,嚴格執行宵禁,有嚴格處置在戰時燒殺搶掠一應違法事務。

看到這一幕,伯尼更加對中國感覺佩服了。

「這是一個真正文明之光綻放的國度……」伯尼《旅華回憶錄》大明二九三年出版。

……

赤嵌城投降的消息或快或慢地傳到了熱蘭遮城城內。

一方面,大量的逃兵在戰爭里出現,終究是有零星的人逃了出去。另一方面,則是楊朝棟有意為之。他並未禁止平民的出入,甚至有意地放縱一些人朝著熱蘭遮城去傳信。

就這樣,在時光流轉到大明二八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時,消息傳入了熱蘭遮城。

讓人驚悚的戰敗消息引起了恐懼,恐慌像是瘟疫一樣,動搖了這座城市所有人戰鬥的信念。

備受打擊的科內利斯宣布閉門不見人,他無法接受自己精心準備的鐵甲戰象被人輕易擊敗。

但科內利斯這樣任性的舉動顯然對勢態的控制毫無益處。

無數人湧進總督府,希望尋求安全的信心。

科內利斯的管家焦急地站在卧室的門口,聽著裡面乒乒乓乓無數瓷器摔裂的聲音,心在滴血。

「那可是來自中國的景泰藍瓷器呀,個個都是價值連城的珍寶,科內利斯閣下對它們的喜愛甚至超過在鹿特丹里的娜奧米夫人,可現在……都摔碎了……」

「來自中國的失敗,也許要用來自中國的瓷器來消解仇恨?」

「真是可怕,難以置信,驕傲的荷蘭人會在赤嵌城遭遇失敗……」

……

管家嘟囔著,期盼科內利斯閣下能夠巡撫恢復冷靜。

不過,看起來這時候哪怕是祈求上帝,也無法短時間裡獲得滿意的效果。

就當管家焦慮地想著如何進去卧室勸說的時候,忽然間一名軍官灰頭土臉地沖了進來。

管家感覺到了憤怒與冒犯:「誰放他進來的?我明明已經下了嚴令,必須給總督大人一個安靜的休息環境!」

「科內利斯閣下!明國軍隊派出了使者進入城堡!」這名叫做盧卡斯的軍官沒有看管家,只是直直看向科內利斯的卧室。

明國人的消息!

室內乒乒乓乓的聲音停止了下來,一陣寂靜以後,吱呀一聲,門打開了。

科內利斯似乎經過了極其短促簡短的收拾,但依舊顯得慌亂地打開了門。

眾人看向科內利斯,紛紛感覺到了一聲重重的嘆息。

曾經手握重權,自信十足的荷屬東印度公司總督現在已經毫無精氣神了。也是,這一次失敗以後,東印度公司的盈利就將毫無指望,哪怕是中國人不找他麻煩,那些東印度公司的股東大人物們也會讓他墜入地獄。

這樣的壓力之下,科內利斯整個人都失去了精神,看上去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一樣。

「中國人……在哪裡?請他進來!」科內利斯試圖壓制住自己的情緒,竭力平靜下來,維持著總督大人的威嚴。

但盧卡斯傳達的消息卻是更加讓人感覺尷尬:「中國的使者只是傳達了一句話過來就走了……」

「走了?你們怎麼能讓他走!說一句話就走,當熱蘭遮城是什麼?中國人的後花園嗎?」科內利斯暴跳如雷,他感受到了極大的輕蔑:「為什麼不攔住他們?」

「是宣戰的消息。」盧卡斯低聲說:「對方只說了一句話:中國人已經征服赤嵌城,將在明天進攻熱蘭遮城……」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而僵硬。

中國人還真是狂傲啊。

透著十足的自信與威勢,這樣的姿態,讓人恨得牙痒痒。

但是,他們卻很清楚地明白對方的本事。他們有這個資格這樣做,因為他們是勝利者。獲得了赤嵌城投降的勝利者。

中國人的光芒照耀之下,讓科內利斯顯得越發灰暗,沒有前途。

「進攻……進攻……哈哈哈……」科內利斯大笑三聲,似乎想表達他對中國人的輕蔑。

但是,罕見的,沒有任何人附和。

「對了……」盧卡斯又說:「中國人將歐沃德送回來了……」

歐沃德……

那個何屬東印度公司的總督,他怎麼來了?

眾人疑惑不解,科內利斯卻是一股濃重不妙的預感傳來。

「總督閣下……」歐沃德踏步而來,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一身改良漢服,言行舉止似乎也成了一個中國人:「也許很殘忍,但不得不告訴您……葡萄牙人、法國人在中國的首都完成了第一輪世界貿易協定的談判,獲得了正式與中國寬鬆貿易的權利。為此,法國人承諾會在歐洲各國中支持中國人行為的正當性,而葡萄牙人,更是已經決定動員澳門的力量,他們已經出動士兵,船隊,即將抵達台灣……另外,英國人也叛變了。他們緊隨其後,已經向皇帝陛下表達了臣服。」

「英國人!該死的背叛者!」科內利斯憤怒地大喊。

至於法國人與葡萄牙人,他倒是早有預料。這只是簡單的下注而已,只不過,比起敵人,他更憎惡叛徒。

「等等,皇